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1,2018 18:34

經濟日報社論/突破低薪對策 說說而已?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召開記者會,說明薪資現況,以及政府因應低薪對策,民眾看到的是,政府用失真的平均數來誇張薪資現況以宣揚政績;....

經濟日報社論/突破低薪對策 說說而已?
2018-05-20 01:07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召開記者會,說明薪資現況,以及政府因應低薪對策,民眾看到的是,政府用失真的平均數來誇張薪資現況以宣揚政績;把低薪的責任推給經貿密切的中國、太多的外勞和大學生,以及勞工對老闆加薪無感。最後提出來的政策解方,根本沒有對症下藥。

首先,官員用平均數呈現薪資現況,顯有誤導民眾之嫌,因為平均數易受極端數值影響,例如把吳音寧的月薪(至少21萬元),和五位月薪2.2萬元的年輕人合計,月薪平均數為5.3萬元,平均數即完全扭曲普遍低薪的事實。因此,賴院長說去年勞工平均月薪達4萬9,989元歷史新高,只讓低薪族更為反感。

較能精確反映薪資的是中位數,2016年為4萬612元,顯示至少一半的勞工薪資低於4萬元;主計總處資料顯示,月薪3萬元以下的勞工占了31%,3萬至5萬元以下則近50%,可見八成勞工月薪不到5萬,財政部2017年8月的薪資調查,也顯示月薪低於4萬元者占約六成,這才是低薪的實況。

而即使用平均數比較,2016年的月均實質總薪資為4萬6422元,比2000年的4萬6605元還低,2017年雖然微增至4萬7271元,也只比17年前增加了600元而已;今年首季實質總薪資(含年終績效獎金)就算高達5萬9852元,但2015年第1季也有5萬9018元,代表這三年來實質總薪資只增加了774元,又有何值得炫耀之處?再對照蔡總統說過基本工資3萬元是她的夢想,賴院長說過照服員薪資低於3萬是做功德,副院長「假設」最低工資每年調整6%則七年內就可到達3萬等等說法,上述數字顯得刺眼誇張,也讓政府和人民的距離愈來愈遠。

其次,行政院好像在舉辦「低薪研究」的學術研討會,指出低薪的五大因素,除了全球化、過度教育讓學歷貶值、外勞增加拉低平均薪資,雇主有加薪但勞工無感之外,竟然「2017年薪資已經顯著成長」,也是「薪資停滯不成長」的原因。高層官員如此的邏輯能力,如何讓民眾寄予突破低薪的厚望?

民眾不免要問,全球化如果是台灣低薪的原因,為什麼高度國際化的星、韓卻把台灣的薪資甩得遠遠的?是兩岸投資和貿易密切的「中國因素」在危害薪資嗎?回歸中國的香港,為何薪資能不斷成長?難道台灣要切斷兩岸經貿投資,繼續邊緣化,才能提高薪資嗎?

至於「過度教育讓學歷貶值」,似乎在責怪當初主張「廣設大學」的教改專家,教育部管制專業,抑制人才,甚至介入大學自主,大開產學合作的倒車,讓學用落差不斷擴大,是否應負最大責任?蔡總統主張年輕人高中畢業不妨進入職場,甚至建議先去當兵,又難道就是低薪的解方?

「外勞人數增加,拉低平均薪資」的說法,更凸顯政府有失厚道。因為外勞人數僅占整體受雇勞工8%,影響均數不大,反而抒解產業缺工和撐起社福(尤其長照)的破網,功不可沒。

研議中的新經濟移民法,擬針對中階技術的產業、社福外勞月薪分別訂為4.1萬、3.2萬元,豈不是拉低薪資水準,跟行政院的低薪研究自相矛盾?

最後,政府並沒有針對五個原因「對症下藥」,提出的五大短期措施都是細微末節,難以見效。例如針對占公部門僱員3%的派遣勞工提高工資至3萬元,只能做做樣版,哪來效果?提高時薪不是本來就要定期檢討的例行措施?一例一休變來變去,強迫加薪若導致企業反彈,誰敢相信政府能夠把持得住?

而五大中長期措施則像是遠在天邊的政策口號,兩年過去了,蔡總統承諾的中高齡就業專法、最低工資、派遣保護等專法呢?能源、教育、勞動、兩岸政策失靈,投資不振的五缺都還沒有解決,又如何增加投資、加速產業升級、提升人力素質、縮小學用落差?如果政策無法提升勞動生產力,又造成人才流失,突破低薪都是說說而已。

  • 您可能有興趣:

    薛承泰/全民皆輸的年改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公共行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2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59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