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9,2018 08:20

楊照專欄:我們需要第二官方語言?

將英語訂為第二官方語言?賴揆真的知道自己提了一個什麼樣的政策?知道這會是多大的一項工程嗎?......

楊照專欄:我們需要第二官方語言?(楊照)
2018/08/29 蘋果日報
作家


將英語訂為第二官方語言?賴揆真的知道自己提了一個什麼樣的政策?知道這會是多大的一項工程嗎?

所謂官方語言,指的是這是國家政府事務運作上所使用的語言文字,不存在翻譯的問題。目前我們的官方語言是「國語」,官方文字是「繁體中文」,在處理和政府相關的每一件事務上,只要我們說的是「國語」,用的是「繁體中文」,任何一個階層的公家單位就都有能力在這樣的語言文字上和我們互動,處理相關程序。

恐成人力資源廢墟

英語成為官方語言,意謂著我們也可以使用英語英文來處理所有相關公家事務與程序?要能做得到必須先將所有的法律與行政規定都要翻譯成有效且確定的英文,而且至少每個單位都要有人能夠以英語英文來執行公務,每個公務人員都要至少具備能夠了解英語文件與程序的基本能力……

這是何等複雜麻煩的法律與行政改造工程啊!要花多少時間,又要投入多少有形無形資源呢?

很容易可以預測如此大張旗鼓進行的政策會得到什麼結果。最可能發生的,是雷聲大雨點小,講的很多計畫很多卻實際上推不動,只弄了一點表面的樣子。把行政機構翻過來,人仰馬翻,付出許多機會成本,排擠了許多更該做更需要做的事,卻沒有實質效果。

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讓我們相信政府的魄力和能力,別老是唱衰。英語訂為第二官方語言也許真的可以落實,然而,問題又來了,如果付出高昂代價真的在政策上落實了,會有什麼效果呢?

在政府乃至民間體系中,會有多少人多少事情不用「國語」、中文進行,改用英文?好不容易翻譯好的行政法律文件方便了多少人,又方便了誰?好不容易訓練好的公務人員英語英文能力,有多少機會在什麼場合運用來做多少事呢?會不會到頭來整個第二官方語言計畫變成了一座超級龐大的抽象人力資源「蚊子館」,閒置的無形大廢墟?

象徵意義大於實質

非常有可能啊!因為這個政策更根本的問題就在於沒有想清楚也沒有講清楚其動機、目的與必要性何在?其他國家設立第二或更多官方語言主要原因都是社會上有運用不同母語的人,是先有這些人的具體需求,為了保護他們在公務上的平等公民權,所以將他們的語言訂為官方語言。嗯?台灣有多少以英語為母語的人需要這樣的保護嗎?

如果單純為了對外,為了讓社會能夠更開放,更能「和國際接軌」,那麼顯然最好的政策做法,不會是設立第二官方語言,而是集中資源讓相關對外的機構具備更好的外語服務能力,並擴充對外服務範圍。

而且那樣的外語服務不該集中在英語上,應該盡量多元發展,畢竟現在很多對台灣有興趣會和台灣發生關係的日本人韓國人,都不是講英語的啊!

沒有什麼實質意義要推動英語為第二官方語言,那麼或許賴揆真正在意的是象徵意義?是要藉由建立第二官方語言來降低中文的官方地位?換句話說,又是「去中國化」相關政策的其中一環?

我們需要為了象徵的「去中國化」付出這麼不切實際的代價嗎?還有,一直不斷無限上綱「去中國化」,卻不相應建立台灣的文化與社會主體內容,空洞沒有實質內容的台灣要如何和世界產生有尊嚴有意義的互動,而不只是為了避開中國而自我封閉呢?


  • 您可能有興趣:

    火網評論:台灣,還會有下一個傅達仁嗎?醫糾造成耗巨資客死他鄉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662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