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2018 06:14

澄社評論:楊國樞、澄社與台灣公民社會

「近年以來,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已進入了兩黨競爭的嶄新階段。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

澄社評論:楊國樞、澄社與台灣公民社會(林佳和)
2018/07/23 蘋果日報
澄社社長


「近年以來,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已進入了兩黨競爭的嶄新階段。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本位主義愈來愈強,在重大事情上,每每各走極端,自是其說,有時甚且不惜扭曲事實的真象。在資訊缺乏或真象不明的情形下,這種過份兩極化的狀況,常使社會大眾難以判斷誰是誰非,陷入無所適從的困境。在這樣環境下,社會之中亟需第三種聲音(而不是第三種勢力)的出現,以供民眾判斷兩黨說詞或作為是否得當的參考。但這種聲音所表達的,應該是一種超然而客觀的意見。」

正常國家仍不可得

這是澄社第一任社長(1989-1991)楊國樞教授,於1989年6月22日在《中國時報》所發表之創社聲明《我們為什麼要組織澄社》中,一段體察當時政治形勢之警語。物換星移,草木當非,拿來論斷30年後的今日台灣,竟有不褪流行之感。近日辭世的楊教授,伴隨著台灣公民社會崛起,引領著不知凡幾、前仆後繼的時人,一起以專業、熱情共同關心本土,楊教授地下有知,回首他歲月耕耘的台灣公共性,包括30足歲的澄社,當有其寬慰與慨嘆。

回首30年,楊國樞教授之於台灣公民社會,貢獻摭拾皆是:在擔任第一任社長的澄社時代,對於當時國民黨主政下的政治與社會局勢,率言提出批判,要求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回歸憲政,實施《憲法》,同時反對特權壟斷與資源獨佔,憂心於族群衝突對台灣社會長遠的不利影響。

時至今日,必須沉痛地說,楊教授所冀望企盼的改變與行動,雖有進展,但仍然看不到結構性的翻轉與質變:雖然經過7次修憲,我們修不到一個健全的憲政秩序,動員戡亂雖已遠去,正常國家卻仍遙盼而不可得,不公不義繼續充斥著社會各個角落,民主的浪潮一再席捲,但反民主的傷害卻也與日俱增,政治理性與非政治激情狂飆,台灣社會竟常難以區辨,莫衷一是。面對當代,楊教授應該會再度奮起,捲起袖子,呼喊著眾人,繼續拼戰下去吧。

在楊國樞教授的創立與帶領下,澄社自我期許為知識份子論政團體,「試圖以獨立而客觀的立場批評時政,並針對社會上不公、不平、不義之事,加以分析與呼籲,進而提出積極的改革意見……凝聚多人的智慧,統合不同的知識,以發揮集體的力量,共同為促進與實現自由、公平、民主、多元及均富的現代社會而努力」,他的創社聲明如此說著。

當然,30年台灣公民社會,走過之軌跡多樣,形塑之路線分歧,楊教授參與創設之澄社,只是其中之一,無須在此任情誇大,傳頌功績,以揚故人,這當非楊教授或任何不同時期澄社社員之意。然而,在悼念作為台灣公民社會先驅之一的楊教授之餘,承先啟後,仰望未來,仍須留下註記,繼續奮力而為。

不可迎合鞏固不義

義大利哲學家葛蘭西說:知識上永遠悲觀,意志與行動上永遠樂觀;葛蘭西也提出文化霸權之說法,痛斥知識份子透過知識與教育的建構及傳播,只是在培養服膺統治階級意識形態與哲學的人民。確實,身為公民社會重要角色的知識份子,必須時時警惕,找回民主作為形式(form)、而非單純體驗時刻(moment)的真諦,以專業及知識推開迷霧,但不能投注於科技官僚向度所建構之工具民粹主義,只是迎合當道,鞏固不公不義秩序,最後,必須帶著樂觀的行動與意志,去改變社會與世界。楊國樞教授,典範在夙昔,在悼念與緬懷的同時,將繼續指引台灣公民社會的步履,為建立更民主、更公平的社會而努力。


  • 您可能有興趣:

    蘋中信:九合一選舉與北京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301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