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4,2018 10:09

是時候台灣討論安樂死公投了

傅達仁又到瑞士去了,他在臉書公開在瑞士尋死的日期;2017年底,他也去過瑞士一次,.......

是時候台灣討論安樂死公投了(江盛)
2018/06/04 蘋果日報
嘉義基督教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傅達仁又到瑞士去了,他在臉書公開在瑞士尋死的日期;2017年底,他也去過瑞士一次,但因故又回到台灣,回國之後,蔡英文總統也和他會面,聽他訴說他的死亡哲學以及對死亡權的看法。這一回,他的死意更堅定,他提到他和家人兩趟瑞士行將自費300萬元。

不久前,澳洲也有一位高齡104歲的生物學和生態學退休教授古道爾,因為老弱,在死亡權組織「解脫,國際」(Exit International)的協助之下,飛到瑞士尋求安樂死,他在最後的記者會上說:「我度過美好的一生,不怕死亡。」他甚至選擇貝多芬的《快樂頌》交響曲,當死亡那一刻的床頭陪伴音樂。他向瑞士民眾表示感謝,對不得不離開澳洲家鄉前往瑞士表示遺憾,因為瑞士目前是唯一為外國人提供輔助死亡服務的國家。

求好死憑運氣關係

從已經去瑞士尋死的統計數字來看,以德國、法國和英國人佔最大多數,每個人的花費約在台幣60多萬元。瑞士協助死亡的人道組織了解這樣的困難,因此提出一個問題,每個國家都有許多因為疾病不堪忍受的痛苦而想要死亡的人,為什麼在他們的國家,社會不能努力讓安樂死合法化呢?這也可以減輕瑞士目前的沉重負擔。

安樂死合法化存在先進的西方國家,包括荷蘭、比利時、盧森堡、瑞士,而美國加州繼奧瑞岡、華盛頓、佛蒙特和蒙大拿等州,在2015年也通過醫師協助死亡法案,成為舉世支持安樂死的最大版圖,但這些國家都沒有協助接受外國人的人道組織和團體來統籌這一件複雜不容易的步驟。

臨床上,因為疾病而喪失生活品質與尊嚴很多,這些人的困境並沒有因為現代醫學的進步而獲得改善,更糟的反而是陷入不能好死的悲慘命運中。包括台灣在內,許多醫師都知道提供病人足夠,甚至高過劑量的鎮靜止痛藥,但這些行為幾乎秘密,甚至只有醫師的至親才享有這種福利,醫師協助死亡的行為地下化,不見討論,因此現代人求一個好死全憑運氣和關係。

合法死亡權並非純粹讓人想死;相反的,合法安樂死的存在,讓病人面對身體帶來的苦難,可以更有勇氣活下去。人有死亡的權利,成熟的公民社會可以克服複雜、偏見和恐懼心理,而安樂死是人權和自由的高度象徵,人必須擁有在必要時結束自己生命的權利。

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因為疾病、意外,使活下去變得不堪忍受。生命如果變得讓人無法忍受,自殺就是一項理性而正當的行為。當生命遭逢難以承受之重,人類高貴的自由心靈,渴望藉由同理心和同情心的同類,獲得解放;雖然自殺者未必需要這些協助。

須尊重病患自主權

安樂死合法化的過程,彷彿無邊平原的兩道車輪痕跡,兩條平行主軸的一邊是個人自由,另一邊是存在的價值,而聯繫各種思維的軸承是當事人的最佳利益,而尊重病患自主權是最高的醫學倫理。安樂死合法化是成熟社會指標,兼顧邏輯和理性,尊重情緒和受苦,是存在主義的極致。

在傅達仁和許多人的努力下,雖然台灣目前仍然沒有死亡的權利法案,但情況已經有轉機。就我所知,如果一切順利,2018年底的選舉,台灣人很可能有機會公投一個安樂死的主旨,希望「你(妳)是否同意,意識清楚的重症病人經由諮商團隊評估,取得共識後,可由醫療團隊協助死亡」的這項公投主文,能夠順利通過民意考驗,再交由立法院盡速通過醫師協助死亡的法案。


  •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人權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82860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