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0,2018 23:10

資訊不公開 說好的開放政府呢

「開放政府」是蔡英文總統2016年就任以來重要施政宣示,蔡政府更為此延攬唐鳳入閣,.......

資訊不公開 說好的開放政府呢(郭鴻儀)
2018/07/30 蘋果日報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


「開放政府」是蔡英文總統2016年就任以來重要施政宣示,蔡政府更為此延攬唐鳳入閣,統整政府資訊並嘗試建立更明確的公民參與決策機制。但目前許多重要的政府審議程序,無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對於資訊或程序開放,似乎仍相當「畏懼」讓民眾知道更多或開放民眾參與、監督程序。

惡化官民信任關係

政府資訊公開,對於公民參與、民主轉型而言,有其根本的重要性。2005年制定公布《政府資訊公開法》,除要求政府應依第7條主動公開政府資訊外,人民亦得依第9條規定申請資訊公開。除有第18條例外限制公開情形外,原則上政府均應提供資訊。但施行至今,政府對資訊公開的保守態度,似乎變成原則限制、例外公開的詭異狀態。

以環境資訊取得為例,日前高雄市政府委託正修科大進行「103年高雄市臨海工業區鄰近區域居民健康風險評估計畫」,計畫內容涉及地區居民健康風險影響,理應於計畫結案後,公布計畫成果。但高雄市政府於計畫結案後遲未公布,民間團體多次提出申請遭拒,最終透過行政救濟,高雄市政府才公開資料。相同情形,亦發生於台中市政府執行PM2.5環境調查及健康風險評估調查報告,目前民間團體正三催四請,向台中市政府要求公開資料。

其他如都市計畫審議相關評估報告,或者開發行為可行性評估報告等,對一般民眾而言,同樣難以取得。當這些政府決策評估資料或攸關人民權益的相關資訊,人民無法取得了解,將大大降低受影響人民對政府的信任感,引起不必要的社會疑慮甚至是恐懼。更因為民眾和政府間資訊不對等,讓公民參與程序,常流於雞同鴨講,徒增更多的溝通成本。審議程序大半時間消耗在釐清事證資料,降低審查效率。而政府如未能改善資訊公開的情形,平衡民眾與政府間資訊理解上的落差,只是不斷重複舉辦制式的政策宣講或單方說明會議,反而更加惡化官民間的信任關係。

程序不透明淪黑箱

在參與若干都市計畫或環評審議程序,意外發現,中央與地方政府在程序開放上的不同調,如南投縣政府日月潭孔雀園開發計畫環評審查程序,雖開放民眾旁聽陳述意見,卻發生民眾發言結束後,進入環評委員詢問開發單位階段時,主席即要求民眾離席不得旁聽的情形。環評委員對開發單位的詢問及建議,是整個環評程序最重要的部分,旁聽民眾最在意的,正是委員們和開發單位間的審查過程。偏偏在這時候,主席要求民眾離席,而理由是這是地方政府的慣例。

相同情形亦發生在內政部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矚目的社子島開發計畫審議,民眾陳述意見結束後,即被要求離席不得旁聽。重要的審查過程卻不對外公開旁聽,反而落入輿論黑箱作業之口舌,何苦呢?對照環保署環評審議,除全程開放民眾旁聽、直播或錄影錄音外,在環評委員進行內部評議時,甚至允許記者在場旁聽以保障新聞自由。兩相比較,內政部都市計畫審議或地方政府的環評審查,仍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

政府既是人民公僕,自應樂見人民主人願意了解並參與決定、支持國家的政策發展方向,而非處處提防,將民眾拒絕於公門之外。這已是個高度缺乏信任的時代,正因為如此,我們更需要建立彼此信任的基礎,讓不同的立場有展開良性對話的空間,對於政策或問題解決才有繼續往前走的契機。


  • 您可能有興趣:

    鏗鏘集》民主的成果、自由的價值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26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