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9,2018 15:54

聯合報社論/一個新品種的「政治貴族」出現了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的適任問題,最近成為各界討論焦點。外界較少注意的是,........

聯合報社論/一個新品種的「政治貴族」出現了
2018-06-09 00:07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的適任問題,最近成為各界討論焦點。外界較少注意的是,「台北畜產公司」總經理姚量議和吳音寧系出同源,同樣出身「台灣農村陣線」(農陣),同樣出身彰化溪州鄉公所。不同的是,姚量議今年才卅五歲,比吳音寧更年輕,卻更早出任北畜總經理;唯因其任命悄悄進行,沒有大動干戈趕人,因此未引起太多注意。

由於姚量議與吳音寧同時出任總經理,一年前吳音寧入主北農的人事發布時,溪州鄉長黃盛祿笑稱,「溪州鄉公所是台北批發市場的總經理製造機」,言下頗為自豪。農村子弟進入首都農產公司出任總經理原是佳話一件,但人才來源如此集中於一地一鄉和單一組織,難免惹來失之褊狹之譏。事實上,除了吳音寧與姚量議,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蔡培慧、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及國發會副主委曾旭正也都出身「農陣」;一個社運團體成員如此高密度地出任要津,似非尋常。

也因此,當吳音寧的適任與否受到外界質疑時,蔡英文立即在民進黨中常會指示黨政部門要協助她進行「政治攻防」,其間軌跡即不難理解。也因此,當台北市長柯文哲派人到北農公司查帳時,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立刻挺身護航,質疑「政風單位可以到民營公司查帳嗎」;其心態,也充滿迴護「自己人」之心,而非論斷是非。何況,如果北市府沒有資格對其所屬民營農產公司查帳,那麼農委會質問北市府不該查核北農,難道沒有撈過界?

「農陣」成員相繼入朝為官或進占要津,從積極面看,是政府重視社運工作者的訴求,並給予他們推動及實現自己理想的機會。但從消極面看,以推動社會運動的方式來推動政策,亦可能發生決策偏歧的問題,未必解決得了現實弊端,反而可能使整體情況惡化。尤其,像吳音寧這樣缺乏任何經營經驗,甚至看不懂財務報表,連應付平日複雜的管理工作都有困難,如何奢談改革?

再看,陳吉仲身為農委會副主委,他花了許多時間為吳音寧辯護及護航,反倒是今年以來發生各種果菜價格暴跌的「菜賤傷農」及「果賤傷農」問題,卻不見他提出什麼長短期解決之道。這種表現,農運人士出任農政高官,意義何在?同樣出身農陣的立委蔡培慧,去年在一例一休之爭中提出「做一給四,做五給八」的高額加班費,因為過度理想化引起大小企業和商家強烈反彈,最後要被迫修法改為核實計算。如此,也說明施政若徒託空言,結果將弄得社會紛紛擾擾,民眾無所適從。

從溪州鄉公所變成北市批發市場「總經理製造機」,到「農陣」成為入朝為官的「終南捷徑」,人們看到了一個新品種的「政治貴族」。這些政治貴族不論資歷如何,只要血統獲得認可,都可以乘坐「政治直升機」扶搖直上;一旦出了紕漏,也能享有高層撐開的保護傘遮風擋雨,事情的是非曲直即可以撇開不論。這樣的政治貴族,和威權時代的「皇親國戚」或「特權階級」其實很像,所不同的是,過去的做法只能暗中進行,當今的貴族卻是光鮮登堂。

換一個角度看,除了吳音寧等因能力不足受到質疑外,社運成員紛紛入朝為官的結果,不論是否要名之為遭到「收編」,都出現了「社運熄火」的現象。最明顯的例子,是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不顧環境的破壞,在深澳電廠環差案中投下關鍵的贊成票,背棄了自己的理想。此外,對於前瞻建設計畫中的獨尊建設、浮濫徵收、農地違章工廠就地合法等議題上,都不再看到農陣的積極身影。這樣的結果,只見民間社會的力量遭到侵蝕,卻未見政府效能提升,讓人扼腕。

這個新品種政治貴族的出現,除近親繁殖,彼此護航,更模糊了是非曲直。

  • 您可能有興趣:

    中選會不適合擋反同婚公投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訓練用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89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