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2018 06:43

兩岸通水當籌碼 反制了誰

為報復東亞青運被停辦,陸委會日前以時機不宜為由,要求金門縣政府「以大局為重」,........

兩岸通水當籌碼 反制了誰(羅德水)
2018/07/31 蘋果日報
NGO工作者、金門人


為報復東亞青運被停辦,陸委會日前以時機不宜為由,要求金門縣政府「以大局為重」,體諒中央政府立場,推遲辦理兩岸引水典禮,以符合我方整體利益;為安撫金門民情,陸委會又稱「政府推動金門自大陸引水的立場不變」、「支持水照通,僅期盼典禮暫延後,並不影響金門用水」云云。

兩門通水,不僅是金門當地期盼多年的大事,政策也經歷馬、蔡兩任政府同意,陸委會選在通水典禮前喊卡,自然引起金門各界抗議,幾經考慮,縣政府還是宣布將於8月5日如期舉行兩岸通水典禮。

不難理解,在接連出現外籍航空「被正名」、東亞青運被停辦之後,蔡政府急於尋求反制對岸之道,相信對不少台灣人來說,心中也不免會想:值此兩岸對抗交鋒之際,金門人難道不能「共體時艱」、共同抗議中國?

先不談兩岸火車對撞的原因,可以肯定,北京全面性封鎖台灣國際空間,並不會增加多數台灣人對中國大陸的好感,問題是,就算要進行反制,選擇兩門通水這樣的民生議題出手,會不會選錯戰場?會不會反而懲罰了自己人?要知道,健康飲水是基本人權,也是衡量一國一地文明建設的重要指標,對金門來說,確保用水無虞,尤其攸關金酒永續經營,如果有更好的選擇,相信多數金門人都不會同意自大陸引水。

恐自曝無有力措施

實情是,受限於地理環境,金門的降雨量、水資源無法滿足當地民生用水與經濟發展需求,只能長期超抽地下水,致使地下水位持續下降,而有鹽化之虞,長此以往,必將影響金酒品質,危及金門經濟命脈。為此,歷任政府也曾研議各種改善方案,馬英九任內還一度想採用新加坡的「新生水」模式,如果這些方案能根本改善金門用水問題,金門還需要自大陸引水嗎?藍綠政府又怎會同意放行?一言以蔽之,如果政府有能耐解決自己國民的用水問題,哪裡需要向對岸買水?

何況,兩門引水是在「金門水資源自主、用水安全」前提下,由金門縣自來水廠與中國福建省供水公司簽訂購(供)水契約,引進補充性水源,全案可說是民生問題、人道問題、與商業合同問題,正如通航已經17年的金廈小三通一樣,我方念茲在茲的主體性,並未因為交流而有所減損,就算要反制對岸,我們非得挑這樣的民生議題對幹?

更為關鍵的是,兩門通水一案,我們是買方、對岸是賣方,到底是誰有求於誰?誰在乎全案破局?實在讓人不解,明明籌碼在對岸,我方竟用來當成反制對方的武器,這究竟是哪門子的決策、反制?會不會反而自曝我方沒有更為有力的反制措施?陸委會宣稱只是推遲典禮儀式,不會影響通水進度,然而,如果北京藉勢藉端進一步生事,要求無限期延緩金廈通水時程,這有沒有在我方的沙盤推演內?萬一不幸言中,蔡政府與陸委會誰能負責?又該如何負責?

再過幾天就是8月5日,原本就是單純的民生議題,何妨就因地制宜,對地方政府多一點尊重,至於要反制,主事者總要拿出真正有用的武器,就請別再折騰自己人了。



  • 您可能有興趣:

    「一國兩制」難適用於台灣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27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