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1,2018 19:49

蘋中信:歎為觀止的古人金融智慧

「問世間,『錢』為何物?直叫人死生相許!」這是多年前我寫的文章所用的題目,是仿照金朝元好問詮釋「情」的名句,....

蘋中信:歎為觀止的古人金融智慧(吳惠林)
2018/05/21 蘋果日報
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問世間,『錢』為何物?直叫人死生相許!」這是多年前我寫的文章所用的題目,是仿照金朝元好問詮釋「情」的名句,將「錢」取代情更為傳神。不過,儘管有這樣的感觸,但金錢、貨幣究竟是什麼,縱然「貨幣銀行」早已是一門學問,教科書更到處都有,還是議論紛紛、莫衷一是。更令人擔心的是,20世紀以來,金融風暴一波接一波,而且愈來愈大,顧名思義,就是金錢惹的禍。

在台灣,1980年代那場轟動一時的「蔣(碩傑)王(作榮)」論戰,貨幣其實才是真正主角,而蔣王兩人對貨幣該扮演的角色有著南轅北轍的看法。學術上是「貨幣是否具中立性」,或者貨幣是「流量」或「存量」的看法。蔣院士一生抱持「貨幣是流量」有如「人體的血液流動不止」,是「交易媒介」,只承認「狹義貨幣」。不過,他的看法畢竟屬於少數,就連自由經濟名家、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利曼(M. Friedman, 1912~2006),也都是存量的支持者。是否就是存量概念壓倒性勝利,於是金融資產、槓桿、金融炒作才愈來愈熱,而貨幣政策、金融泡沫、金融風暴才與我們長相左右?

無論如何,吵嚷不休應該還會持續,而金融貨幣究為何物,還是難有定論。不過,或許我們會認為貨幣金融是現代產物,而且也將貨幣金融與人文分開,其實並非如此。就在前些時候幫一本金融讀物撰寫序言時,偶然看到「大紀元」網站中「歷代名人軼聞錄」刊登的「錢是什麼?《錢本草》說破謎底」短文,頓時如醍醐灌頂般的開悟。

對錢遠離倫理道德

文章介紹的人物是1千多年前唐玄宗開元時期的宰相張說。張說3次出任宰相,仕途坎坷,歷仕四朝、三秉大政,掌大唐文壇30年。晚年時(70歲)寫了這一篇奇文《錢本草》,文章不長,只200餘字,但很精闢。

「本草」,就是藥材,把錢作為藥材來論述藥理,讓人歎為觀止。張說先將「錢」這種特殊的藥材定位為「味甘、大熱,有毒」。錢讓人有飯吃、有衣穿、有房住,保證人們的生存,所以「味甘」。但對錢的追求要有度、要講道,否則便會讓人變得瘋狂,挖空心思斂財,導致「大熱」成了金錢的奴隸。錢是有藥性的,服過頭便會產生副作用,會「中毒」,使一些貪婪的官員最終鋃鐺入獄,甚至喪命。

張說告誡世人,「一邊積攢,一邊施財,可稱為道;不把錢當作珍寶,稱為德;獲取和給予適當,稱為義;不求非分錢財使用正當,稱為禮;能廣泛地救濟眾人,稱為仁;支出有度歸還有期,稱為信;得到錢又不傷害自己,稱為智。用這7種方法精鍊此藥,可以長久地服用,使人延年益壽。如果不是這麼服用,就會消減情志,損傷精神,千萬要小心別犯錯。

當今人類對錢的看待及使用已遠離這7種基本倫理道德,無怪乎金融風暴愈演愈烈,實有必要趕緊找回古人的智慧,以免被錢淹沒。這篇《錢本草》奇文網路上唾手可得,煩大家將之大力推廣吧!



  • 您可能有興趣:

    迷信獨立董事的年代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經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59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