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5,2018 08:45

蘋中信:誰來補上校園霸凌防制的缺口

6月下旬,媒體披露一則國中生情侶相偕殉情的新聞。校長受訪時,原本還推測可能跟家長反對戀情有關。.....

蘋中信:誰來補上校園霸凌防制的缺口(苗博雅)
2018/07/05 蘋果日報
斜槓青年評論員


6月下旬,媒體披露一則國中生情侶相偕殉情的新聞。校長受訪時,原本還推測可能跟家長反對戀情有關。但學生家長反而提出遺書與社群聊天對話內容,將矛頭指向學校老師,認為是導師的羞辱責罰讓學生萌生死意。

看到這則新聞時,除了遺憾,還有些許憤怒,和更多擔憂。未成年學生最需要成人的支持與陪伴。但有力量、有責任協助未成年人度過難關的大人們,反倒在悲劇發生後互相指責。家長方面,認為責任在學校;學校一開始說原因可能是家長造成,在家長發聲後,才說先啟動調查,若屬實,將把導師送考績會議處。但教育單位把事件定位為疑似管教失當的個案,不碰觸校園「師對生霸凌」的核心議題,不檢討現行制度的問題,孩子健康快樂成長的權利,恐將因大人的疏忽懈怠,受到嚴重的侵害。

持平而論,人類選擇終結自己生命的理由通常很複雜,走上絕路的原因不應歸咎於單一因素。但,此案有當事人遺書、同學證言、被迫寫下的自白書等諸多跡證顯示,教師曾以數種公開或私下羞辱式的言行,加諸於兩位死者。就算不論此案,過往亦曾發生許多教師帶頭的校園霸凌事件,造成受害學生自傷的案件。然而,即使有這麼多前車之鑑,「師對生霸凌」的議題,在教育界還是得不到足夠的重視。許多遭受教師帶頭霸凌的受害學生,仍處於求助無門的困境。

學生對學生的霸凌,還可以透過教師的介入或庇護給予受害學生一個避風港。但若是教師也參與霸凌,受害學生根本無處可逃,所受壓力可能是生對生
霸凌的數倍之上。而義務教育的「強制受教」特性,讓學生無法離開學校,也讓家長未必有辦法對抗來自教師的壓力。在壓力超過學生可承受範圍時,可能就會發生無可挽回的悲劇。

無視「師對生」霸凌

「教師對學生」的霸凌,遠比「學生對學生」的霸凌更難處理。但教育部所定的《校園霸凌防制準則》卻非常荒謬的將「校園霸凌」的定義僅限定在「學生與學生間」,無視教師可能也會參與(甚至帶頭)霸凌的現實。準則內所設計的各種校園霸凌防制機制,僅適用在生對生的霸凌事件。師對生的霸凌則不適用。

師對生霸凌是典型的權力濫用行為。但現行的機制,只會將師對生霸凌當作是教師「個人」的「管教失當」來處置,無法探究整個校園的其他人是如何漠視、袖手旁觀、容任教師霸凌未成年學生。將霸凌的定義限定為學生對學生之間,也使教師無法建立對霸凌態樣的正確認知,誤以為只有學生之間才會發生霸凌,老師對學生只可能有不當管教,不會霸凌。因此讓許多不適任教師逃過檢視,被同僚認為只是「比較嚴厲」。殊不知其言行,早就踰越了管教的界線,而成為不折不扣的霸凌行為。

很多教師都會抱怨在教育現場遇到「怪獸家長」。但同時,在校園內恣意濫用權力的「怪獸教師」問題,也尚未得到足夠的重視。長期的威權教育,讓台灣人非常習慣服從權力者。除非發生性侵等絕對錯誤的行為,教師對學生的貶抑、排擠、欺負、騷擾或戲弄,都會被容忍為「只是在管教」。在某些人的觀念裡,教師甚至享有「使用暴力」的權力。這些錯誤的觀念,讓校園霸凌的防制,出現了極大的缺口。但願教育界能從過往發生的悲劇,反思「師對生霸凌」的議題,讓未來不再有類似的遺憾。

  • 您可能有興趣:

    救救病房的血汗家屬與血汗護理師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4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917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