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4,2018 06:39

【反方說法】提高部分負擔是無效作法

衛福部與健保署甚或部分醫界,以大醫院(常指醫學中心)門診壅塞,並為促進分級醫療為由,.......

【反方說法】提高部分負擔是無效作法(滕西華)
2018/05/24 蘋果日報
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


衛福部與健保署甚或部分醫界,以大醫院(常指醫學中心)門診壅塞,並為促進分級醫療為由,同步拉大民眾至區域醫院以上層級與急診的部分負擔金額為手段,然而大醫院門診繁忙,不僅僅是病人崇尚大醫院的迷思而已,這種現象與制度、配套和教育都相關,部分負擔金額的提高是其中最無效且最便宜行事的方式!錯誤的手段如何能達到正確的目標呢?

有些人難基層就醫

諸多民眾不是不想至基層就醫,而是根本無法到基層就醫。首先,基層診所不若醫院,設立之時,除了復健科診所與衛生所外,並未要求須符合無障礙建築規範,門檻或樓梯等都是障礙,所以許多診所,超過百萬的身心障礙者甚至是長照失能老人根本進不去,加上檢查設備(如X光機)無法提供身障者使用,而奔波至醫院;其次,多數重大傷病患者,如癌症或罕病等等,基層並沒有提供這類病人的照護系統,經常連感冒也都被大醫院醫師告知應該回原醫院就診;再者,許多藥品的給付都要經過一些檢查(驗),若基層沒有這些檢驗設備,病人也會直接到醫院去就診;而絕大多數健保特約藥局很多昂貴的藥品或特殊藥品(如癌症、罕病或較貴的藥),都未能提供調劑,這些病人都是因為環境與制度的問題而「被迫」至大醫院就醫,如此調漲部分負擔,形同搶劫。

過去10年,健保署為了讓醫療資源更有效利用,也避免民眾逛醫院或科別,除了家醫群的推動外,尚包含醫院「以病人為中心的整合性照護」與「慢性病處方釋出」等諸多政策,鼓勵醫院實施整合性照護,希望以支付制度鼓勵醫院能夠讓病人固定醫院就醫,並整合到一個科別、統一用藥;初期因為虧本醫院叫苦連天,時至今日,許多病人成忠誠病人後,卻成為懲罰的對象?再者,醫師診治病人時,若未能確診,通常以症狀治療為優先,筆者在幾次討論分級醫療的場合,連醫界(醫學會或醫院)都無法肯定輕症表現(如咳嗽或腹痛、頭痛等)究竟是否真屬於「小病」而爭論不休,導致制度上要實施大醫院初級照護一定比例不給付的政策,也難以取得醫界共識,那麼,欠缺醫學知識的病人,能夠分辨小病或大病嗎?

常見新聞報導,某醫院(醫師)今年或本院第一例OO手術成功;或是本院今年剛購買了最新的XX儀器或先進的手術設備,號稱可以檢查出極小腫瘤或治好別人治不好的病,這些軍備競賽資訊難道不是在吸引民眾就醫嗎?甚至基層診所都會標示出某大醫院醫師的資歷,這些都是分級醫療的矛盾資訊,意在告訴民眾:我才是值得您信賴的醫院與醫師!人都想要活命或是讓病趕快好,若此,怎能怪民眾一味往這些醫院跑呢?政府不管控這些訊息,只是提高民眾部分負擔,能夠達到分級醫療的目標嗎?

不要因為走得太遠,而忘了怎麼開始!民國84年全民健保的開辦便是保障民眾不因病而貧。然而部分負擔的調漲,完全背棄了這個精神!根據國家醫療保健支出報告,我國民眾自付額比例跟OECD國家比,不斷提升,成為前3名。健保開辦至今,部分負擔共計調漲5次,不但越調大醫院越多,且並未改變醫院與基層的門急診就醫分布,這其中不僅民眾就醫行為觀念未改變、對基層信任度未提升、醫院體系本身走火入魔的軍備競賽,醫療體系無論上轉或下轉,不習慣轉診作業,口頭建議轉診取代書面協助轉診,病人還是要靠自己找關係弄床位、凌晨排隊掛號,何來轉診?

病人是用腳選醫院

沒人願意奔波勞苦的就醫,病人是用腳選醫院,台灣近500家醫院,考量便利性與可近性,民眾不去醫院就醫也難!分級醫療與提高醫療的有效利用率是國家必須走的路,然而歷史已告訴我們,部分負擔的調整,無助分級醫療!持續調漲診察費,並實施整合性照護方案、醫療品質改善方案等,使各層級的門診初級案件數往好的方向改變;根據健保資料分析,近年基層的案件數增加,而醫院層級之初級照護率持續下降,這些成果,並非調漲部分負擔,乃因持續地對民眾宣導就醫觀念,加上支付制度導向所形成的醫療供給者行為改變而成。做「對」的事比做「快」的事重要,此時應加強基層與醫院的雙重轉診誘因與效果,並且持續強化基層量能,讓民眾願意回到基層來,才是根本之計!


  • 您可能有興趣:

    月票怎樣才划算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公共行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5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6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