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4,2018 20:11

劉憶如專欄:從美墨新共識談NAFTA新挑戰

經過一整年的談判,上周一(8月27日)美國與墨西哥達成雙邊貿易協定;.......

劉憶如專欄:從美墨新共識談NAFTA新挑戰(劉憶如)
2018/09/04 蘋果日報
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台灣大學財金系兼任教授


經過一整年的談判,上周一(8月27日)美國與墨西哥達成雙邊貿易協定;與現行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版本差距甚大;NAFTA3個成員國之一的加拿大則宣布將重新加入談判;因此NAFTA是否會在修訂後繼續存在,目前仍是未知數。

NAFTA是由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3個國家於1992年8月簽署,1994年1月生效的自由貿易協定;設立宗旨為取消貿易障礙,創造公平競爭的貿易環境。成立之初,NAFTA就已經是當時全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經濟區,經濟實力和市場規模都超過歐盟,且是全球第一個經濟力懸殊的自貿區。NAFTA目前擁有4.8億人口、國民生產總值自NAFTA實施前的7.5兆美元成長至今日的23兆美元;年貿易總額則自NAFTA設立前的2970億美元成長至今的1.37兆美元。

大提高原產地比例

NAFTA運作至今近25年,隨著經濟及貿易結構的變化。要求修正 NAFTA的聲浪近年來卻也日益增強。例如NAFTA剛成立時,加拿大和墨西哥分別為美國第一及第三大貿易夥伴,現在雖仍維持這第一及第三的排名,但中國已取代日本成為美國第二大貿易夥伴。其次,NAFTA成立的近25年來,美國對加拿大及墨西哥出口總值雖增加為4倍;但卻因為美國與其他世界各國貿易增加的幅度更大,因此美、加、墨之間,這幾年來進出口貿易總值佔整體進出口總值的比重,都在下降中。因此對美國而言,如果希望要減少貿易赤字(目前美國對墨西哥逆差700億美元),即使改變NAFTA的條件,應該也不是一個很有效的作法。

美國總統川普曾宣稱自1994年至今的 NAFTA,是美國史上最糟的貿易協定,尤其強調 NAFTA讓美國汽車產業失去了工作機會。此次美墨達成的共識,與原有NAFTA最大的一項改變,在於對於出口產品「原產地比例」的要求之大幅提高。這個改變對汽車產業供應鏈影響最大;也同時影響到台灣相關廠商的全球布局考量。

具體而言,依據美墨達成的新共識,汽車零組件原產地的比例自NAFTA的62.5%,提高至75%;也就是限定墨西哥出口至美國的汽車零組件,必須至少有75%是在北美生產。美國的用意當然是藉以阻止(或降低)其他市場利用墨西哥作為平台,在世界其他地方生產,再經由墨西哥出口至美國,以享受零關稅的優惠。美國目前是汽車零組件進口大國,美墨的雙邊貿易協議,因此也讓汽車供應鏈廠商倍感壓力。

另外還有一個敏感的問題,就是美墨現在的共識中,要求日後墨西哥出口至美國的汽車零組件中,需有一定比例(40%或45%)是由時薪16美元(約台幣每小時480元)以上的勞工所製造。這個新規定,大幅減少了墨西哥較低階層參與汽車業生產鏈的機會;對墨西哥的所得分配也造成不利影響。

汽車生產鏈斥低薪

尤其,依據傳統國際貿易經濟學H-O(Heckscher-Ohlin )理論,自由貿易能促使兩地生產要素價格拉近距離;也就是例如墨西哥加入NAFTA之後,較低的墨西哥的薪資,有機會朝向較高的美國薪資方向調升。但在過去的20幾年來,雖然墨西哥平均經濟成長率不差,但以實質薪資而言(即名目薪資減除通膨),卻較1994年尚未加入NAFTA時還要更低。

其實,造成墨西哥低薪的原因,可能不該歸責於NAFTA;而比較是源於曾發生過的墨西哥貨幣危機;但是「低薪」卻當然仍是一個墨西哥的敏感社會議題。今日美墨新共識,大幅排除時薪16美元以下勞工參與汽車產業的生產製造,實為「自由貿易」的開倒車行為!尤有甚者,這項新規定也因此會拉高墨西哥汽車零組件的生產成本,使其相對於美國不至於有太多價格競爭優勢;因此完全違背了自由經濟的基本原則。這種「自由貿易協定」,大幅限縮了原本NAFTA的效益,也因此雖與墨西哥達成了共識,美國又是向貿易保護主義更進一步靠近了。


  • 您可能有興趣:

    自由共和國》姜皇池/台灣漁業的困境與「失能」的政府?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國際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694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