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6,2018 21:46

澄社評論:「制度」之外 葉部長該重視的事

2017年到2018年春天,正值台大校長遴選以及稍後爆發的利益衝突爭議如火如荼地展開時,......

澄社評論:「制度」之外 葉部長該重視的事(邱文聰)
2018/08/06 蘋果日報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2017年到2018年春天,正值台大校長遴選以及稍後爆發的利益衝突爭議如火如荼地展開時,隔著太平洋彼端的美國,也無巧不巧地上演著類似的幾齣戲碼。已經走完結局的美國大戲,為仍在歹戲拖棚的台灣,提供一個破梗的的關鍵。

賓州的滑石大學(Slippery Rock University)是賓州州立高等教育系統一員。新校長的遴選委員會在原任校長2017年6月底退休前3個月組成,原訂花半年時間,從眾多候選者中,推薦一位給州立高教系統任命。原訂做出決選的2017年10月會議,卻發生遴選委員會無法決定勝負的情形。一位遴選委員事後更公開質疑遴選委員會中兩名成員,與決選者中的一名候選人,為下屬與直接上司的關係,兩位遴委在工作上分別都須直接對該名候選人負責,該名候選人也直接決定兩位遴委的工作表現成績,然而這層關係在遴選過程中,卻沒有被適當地由遴選委員會向所有遴委說明。

利益衝突者均出局

利益衝突的質疑雖立即遭遴選委員會與州立高教系統駁斥,認為兩人均無須迴避,但仍引發輿論譁然。僵局最後在包括這兩位遴選在內多名遴選委員主動辭職,改組遴選委員會並重啟程序後解決。滑石大學在2018年3月順利選出新校長。

位於波士頓的索非克大學(Suffolk University)在2018年春天,也面臨同樣的校長遴選爭議。索非克大學為了遴選懸缺1年多的校長,花了15萬美金雇用專業的遴選公司AGB Search協助物色適當人選,並協助遴選委員會運作。就在遴選程序於2018年2月進入最後決選階段時,爆發了AGB Search同時也為最後兩名決選者其中之一提供高教職場工作媒合服務的內幕消息。雖然索非克大學事前並無明文禁止或要求候選人揭露這樣的關係,但利益衝突的質疑終究導致該名決選者在最後一刻,被剔除於決選名單之外。遴選委員會最後則另外選出第三人為新校長。

雖然沒有任何一種遴選制度,可以完備到預先規範滑石大學或索非克大學所面臨的利益衝突爭議,但是公正程序的基本法則與學術自律的根本精神,仍讓兩所大學能在欠缺明確法令規範的情況下,找出解決問題的正道。上述美國兩所公、私立大學的爭議,對遠在太平洋此岸的台灣而言,竟意外地熟悉。

台大校長遴選爭議的本質同樣在於欠缺利益衝突的揭露而非利益衝突的管理,但副董遴委與獨董候選人的揭露義務依據,卻不盡相同。副董遴委的法定揭露義務,是為了履行「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作業細則」第九條「有具體事實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應迴避,此一法律義務的當然前提。遴選委員為了履行迴避的法律義務,有義務先自行揭露對職務之執行有偏頗之虞或有偏頗外觀(appearance)的關係、利益等事實。至於揭露後,該等關係、利益是否達到必須迴避才足以管理的地步,則是下一階段的衝突管理問題。沒有揭露,則無法進入應否迴避的討論。

學術自律不能摒棄

至於程序的違法,是否要達到「像寫在額頭一樣清楚」的程度,教育部才能進行適法性監督?當然不是,行政法上對行政行為違法的判斷,從來就不限於當然無效的情形。有點行政法學常識的人,也應該都能理解。至於獨董候選人的揭露義務則建立在健康學術生態下,對一位學界同仁學術自律的正當期待。倘若只違反自我揭露的學術自律,而無遴委的法定義務違反,卻仍選出一位違反自我揭露之學術自律者擔任台大校長,除了大學自甘墮落令人恥笑外,在現行法律下,或許真的莫可奈何。但台大遴選案的問題顯然不僅於此。

葉部長在「重視制度」之餘,萬不能摒棄公正程序的基本法則與學術自律的根本精神!


  • 您可能有興趣:

    星期專論》21世紀的AIT新館 獻給21世紀的美台關係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7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