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8,2018 06:25

蘋中信:讓受苦者的痛可被聽見

資深媒體工作者傅達仁,因胰臟癌末期前往瑞士,在台灣時間6月7日下午5時進行安樂死。......

蘋中信:讓受苦者的痛可被聽見(呂秋遠)
2018/06/08 蘋果日報
律師


資深媒體工作者傅達仁,因胰臟癌末期前往瑞士,在台灣時間6月7日下午5時進行安樂死。對於傅先生而言,做這樣的決定而「客死異鄉」,想必並不容易。在遠赴瑞士之前,傅先生也希望國內能盡速通過類似法案,「消極」的協助某些瀕死病人善終,然而台灣目前僅有《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得以拒絕無效醫療而已。至於《病人自主權利法》雖在明年初要實施,但也僅止於5種對象得以適用,因此傅先生只能在輾轉反側後,最終選擇到瑞士,也獲得許多人的支持。

明年即將實施的《病人自主權利法》中,可終止或撤除急救的對象,可分為下列5種:末期病人、處於不可逆轉之昏迷狀況、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者、病人疾病狀況痛苦難以忍受、疾病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其他合適解決方法者。當病人符合臨床適用對象之5項條件,醫師可依患者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後,或是健康時所立的「預立醫療決定」,終止、撤除或不施行急救及維生醫療。此時,除非重大過失或違反病人預立的醫療決定,醫師不需負刑事與行政責任。

安寧照護仍需努力

過去根據《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如果病患因故到院,經兩位專科醫師判定呼吸、心跳停止,且死亡已不可避免時;醫師依法不為其施行電擊、心肺復甦術、呼吸插管、葉克膜等延命醫療。而今《病人自主權利法》則是進一步規定,當因病無法由口進食,拒絕插鼻胃管或胃造口灌食時,可透過預立醫療決定,不施行急救醫療。目前的新法已經與多數國家拒絕無效醫療與尊重病人尊嚴的規定相符,然而對於許多人而言,仍然為德不卒,希望更進一步推動消極或積極協助死亡的立法工作。

對於這些人而言,之所以支持安樂死立法,並非只有《病人自主權利法》在適用對象、實際操作上,仍有許多尚待討論之處。在民風尚稱保守的台灣,為何會有為數不少的人,竟然會支持積極或消極的幫助死亡,也就是認為「與其痛苦活,不如痛快死」的念頭?安寧緩和醫療在台灣早已推行多年,但整合性的安寧照護體系,在品質、經費等都還有很多需要努力之處,而背後所牽涉的醫事人員教育、健保給付、公共衛生宣導等相關問題,更是複雜難解。尊嚴的走完人生最後一程,而且尊重自己拒絕無效醫療的權利,大概是許多人希望立法通過的主因,但是國家能做些什麼?在生命倫理與病人自主權的兩難裡,國家能做的,就是減輕病人周遭家屬的負擔。

建老年重病安全網

事實上,台灣的安寧照護雖然品質極佳,但卻還有相當大的努力空間,現在簽署DNR(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的民眾只有40餘萬人,多數民眾是在病重、意識不清楚的情況下,由家屬簽立同意書,而投入安寧醫療的醫事人員承擔過多的壓力,數量也嚴重不足。此外,長照制度目前才剛開始規劃,社會福利系統則是不足以拯救病人家屬的負擔,這些問題讓許多人嚮往安樂死(好死),以免拖累自己的親人(歹活),這都是在思考是否要制訂相關法令前,必須先處理的議題。

傅先生的故事,不應該讓我們直接下結論,認定我國應盡速推動安樂死的立法制度,而是在大規模老化已經是事實時,我們應該如何思考建立老年與重病安全網,讓受苦者的痛可以被聽見,或許,在討論安樂死之前,這是可以先前進的方向。


  • 您可能有興趣:

    核電廠靠強化水塔提升耐震?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86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