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7,2018 07:57

小心 監察院別成了第四審

監察院11日發布新聞稿,表示要求就死刑犯謝志宏原確定判決函法務部轉請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研提非常上訴與再審,......

小心 監察院別成了第四審(王凡妮)
2018/07/17 蘋果日報
公務員、水瓶時代部落客


監察院11日發布新聞稿,表示要求就死刑犯謝志宏原確定判決函法務部轉請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研提非常上訴與再審,新聞稿洋洋灑灑臚列了諸多監委認為本案有瑕疵之處。監察院此舉,實有違反權力分立之嫌,更產生監院是否成了第四審的爭議。

轉請非常上訴惹議

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規定監察院行使彈劾、糾舉及審計權,《憲法》第97條謂監察院得提出糾正案,移送行政院及其有關部會,促其注意改善。監察院對於中央及地方公務人員,認為有失職或違法情事,得提出糾舉案或彈劾案,如涉及刑事,應移送法院辦理。因此從《憲法》條文可知,監察院固為憲政機關,其權限亦非無遠弗屆。而從《憲法》第97條觀之,涉及刑事犯罪之認定係屬司法權之權限,故當時制憲者當時即有此權限劃分之想定。此權限劃分在大法官釋字第585號解釋關於立法院調查權限爭議時,也再度被確立,亦即擁有調查權之機關仍然不可介入司法,甚至侵奪司法權。

大法官釋字392號解釋文已認定偵查、訴追、審判、刑之執行均屬刑事司法之過程,該等權限自屬於司法權之一環,而從前述《憲法》規定亦可知制憲者並未賦予監察權介入刑事司法之權限,因此監察權也非三級三審以外的第四審,就刑事犯罪之認定及法律適用仍屬於法院及檢察官之權限。監察院在現行法制度下僅能就陳訴案件當中涉及公務機關違法失職部分,予以糾舉或糾正,尚無從逕以監察院自己之認定,逕命檢察總長提出再審或非常上訴,縱使為之,應僅屬建議性質。

況現行監察法規對於陳訴案件所涉證據調查時,證據如何開示及供紛爭之兩造辯論,亦無程序規定可遵循,本已比刑事司法制度來得粗糙,倘逕以監察院之調查即可任意動搖有罪確定判決,無疑是讓監察院成為實質的第四審。且修憲後,監察委員之產生改採總統任命、立法院同意後,已失去民意機關之性質,其民主正當性更是薄弱,監委之任命也常被質疑淪為政治酬庸,更非針對刑事司法遴選專業人士聘用。因此,監委是否均具備刑事司法調查之專業性,是否有正當性可凌駕《憲法》權力分立框架,享有再審和非常上訴之程序再開權限,非無疑問。

刑事司法非其權限

《憲法》基本原則之一之權力分立原則,其意義不僅在於權力之區分,將所有國家事務分配由組織、制度與功能等各方面均較適當之國家機關擔當履行,以使國家決定更能有效達到正確之境地,權力之制衡,即權力之相互牽制與抑制,以避免權力因無限制之濫用,而致侵害人民自由權利。不論從法制度及監察院之功能觀之,刑事司法之權限本非監察院之權限。時至今日,我國已非古代,需要代天巡狩之欽差、御史。要保障人權,最重要的還是每個權限機關自重,並尊重法制度的框架限制。


  • 您可能有興趣:

    蘋論:言論自由不得立法侵犯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219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