October 17,2018 09:48

楊照專欄:沒有真相沒有和解的「轉型正義」

處理「轉型正義」最有名的例子,是南非在結束種族隔離政策之後,由屠圖主教所主持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

楊照專欄:沒有真相沒有和解的「轉型正義」(楊照)
2018/10/17 蘋果日報
作家


處理「轉型正義」最有名的例子,是南非在結束種族隔離政策之後,由屠圖主教所主持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成功有相當大的程度在選擇了明確的名稱。推翻了原本極度不公平的白人政權,這個社會最需要的,不是報復,而是「和解」;但「和解」不可能靠口號或單純的善意獲致,通往「和解」最重要的途徑,甚至是唯一的途徑是「真相」。

真相是最公平懲罰

什麼樣的「真相」?在白人統治下不能、不方便被公開揭露的「真相」,也就是絕大部分黑人如何被剝奪了各種權利,在一般日常生活中被欺負被壓迫的事實。

所以這個委員會所做的事,主要就是蒐集聽取原本被欺負被壓迫的人們,終於可以自由地說出他們的生命故事,並且發洩他們過去壓抑的種種情緒。

為什麼有機會將「真相」說出來,能夠讓累積那麼久那麼嚴重不公不義的社會得到「和解」?一部分的原因就在於對於「真相」的訴說,不設限制。被壓迫的弱勢者得到這樣的自由,剛開始的反應常常是恐懼、猶豫的,不敢相信真的能照實全盤托出,然後得到了足夠勇氣之後,接著往往激發高度的憤怒,迸發出連串的強烈指控,對著過去的強權壓迫者。在這個階段,有故事要說的許多弱勢者根本找不到有效的表達方式,因為長期以來他們都沒有能夠練習訴說的場合。

需要耐心與自由空間,才能讓受壓迫者的故事真正說出來。慢慢地,激烈情緒在訴說中平緩下來,累積的眾多故事也讓整個社會認知在那樣的扭曲結構中,最核心的罪惡是集體的、制度的,而不是任何個人。

並不是說個人沒有責任、沒有罪惡,而是在那樣大規模的時代悲劇之後,在權力大逆轉之後,對於這些個人最尖銳也最公平的懲罰,也就是「真相」,將他們做過的事如實公諸於世,在新的正義標準之下,他們的行為必然要受到批判評斷。

讓社會能得到和解,還有一部分的原因在於當追求、揭露真相時,不預設賠償目的,並不是為了賠償而彰顯真相。賠償和真相有著內在不能並容的根本矛盾,一旦有賠償的利益考量介入,很多人就無法真切誠實地回憶記錄,很容易將受難受迫經驗誇大。

不可能有完美處理「轉型正義」的方法,但南非的經驗至少有著高度深思熟慮的理性思考。和南非的經驗相比,很明顯的我們政府主導的「轉型正義」對於「真相」與「和解」都不怎麼在意。從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到現在,其實社會上早已和威權過去「和解」了,並不存在激烈衝突情緒積壓的問題。至於「真相」,蒐集聽取並記錄弱勢者受迫害經驗,顯然並不在任何「轉型正義」相關機關的業務範圍內。

著眼清算過去特權

那麼,我們的「轉型正義」重點在哪裡?從中影公司被「推定」為問題黨產的粗暴程序看來,到今天仍然將重點放在清算國民黨過去的特權,可是一來這些特權早已消失,二來這些特權經過了多次轉折根本無從回覆威權時代原樣予以處理。結果是這種追究處理方式,反而模糊混淆了真相,更打擾打破了社會原本自主產生的和解狀況。

不在意真相和和解,正義又能有多少具體效果?


  • 您可能有興趣:

    澄社專欄:黑時代-論保守政權的黑話術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298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