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1,2018 13:40

王子榮專欄:老師為你好?談非典型霸凌

一般想到校園霸凌時會出現什麼印象?從電視上的報導或政府的宣導,在腦中可能出現的,......

王子榮專欄:老師為你好?談非典型霸凌(王子榮)
2018/07/11 蘋果日報
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一般想到校園霸凌時會出現什麼印象?從電視上的報導或政府的宣導,在腦中可能出現的,或有人際關係的霸凌,如同學間的欺侮、刻意排擠,或有語言的霸凌,例如嘲弄長相、打扮和穿著,當然也有肢體的霸凌,如暴力傷害行為。

當然記憶也會出現一些自己成長的片段,在那些校園的生活中,何嘗沒有因為誰長得比較胖就一起嘲笑他,或是因為看不順眼而聯合其他人故意冷落了誰,這些發生在同儕之間的,觀察的角度往往只是平行,對應近來發生的矚目校園事件,筆者看到的孩子們可能因為老師的行為而在校園生活中失速下墜,如果不及時彌補,將錯失接住的機會。

須建立新處理機制

最近談論最多的是一件板橋地區國中情侶跳樓自殺事件,依據目前揭露的訊息,這對孩子會走上絕路,並不是向來我們以為的家長阻撓(雙方父母反而約法三章並讓他們交往),反而是來自於班導師對避免國中生發展感情所施加的各項措施。

除了公開宣示不可有班對外,導師也利用同學成立「糾察隊」監視相互間的舉動,只要有風吹草動就要通報,儼然讓班級成為一個小警總,這對小情侶每天上學要面對的是老師從中讓同儕關係產生緊張與疏離,結果孩子以生命作為回應,老師的出發點當然是善意,但「我是為你好」卻成了通往地獄的催命符。

《教育基本法》第8條明白宣示「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而教育部發布的校園霸凌防制準則,對「霸凌」的定義,指學生於校園內、外所發生之個人或集體持續以言語、文字、圖畫、符號、肢體動作等方式,對他人為貶抑、排擠、欺負、騷擾或戲弄行為,進而造成不友善的校園環境(霸凌事件尚須經過學校防制校園霸凌因應小組確認)。

固然教育部煞費苦心對霸凌做了看似萬全定義,也不斷的在校園加強宣導,但顯然不足以因應這次的不幸事件。當老師成為營造不友善學習環境的主角時,學生該向誰求助?過去對霸凌的思考有必要翻轉,有賴匯集多方意見來建立新的處理機制,師生間的僵局要有一個出口,學生的弱勢必須被看見,更不宜把類似的行為歸類成不當管教來處理,否則將會見樹不見林,忽視了更多潛在個案,對此,教育部是責無旁貸,且刻不容緩!

政務委員林萬億日前投書談到了行政院目前積極推動的強化社會安全網計劃,裡頭自然是洋洋灑灑,涵蓋了社會工作、心理衛生、就業服務、教育、司法等體系整合,未來如何落實,全民都在看,但筆者相信,在社會安全網中,學校的教育絕對是銜接家庭和社會最重要的橋樑。

學生非「你的」學生

在孩子的成長歷程中,除了家庭外,還有大半時間是在學校,老師的一言一行都雕塑著孩子的未來模樣,如同近來引起討論的台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一樣,劇中天下父母心的作法,竟然是將孩子推入更痛苦的現實,這怎會是家長的初衷。

也希望各位老師們能理解「你的學生不是你的學生」,重新調整對待的方式,一起幫助孩子走過成長,變成更好的大人,這才是老師工作真正的價值。


  • 您可能有興趣:

    張潔平專欄:兩個「馬克思」,會在中國怎樣相遇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3117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