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3,2018 07:00

別讓新巨輪成另一個龍發堂

新北市有一群身心障礙朋友,為了在這個沒有足夠生存支持的台灣社會中過活,........

別讓新巨輪成另一個龍發堂(劉俊麟)
2018/05/23 蘋果日報
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
理事長


新北市有一群身心障礙朋友,為了在這個沒有足夠生存支持的台灣社會中過活,他們選擇聚在一起,像是住宿舍、也像是集中營般的一起生活,透過街賣的方式想辦法賺錢生活。他們利用大城市的密集人口為行銷要件,運用螞蟻搬豆的精神,街賣物品,為了節省居住支出,他們落腳新北市,租用鐵皮屋工廠隔間生活,或許因為最近一些工廠大火傳聞不斷,鐵皮屋隔間居住的違法事實,讓新北市政府前去拆屋(編按: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的事件躍上新聞版面。

障礙者街賣以謀生

我時常思考有關身心障礙者街賣的議題,一直沒有很好的答案,有人說這是販賣愛心,也有人說這是障礙者少數能夠謀生的方式,唯一能夠確定的是,當我面對這樣的街賣,會本著自己的生活習慣,不隨便購買。會讓我願意掏錢購買,只有兩種狀況:一種是我當下想要他們正在銷售的物品。因為我個人購物向來就會比較價錢,購物習慣會是賣場和社區雜貨店,街賣對我來說吸引力非常低。因為我也不認為障礙者的街賣是在販賣愛心,所以這樣的販賣方式就沒辦法吸引我。當然也有例外的狀況,例如賣障礙者自己的手作品,或是演唱會的螢光棒等等,具有獨特性是其他商店買不到,而我又喜歡的物品,或是應景的產品,這樣的情況下我就會購買,而且通常不計成本。

讓障礙者融入社會

另一種狀況則是販售者是智能障礙者,我看過一些蠻負責的民間組織,會由輔導員陪同智能障礙者在大街上叫賣,好的輔導員往往叫賣的比智能障礙者更加賣力與響亮,我會基於支持的心態,同樣也是不計成本的購買。因為對於智能障礙者來說,地點或許不會是他們完全理解的要素。

偶爾會聽到有關障礙者庇護工場的負面消息,沒有辦法提供接續合適的就業機會媒合,然而新巨輪的這一群朋友們卻是不需要庇護工場的實際售貨員,如果有人願意出資,提供一群障礙者經營一家賣場,那我應該會成為賣場的鐵粉常客。可惜的是,目前並沒有此遠見的投資者,能夠看見這一群人的銷售能力與商機。

於是庇護工場永遠是庇護場所,進去之後真正能夠進展到庇護就業的人數非常少,透過新巨輪的朋友,再一次顯現出我們政府機關、社福團體和實際障礙者之間的鴻溝。

其實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居住空間,解決了住的問題,才能讓障礙者可以思考謀生的方式,而政府在支持障礙者謀生工作的同時,除了給予職業訓練,更可以透過法令限制,強制企業僱用一定比例的身心障礙員工,相信企業就會很認真的思考身心障礙者可以從事的工作項目,而民間單位則可以把原來放在庇護工場的心力,全力來探討與協助身心障礙者在各種職場的「合理調整」,以期讓身心障礙者可以真正的融入社會,而不是在一種被歧視或誤解的狀態下夾縫求生。

住機構無自主人權

新巨輪協會的努力或許在未來的20年會看見成果,但是也有可能會變成另一種龍發堂的社會事件。透過新聞描述,新巨輪的朋友們共同的心聲是不願意被安置在機構中生活,雖然機構管住、管吃還有一定的支持服務,為什麼他們卻不願意住進機構呢?主要的原因是:住在機構沒有自我、不能自主生活。如果我們社福圈到現在還不明白這一點有多麼重要,真的是枉為社會工作者了。新巨輪點出了我們社會對於身心障礙者協助支持的貧乏,點出了財稅制度、經濟支持對於身心障礙者是多麼的不足,也點出了目前機構的不重視人權和住民權益受損卻無人在乎的荒謬,當然也點出了身心障礙者要工作謀生是多麼的辛苦。

一個小小的新巨輪協會,幾位努力掙扎求生存的身心障礙者,一間不合格的窩居卻又在身心障礙者心中贏過安置機構的鐵皮屋,已經點出了我們目前一再將社會資源投入錯誤的方向。我們仍然將大把大把的鈔票投入機構,我們仍然無視機構住民的自主人權,我們仍然在想著身心障礙者福利服務應該要有排富條款,我們的辦法仍然沒有讓身心障礙者融入社區的方式。我們社福圈的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荒唐和落伍。但願「新巨輪」這3個字不會演變成另一個「龍發堂」的事件。


  • 您可能有興趣:

    名家觀點/嚴審財報 強化公司治理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60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