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018 07:36

蘋中信:暑期書單圖利了誰?

上周末,台北市石牌國中開給學生的「暑假書單」引起爭議。......

蘋中信:暑期書單圖利了誰?(朱宥勳)
2018/08/01 蘋果日報
作家、《秘密讀者》編輯委員


上周末,台北市石牌國中開給學生的「暑假書單」引起爭議。有家長向議員陳重文投訴全台北圖書館內的藏書不夠學生借閱;陳重文於是斥責「學校是在製造學生家長麻煩」,並且暗示學校圖利書商「我真不知道校長跟書商是什麼關係」。對此,台北市教育局長曾燦金承諾會「請業務跟督學好好去了解」。

書單顧及方向全面

這件事最奇妙的一點是,石牌國中開給學生閱讀的9本書本身其實毫無爭議,就算用最保守的觀點來看,每一本書也都很「正常」、很有「教育意義」。家長和議員的抗議,其實非常簡單、粗暴、也非常愚蠢:「學校憑什麼要我花錢買書?為什麼書不是免費的?」簡而言之,這本質上就是奧客心態。這在新課綱即將全面上路,大考中心已經不斷訴求「大量閱讀才能有好效果」的現在看來,不免讓人擔憂這位家長的教育方針。如果連暑假的3本書都「不是免費的我不要」,大概也很難期待孩子平素能有多大的閱讀量。

事實上,若要說書單圖利了誰,首先被「圖利」的,應該是拿到書單的學生和家長才是。在當代劇烈變動的資訊之海中,光是找到哪些書值得讀、適合中學生的發展階段,這篩選過程本身就是「有價」的,而此一專業篩選已是「免費」奉送給學生和家長的了。今天學校大可直接去抄新書排行榜、抄中小學優良讀物清單,讓學生和家長茫然地在上百本書海裡打轉。

未以專業捍衛教學

而石牌國中開列的9本書單目標明確、顧及了人文與科普面向,而且搭配了詳細的圖書館和書籍資源取得的教學,很顯然是經過思考的整套教學活動。這份書單或許可以多增加幾本(比如拉到15本或18本),讓學生有更多選擇的彈性,但越小的範圍越能精確掌握學生的學習狀況,暑期書單也不宜於漫無止盡地開下去,而失去其篩選適讀書籍。此中兩難是可以討論的,但不宜因此一概打翻學校的努力。

在這起事件中,真正得利的,恐怕要屬正在爭取連任士林北投區議員的陳重文了吧。任何稍具常識的人,大概都不可能將鼓勵學生閱讀的正常教學活動,曲解為「學校圖利書商」的。不過,面對選民投訴,議員也就樂得裝作不知,不惜助長部分家長的奧客心態。這樣既可以為選民爭取(保持無知的)權利,又可以換得媒體版面,何樂不為呢?

不過最令人看不懂的,是台北市教育局長曾燦金的反應。曾局長自己是學教育的、又曾在國小任教,怎麼會認為這種等級的言論,是需要派督學到校了解的程度?議員不懂事,我們早已習慣;但貴為教育局長者,竟然連這種常識便足以駁斥的指控,竟爾卑躬屈膝,無法以教育專業捍衛正常的教學活動,反將壓力推給第一線的老師,這又是什麼道理呢?或許我們也可以借陳重文議員的思路隨意假設一下:「我真不知道局長跟議員是什麼關係,莫非這是局長在圖利議員嗎?」這指控聽起來很荒謬嗎?沒什麼,這只是禮尚往來而已,你們自己嘗嘗吧,不用謝了。


  • 您可能有興趣:

    薛承泰/論價值與價格在台灣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30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