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4,2018 20:18

要追究威權結構 更要警惕新威權

去年12月《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通過,今年5月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成立,.......

要追究威權結構 更要警惕新威權(林燿呈)
2018/09/14 蘋果日報
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總會會長


去年12月《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通過,今年5月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成立,「轉型正義」從論辯層次落實到行動階段。9月8日,由促轉會與國家人權博物館合辦,前副主委張天欽主持的「落實轉型正義及國家人權願景」第一場說明會,許多政治受難人與二、三代家屬到現場聆聽並表達意見。本人作為二代家屬也全程參加了說明會,但會後與許多受難前輩以及家屬交換意見,我們對於促轉會推動某些事項的做法感到不安,擔心一不小心就讓政治受難人成為台灣政黨惡鬥的藉口與工具。

廢除國安惡法除根

我們都同意「威權政治」應該要被徹底清除,但是不應該以「追究加害者」的名義追溯到個別的人,因為從1949年台灣實施戒嚴令以來的白色恐怖時期,對人民的迫害大多是以「紅帽子」為口實的政治案件,如果僅僅只是「追究加害者」,而不去徹底清除反共國策下的結構性壓迫,我們擔心過去人人自危的「整肅匪諜」會重新成為政權的「血滴子」,到處取異議者的項上人頭。

所以與其追究加害者,不如廢除由「威權統治時期」改頭換面而來的《國家安全法》,將此一惡法斬草除根以免「白色恐怖」死灰復燃,這才是「轉型正義」應該探索的歷史真相,也才是真正符合人民對社會和解,甚至是兩岸和解的期待。

至於,將過去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補償」改為「賠償」的問題,我相信所有的政治受難前輩與家屬都不會反對,但是我們認為「賠償」或是「司法平反」的真正意義,除了為無辜受牽連的人翻案外,更要強調許多受難前輩們當年反對威權統治的反抗性格,他們求仁得仁,理當無罪。

這也是我所認識的許多政治受難人老前輩,為什麼在出獄之後仍然暗地裡支持反對威權統治的黨外運動,在解嚴後集結起來支持台灣勞工運動、原住民運動,甚至是兩岸和解運動。

消滅繼承壓迫政權

已過世的、坐牢34年7個月的林書揚老前輩曾經說:「為了讓過去成為真正的過去,不再繼續醞釀成未來的禍源,我們只有消滅那些黑洞。」我們認為那些黑洞正是以「反共」為名的結構性壓迫,就像過去國民黨所做的一樣。所以,該消滅的不是國民黨,而是任何繼承此一壓迫結構的政權,無論它是什麼顏色。


  • 您可能有興趣:

    星期專論》21世紀的AIT新館 獻給21世紀的美台關係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757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