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5,2018 06:43

蘋中信:「三高一低」的社工實習生

一般人在評價社會工作者的職業時,如果完全沒概念,大概會傾向把「社工」與「志工」或「義工」混為一談,.........

蘋中信:「三高一低」的社工實習生(呂秋遠)
2018/05/25 蘋果日報
律師


一般人在評價社會工作者的職業時,如果完全沒概念,大概會傾向把「社工」與「志工」或「義工」混為一談,如果有基本概念,大概會把社工視為「富有愛心、幫助別人的工作」。

然而,社會工作者的工作不應該與「愛心」直接掛上等號,他們主要處理的業務,與親權(監護權)訪視、家庭暴力、老年照護、青少年、單親、性暴力等與家庭相關,勉強說來,與「愛心」關聯的議題,大概就是與「錢」有關。工時高、工作要求高、危險性高,但是收入低,所以需要大量的愛支持。而這樣的「三高一低」,從大學的社工系培養歷程就已經開始。

每當時間接近暑假,社工系大三以上的學生就要面臨實習的問題。照理說,實習是一種良善的制度,讓學習3至4年社工理論的學生,得以在前輩的帶領下,提前了解社會工作的職場環境與工作內涵。這樣的設計在設有社工系的大學中都存在,也行之有年,對於學生提早適應職場當然有幫助。然而,實習制度至少存在3個問題:強制必選、制度設計與實習津貼。這3個問題,對於正要實習的學生來說,是無法承受的重。

強制必選,對於未來還不能確定是否要從事社工行業的學生來說,就是一件相當沉重的議題。如果要取得社工系的學位,就必須要在三年級暑假時去各機構實習,但是有些中低收入戶的學生,必須在暑假打工賺取學費與生活費,如果強制一定要在暑假完成實習,對於他們而言就會面臨兩難。事實上並不是所有學生都願意在畢業後從事社工的行業,而從社工系所學的知識,也不是只能運用在社工行業上。是以學校應該考慮對於強制學生選修的實習項目做調整,才不會讓實習生演變為廉價勞力的提供者。

改善近貧協助赤貧

就制度設計而言,大部分局外人在探討實習制度時,都會以「實習生什麼都不懂,正職人員花時間訓練」等語,作為實習制度「對學生有利,但是對機構是累贅」的說法依據。然而許多的實習機會,處於兩種極端,第一種是讓實習生只能從事雜務工作,對於機構的實際服務內容完全不了解。第二種是讓實習生跟正職員工一樣工作,新手上路就要處理個案的情緒困擾。這些對於學生而言,都不是好的實習方案。因此社工系在考量如何設計實習內容時,必須與願意提供實習機會的機構、參與實習的學生等3方認真討論概念,至少要讓學生知道自己未來兩個月所要從事的工作內容,與生涯規劃有何關聯性,並且可以在適當人選的帶領下,知道未來可能面臨的工作內涵與風險,更能夠拿到適當的實習分數,不會因為違抗督導就落得實習不及格的下場。

最後是實習津貼,目前的實習制度都是無償,或者僅會提供少量的車馬費補助。就公益團體的財務困窘現狀來看,有論者以為,能提供實習機會已屬不易,怎麼還能想要實習單位提供保障?然而實習生在《勞基法》上也有其地位,況且實習生在機構工作時,總是已經提供相關的勞力服務給單位,怎麼能夠不給任何薪資?未來這些人都是社會工作者的重要新血,「近貧協助赤貧」的慘狀本就應該改善,否則只會讓新人望之卻步。

是以,社工實習制度當然有其必要性,也不應該全面廢除。但是就制度本身的缺陷,隨著社工在衛福體系的重要性日漸增加,也必須有所調整,否則只會讓社工系學生淪為被剝削的對象,甚至對於以後的社工生涯不抱任何期望,這是校方在規劃課程時,應該要注意的議題。



  •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公共行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63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