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3,2018 10:55

澄社評論:直接民主中的代議政治

在許多人的想像裡頭,直接民主跟代議政治是涇渭分明的。直接民主就是要政客閃到一邊去,....

澄社評論:直接民主中的代議政治(蘇彥圖)
2018/08/13 蘋果日報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社員


在許多人的想像裡頭,直接民主跟代議政治是涇渭分明的。直接民主就是要政客閃到一邊去,讓選民直接用選票做主。直接民主就是要超越或者衝破尋常代議政治中的利益或黨派糾葛,讓最樸質、純粹的民意發聲。許多人基於這樣的想像而擁抱直接民主﹔他們試圖在不假他人的民主參與中,找到政治的救贖。也有不少人基於這樣的想像而對直接民主戒慎恐懼﹔他們擔憂,一旦沒有了代議士的居間協調與折衷妥協,民主政治恐怕終會淪為壓迫少數的多數暴政。

公投結果菁英有責

問題是,這樣的想像不僅不切實際,還可能會陷公民於不義。有別於古希臘的雅典式民主,現代的直接民主程序(也就是公民投票)必然內含有某種代議政治,而且這種直接民主中的代議政治,往往會決定一項公民投票,究竟是在成就社群共善,還是在種下民粹惡果。直接民主中的代議政治,雖然無法替代選民做出最終的公投決策,但是卻深刻形塑了選民會在何時、針對哪項議題、基於何種資訊、根據何種理由、動機與╱或情緒而選擇是否與如何投下他的那張公投選票。我們甚至可以說,在公民投票日以前,公投程序必然是而且只能是一種特殊的代議政治程序。如果一項公民投票的決策結果是一種政治上或道德上的錯誤,那麼與其責難選民的愚昧或者偏執,我們毋寧更該檢討代議政治菁英的失格。

政黨、職業政治人物、利益團體──這些在代議民主政壇上翻滾的政治行動者,也經常在直接民主的代議政治中,有非常吃重的角色扮演。他們遠比一般的政治素人,更有啟動與運作公投程序的實力與意願;對他們來說,直接民主其實不過是政治競爭的另一種手段。有些政治職人試圖經由公投程序,去追尋某種政策目標。不過,由政治職人所推動、主導的公民投票,也有可能是一種策略性的政治操控,意在謀取主事者自己的政治利益。有學者將這類別有所圖的創制公投稱為「加密的創制」(crypto-initiatives)。它們的出現,讓「政客閃邊,人民做主」的直接民主通俗論,成為一種遮蔽權謀的偽善修辭。為了維護直接民主的正直與尊嚴,我們無疑應當追究他們操弄公投的政治責任。

當一項公投程序是由政治素人發動的時候,我們會面臨到直接民主的另一種代議政治難題。發起這類創制公投的政治啟業家( political entrepreneurs),有可能是主流政治的局外人,但是這不妨礙他們以沉默大眾的代言人自期。相對於主流政治人物而言,他們可能比較不在乎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比較可能只關注單一議題。一般公共政策的素人創制,往往很難獲得公民的理解與支持。可是如果一項公投事涉認同政治、道德立法這類高度爭議,則少數、極端的民粹行動者是否挾持了直接民主,而公投程序中的公共論辯,又是否因而趨於極化或激情,恐怕就非常讓人擔憂。

只說尊重民意空話

為了不讓公民投票淪為民粹行動者散播仇恨或恐懼的工具,主流政治菁英無疑應當積極參與公投論辯,善盡他們作為意見領袖的政治責任。如果這個時候主流菁英自動閃到一邊,只敢說「尊重民意」這種空話,那麼真正當家做主的,只怕也不會是我們人民。


  • 您可能有興趣:

    「一國兩制」難適用於台灣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98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