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3,2018 10:58

火網評論:高通和解案的門道與喧囂

公平會與高通公司就行動通訊必要專利授權在智慧財產法院達成訴訟上和解,由於罰鍰金額從234億元大減為27.3億元,.....

火網評論:高通和解案的門道與喧囂(王立達)
2018/08/13 蘋果日報
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


公平會與高通公司就行動通訊必要專利授權在智慧財產法院達成訴訟上和解,由於罰鍰金額從234億元大減為27.3億元,許多評論者認為這是公平會面對產業政策的全面退縮。然而競爭法與產業政策雖然各有不同定位,經常出現矛盾與衝突,但是兩者絕非二元對立。

如果公平會在維護市場競爭方面並無明顯缺陷或退縮,在促進投資與技術合作等方面卻有額外收穫,未嘗不能一起納入考量,畢竟競爭法也是推動整體經濟健全發展的其中一環。

細究雙方公布的和解內容,可以發現公平會認定高通行為違法的既定立場並未鬆動,既未鬆口變更原本的違法認定,雙方協議的和解內容也緊扣各項違法行為,逐一矯正或減緩國內受害產業及市場競爭所受危害。換言之,雙方雖以和解收場,但是並非為了爭取高通合作,一面倒地向產業政策屈膝,全面放棄違法行為矯正與懲罰。

重點在無歧視承諾

這次和解內容的真正重點,並非多數報導所提及手機業者可和高通公司本於善意重新協商其專利授權條款,而是在於高通公司承諾將對條件相當之我國手機製造商,給予與國外手機製造商同等待遇的無歧視承諾。在公平會處分之前,國內手機業者最大的痛就是授權條件遠不如中國大陸手機廠商。

2015年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處罰高通的同時,該公司承諾從手機全機降為以售價65%為基礎,對大陸業者生產的3G與3G╱4G雙頻手機收取5%,對於4G手機收取3.5%的權利金,遠遠優於我國手機廠所獲得的授權條件。這導致我國手機業者無論在台灣或對岸生產,不論是品牌廠或是代工廠,只要是自行向高通公司取得專利授權,就無法享有等同於陸廠的待遇,明顯蒙受競爭上的不利益。

高通公司堅拒平等看待我國廠商的高牆,公平會原處分雖然嚴厲,對此也只要求雙方以善意重新議約,最後未必能夠成功打破。如今公平會透過和解協議,繞過議約不成時在法律上未必站得住腳的二次處分程序,明快解決了國內手機產業近年蒙受的苦楚,不能不說是這次和解所帶來的新貢獻。

由於公平會去年認定的高通違法項目,絕大多數都已經涵蓋在中國發改委3年前的處罰範圍,對岸當時要求改正的項目甚至比本案還多,高通在本次和解又承諾不再對手機業者採取忠誠折扣,假若公平會能夠確實運用和解協議裡的5年監督條款,督促高通公司履行承諾,給予台廠等同於陸廠的待遇,遇有違反承諾時即另案發動公權力進行調查處理,那麼原處分所要達成的矯正目的,大多可以透過這次的和解協議來達成。

本案另一重點在於我國晶片業者在市場上所蒙受的傷害。高通公司在承諾第4點表明如果沒有提出公平、合理且無歧視的必要專利授權要約,就不能對國內晶片業者提起專利侵權訴訟。這項承諾解除了晶片業者一直擔心高通公司拒不提供必要專利授權,隨時可以發動專利戰爭剿除各家晶片廠的深切不安。

雖然此種方式相較於直接與晶片廠簽訂授權契約,不可諱言仍然有其缺點存在,也無法打破高通最在意的獲利關鍵:晶片與必要專利分開銷售、雙重收費的授權架構,不過對於穩固國內晶片業者的競爭地位,應該也有相當助益才是。

必須注意的是,高通公司英文新聞稿指稱,本和解之後公平會原行政處分應該視為自始撤銷(shall be deemed revoked from the beginning)。事實上高通公司同意不爭執先前繳交的27.3億元罰鍰,已經肯認這筆款項作為違法行為處罰的法律地位,等於不否認其行為被認定違法。 另一方面,公平會既未承諾或實際撤銷或廢止原處分,原行政處分即應繼續合法存在,雙方只是針對原處分有關罰鍰金額和高通公司必須停止及改正之行為等內容,透過和解協議加以變更,原處分違法認定等其他部分繼續保持不變。

制止高通再作爭執

從雙方和解協議來看,公平會繼續保有27.3億元,而不會構成不當得利的法律上理由,很清楚就是罰鍰。由於這是本案執法立場能否堅持的關鍵要點,公平會有必要立即公開駁斥高通公司,制止其事後再作爭執。如此方能證明公平會堅持處罰矯正高通違法行為的既定立場,也唯有如此,才能以行動清楚展現其維護市場競爭的一貫態度,即使在本案中也並未屈服於產業政策之下。


  • 您可能有興趣:

    蘋中信:水深火熱下如何是好?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5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98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