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2018 06:54

蘋中信:終於,小家庭瓦解了

這兩年,儘管出版業不景氣,還是可以出現幾本本土作家的暢銷作品。暢銷書走向就像是一個社會的症狀,........

蘋中信:終於,小家庭瓦解了(王浩威)
2018/07/31 蘋果日報
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這兩年,儘管出版業不景氣,還是可以出現幾本本土作家的暢銷作品。暢銷書走向就像是一個社會的症狀,是整個社會大冰山裡最先浮出水面的。只是這個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往往是在厚重的雲霧裡,一般人只能感覺到它的存在,卻沒辦法說得清楚。只有透過有臨床公立的書寫者,包括文學創作者、新聞報導者或其他第一線工作者(老師、醫師、心理師……),才能看出社會結構的這個變動。

社會變遷傳統瓦解

這兩年的暢銷書,從周慕姿的《情緒勒索》到吳曉樂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都是這樣的例子。社會的變遷帶來的許多傳統的逐步瓦解,然而瓦解不一定有所謂的好壞。每一個傳統在我們的社會當中,原本都有一定的功能的。當大環境在改變,這樣傳統的功能慢慢地變成弊大於利,瓦解也就變成勢在必行的命運了。

在瓦解的過程裡,先是出現的要求改革的聲音;然後,這個聲音慢慢地從少數人變成多數人的,改變就開始出現了。

只不過,不合時宜的傳統正在瓦解的同時,這個傳統在原來社會所擔任的功能如果沒有找到新的取代而出現了無所適從的過渡期,甚至所取代的是更糟糕的新的社會習慣或制度或商業機制,這也就讓人開始擔心所有的改變了。

在台灣,農業時代的大家族制度,隨著台灣的工業化和都市人口集中,也就逐漸地瓦解。這樣的變遷,出現在蕭新煌教授有關中產階級的研究裡,也出現在小說家黃春明或陳映真的作品。這個階段一方面是伴隨著對鄉土沒落的感慨,一方面卻又是不得不迎向都市為主體的、小家庭、中產階級的階段。

開放與否皆成困境

然而,這樣的演變並沒有停止。在內部,隨著資本越來越集中而階級向上流動的可能性越來越低;在外部,世界的經濟結構中,主要的生產工廠逐漸撤離了台灣。這樣帶來的社會結構改變:

一來是其中一部分的人們繼續朝向比台北更具有經濟活力的城市進行更大幅度的遷徙,包括過去的台商和現在願意到外地工作的年輕人;二來是中產階級慢慢地失去了前一個階段的影響力,甚至是在貧富兩極化的壓力之下,越來越是自顧不暇;三來取代了中產階級政治影響力的是資本集團,政商結合乃至於政商勾結也就越來越是理所當然。

在這同時,中國崛起,兩岸的關係從過去雖然敵對但互相不影響的狀態,慢慢地成為台灣經濟對大陸一度有暫時的影響力,再慢慢成為台灣當前的現況:選擇開放是害怕的、選擇不開放的鎖海峽政策卻又必然成為被動淘汰的命運,於是出現了進退維谷的困境。

如果我們將台灣社會的變遷分為兩個階段,過去的第一個階段是在於鄉土和大家族的瓦解;現在是第二個階段,是中產階級的瓦解,包括學校和小家庭的瓦解,甚至也包括某一些社會制度在還沒有完成演化以前的混亂,譬如這幾年來兒童心理健康的專業工作者和民間兒童人權運動者之間的緊張關係。

對家庭存不安全感

周慕姿的《情緒勒索》也好,吳曉樂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其實都是描述著這樣的小家庭內部的瓦解。

在這樣的瓦解過程當中,每一位當父母的總是對自己這個小家庭的存在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安全感,於是小家庭內部的壓力越來越大,反映在每個成員身上的則是不同的呈現:經濟負擔日益增加的父親、教養責任越來越大的母親,以及因為焦慮的父母不自覺地索求足夠的安全感而被綁架的小孩。

我自己曾經在《晚熟時代》(2013)當中,開始描述這個階段家庭和家庭中的人可能面對的困境;只是書裡面說討論的這個趨勢,只有越來越惡化。相對來說,這兩本書從年輕的世代出發,從生活的故事出發,讓我們看到了家庭現場血肉模糊的真正狀況。

在台灣也好,甚至在世界每個角落都一樣,我們只能在越來越狹窄的空間裡努力要活下去,於是每一個人都成了被害者,每個人也都成了加害者。這大概是短期之內不會改變的台灣未來吧。


  • 您可能有興趣:

    我們是一個文明的社會嗎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27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