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2018 21:33

虎口下營生的中小企業

《2017年中小企業白皮書》中顯示,中小企業近幾年除了對外的市場競爭力衰退,.......

虎口下營生的中小企業(吳靜芳)
2018/09/03 蘋果日報
大學講師


《2017年中小企業白皮書》中顯示,中小企業近幾年除了對外的市場競爭力衰退,國內面臨到環保法規與勞動法規的不斷修訂,政府近日再次調整最低薪資,這是連續3年調整最低工資與時薪,再加上新修訂勞工加班費及一例一休所引起的問題仍方興未艾,而且於2017年9月調整過最低工資,2018年起從北到南透過勞動檢查區稽查企業是否符合最低工資的規定,中小企業因此受罰的案件激增。如今政府又再次調高最低薪資,試問政府調薪是解決低薪的萬靈丹嗎?而一年一調對於企業而言,又是要再次調整薪資作業系統,許多的作業也才剛剛於2017年調整過,這些相關的調整作業是看不見的成本,又豈是那些坐在辦公室的官員可以理解?

未管企業對應成本

某家中小企業按照勞動部計算公式以2萬2000元除以30日,計算出每日薪資為734元,偏偏2月僅有28日,在計算2月月薪時,以734X28再加上伙食津貼與全勤津貼,其中一位外勞差80元未達基本工資,被勞動檢查需依照《勞基法》處新台幣2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鍰,對此該企業打電話問是不是很多公司遇到相同狀況,勞檢中心的答案說有幾千筆相似的違規紀錄,至於如何補救也未予以協助。

勞檢中心收到業者陳述意見後,應可以針對業者已經提出的說明給予適當的處置,然而卻又是轉移到勞工局,而勞工局再度要求再次陳述意見,企業又能做什麼陳述意見?因為也已經補發不足的金額給予外勞,然而行政單位在這差額80元的案件上打轉,這就是政府官僚單位疊床架屋的公文往返,把中小企業兢兢業業一分一秒用來打仗的效率都損耗到極致,試問政府單位對於這80元的行政裁罰,用了多少行政資源做出計算?對於再次的陳述意見,行政作業的重疊簡直讓人匪夷所思,而這個案件從2月稽查到現在為止,也尚未結案,行政資源的浪費可見一斑。

然而,明年又要再調整一次會計作業,對於中小企業而言,又是需要小心翼翼的計算外勞薪資,免得為了一個計算錯誤需要花費更多的力氣與政府的行政官僚打轉,這些成本又是政府可以想像:一個政策執行的過程,企業需要產生多少對應成本?

內外經營環境惡劣

目前台灣的低薪,又豈是可以透過政府提高基本薪資可以解決的?政府試圖以法令調整企業的最低薪資與時薪,而不是去思考應該如何輔導企業透過轉型升級,薪資的調整應從企業獲利來提升,然而近幾年政府透過左派的思維,強行提升薪資的作法,對於中小企業的生存,實則已經造成存續危機。

許多中小企業是以獨資的方式進行,基層的勞工嚴重不足,幾乎都是靠著外勞勉強維持著公司的營運,加上內外在經營環境的惡劣,對於中小企業主而言就有種不如歸去的心聲,加上面臨第二代不願意接班,乾脆就把公司收起來。

近幾年收掉或是賣掉的公司真的為數不少,這難道不是台灣經濟的危機嗎?政府有正視過這樣的問題嗎?中小企業曾經是台灣經濟奇蹟的驕傲,現在光是面臨內憂外患,政府不但未有作為,還到處設陷阱,現在對於中小企業主而言,真的是虎口下營生啊。


  • 您可能有興趣:

    工商社論》景氣燈號改版不可有絲毫政治考量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經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4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684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