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2018 07:29

被忽視的制度暴力

屏東縣政府在鐵路高架化工程完成後,進一步欲開發後火車站附近約7公頃的公有地作為商業使用。........

被忽視的制度暴力(徐世榮)
2018/07/20 蘋果日報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屏東縣政府在鐵路高架化工程完成後,進一步欲開發後火車站附近約7公頃的公有地作為商業使用。為了提升整體的開發利益,竟強行徵收附近公勇路上的民宅,由於居民不願配合,縣府乃於16日清晨,在大批警力支援下,派出怪手欲強行拆除這些房舍,其行徑就宛如是當年的苗栗大埔案。蔣月惠議員在得知消息後,隻身緊急趕往協助,欲阻擋怪手強拆,卻遭遇多數警力團團圍住,在拉扯中,除了自己受傷及衣服被扯破外,蔣議員在情急下也咬了女警的手臂,這使得蔣議員因此背負著暴力的罵名,而縣府也藉此將蔣議員移送法辦。

真正暴力者看不見

其實類似的場景在歷史中也屢屢發生。解嚴前,黨外人士或是政策受害者為了突破國民黨的威權統治,在街頭抗爭中時常會與警察發生意外的直接衝突,統治者也往往乘機擴大暴力衝突的畫面,刻意將抗爭者戴上暴力份子或不理性者的帽子,並由此轉移問題的真正焦點。而這也就是俗稱的「譴責受害者」,即掌權者透過法制設計及掌控,極度限縮政策空間,一般民眾根本沒有表達反對的機會,他們的權益受損,其實已經是政策的犧牲者,而當他們僅能以激烈抗議來表達其內心憤怒時,卻又被刻意冠上暴力者的封號,再度受到傷害及打擊。

那麼誰才是真正的暴力者?除了看得見的動口咬人者外,有沒有看不見的暴力份子?有的,而且他們才是真正的元兇。統治者並非客觀中立,會發展出一種「偏見的動員」,他們經由議程的設定及制度的安排,將特定參與者排除在外,使後者根本就沒有參與的機會。他們對於某些政策取向也顯得特別的喜愛,然而對於其他政策取向就給予排斥並壓抑,致使一些議題根本不被允許進入決策圈。因此,很自然的,一些行動者也就會被排除在決策之外,而他們的權益也因此被犧牲了。

所以,我們要問本案在進行都市計劃變更及土地徵收審議時,當地住戶是否有參與的機會?他們的聲音有否被聽到?他們在《憲法》上所應享有的權益有否獲得保障?基本上都是沒有的。這主要是因為縱然已經解嚴30多年,我國的都市計劃及土地徵收制度並不因解嚴而回歸正常的憲政體制,它們也不因政黨輪替而有所變革,都市計劃及土地徵收制度仍然是由極少數的統治菁英所掌控,所謂的公益性及必要性也皆是由他們來定義,一般民眾大抵都是被排除在政策決定過程之外。也就是說,台灣的都市計劃與土地徵收已經嚴重的變質,它們幾乎已經變成是統治菁英及財團派系用來進行土地投機炒作及土地掠奪的工具,而這也是強制迫遷問題在台灣會那麼嚴重的主因了。

掌握權力的屏東縣政府不思反省自己操弄都市計劃與土地徵收的制度暴力,卻反而歸責於社會弱勢這一方,這完全是在誤導視聽、也是在顛倒是非黑白,更展現出統治者的傲慢,非常不可取。更讓人遺憾的是,如今民進黨主政的屏東縣政府,其對待蔣議員的手法與過往國民黨對待黨外人士及民進黨的作法幾乎是如出一轍,這豈不讓人深感錯愕!


  • 您可能有興趣:

    星期專論》21世紀的AIT新館 獻給21世紀的美台關係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253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