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8,2018 22:56

澄社評論:台灣的天空很瑞士?

台灣的公投天空,近來尤其明亮,雖然不無硝煙瀰漫。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婚姻定義公投」與「國教階段不應施予同志教育公投」兩案,....

澄社評論:台灣的天空很瑞士?(林佳和)
2018/10/08 蘋果日報
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澄社社長


台灣的公投天空,近來尤其明亮,雖然不無硝煙瀰漫。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婚姻定義公投」與「國教階段不應施予同志教育公投」兩案,連署書都達成案門檻,紀政發起之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因台中東亞青運被莫名強摘承辦權而「被激勵」,同樣達標,國民黨推動的反核食、反空污、反深澳電廠公投案,在如火如荼中,衍生不少仍待解決的爭議。我們可以說,台灣的民主,除「每天照三餐柯P」外,公民投票、人民作主,熱鬧非凡,台灣的天空,顯然很瑞士。

沒有錯,幾為世界直接民主典範的瑞士,世人稱羨、大家景仰,以前尚有民主前輩仰望台灣成為東方瑞士國,受夠了間接民主的台灣,隨著《公投法》一起向前邁進。有趣的是,什麼是瑞士的直接民主經驗呢?政治學者Hanspeter Kriesi整理各家說法,提出一有趣觀察:瑞士直接民主模式,比支持者所宣傳的要差,較批評者所畏懼的要好。

首先,瑞士直接民主確實擴大人民的政治參與,但公投投票率日益下降,多在4成以下,而且似乎每況愈下;瑞士人的直接民主,調和參與、穩定、和諧與貢獻,有助於集體認同的形成,但前提是「不能都某一方贏」(例如德語區或法語區),而是要勝負互見,不然直接民主將淪為分裂社會的工具,瑞士人也怕怕。

繼續看下去:直接民主會產生明顯阻止改革的結果,不論針對的改革是建設性還是退卻性的,它會讓想做改變的政府動彈不得,依瑞士經驗,特別在社會福利政策、福利國家的建構工程上,公投帶來明顯拖累與遲緩的影響,這也是歐洲學者認為瑞士福利國家的建立,明顯晚於其他西北歐國家的重要原因。再者,瑞士直接民主不會帶來政治更平等,相反的,公投是參與意願高、教育程度高、又懷抱投入熱情之公民的遊戲,當然,社經地位不低是共同特徵,他們對於賦予社會底層階級某些權利,通常興趣缺缺(美國各州公投也差不多)。

強者益強弱者越弱

瑞士直接民主很少有辯論、溝通與審議,明顯少於代議體制,即便有,通常僅在菁英或中上階層選民間。瑞士政治學者Leonhard Neidhart也說,在瑞士調和式民主下,民主變得更封閉、更保守、更符合原本影響力大之團體的利益,不會像直接民主倡議者所想像的更開放與平等。強而有力的直接民主,顯著弱化政黨與政黨競爭,特別是原本較弱的政黨,易言之,直接民主將使政黨陣營之中,強者益強,弱者越弱。

就像Benjamin Barber的Strong Democracy:參與越多,人民就會越愛上參與,民主會帶來更多的民主,不會走回頭路,即便,很遺憾的說:這樣的直接民主結果可能是令人失望的。奧地利政治經濟學家熊彼得言道:我們怎麼能相信那個只有農民、旅館跟銀行,又只須面對簡單政治決定與局勢之國度的民主模式呢?然而,必須說,直接民主,在今天所謂後民主時代下,其實勢不可當,不喜歡,也很難抵禦人民眼看代議民主之弊,要求更多直接參與的呼聲。

「任何型式的驅逐艦與巡洋艦皆禁止」,1928年威瑪共和時代,一件通過帝國內政部審核的公民創制法律案,全案就這麼一條。不論瑞士或歐洲其他國家的公民投票,幾無例外,均有政府機關或憲法法院審核其合法性之設計,不是照單全收。行政或司法,面對人民直接民主訴求,要如何「程序性把關」?兼顧合憲之共和思維與自由之人民自決?特別是針對實有侵害人性尊嚴之「不懷好意公投」?在很瑞士的台灣民主天空,必須深思,否則降臨者將可能是毀滅性的陰霾。


  • 您可能有興趣:

    鏗鏘集》民主的成果、自由的價值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4814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