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2018 23:17

焦點評論:馬總統別怨了 快訂關說罪吧

昨日,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因洩密案遭判刑4月,我們為他惋惜。他耿耿於懷的是:「關說司法沒事,.........

焦點評論:馬總統別怨了 快訂關說罪吧(林達)
2018/05/16 蘋果日報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


昨日,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因洩密案遭判刑4月,我們為他惋惜。他耿耿於懷的是:「關說司法沒事,處理司法關說的人卻被起訴,公理何在?」這話確實引起許多人共鳴,甚至因此為馬英九打抱不平。但歸根究柢,問題恐怕還是會回到馬英九身上。因為,馬任內,雖然增設「廉政署」,卻沒增修「關說罪」(正式名稱是「影響力交易罪」),放任整個反貪腐法令漏洞百出、七零八落。

就好像花大錢招兵買馬,創設一支新部隊,卻沒製造彈藥,士兵很難上戰場,多數只能站哨。最弔詭也最悽慘的是,竟然禍延自己。

當年,如果早就有「影響力交易罪」,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先生當然可以最高檢特偵組之職權,主動簽分偵辦涉嫌「影響力交易罪」之人,何況,去關說的人怎會沒拿好處,難道都是做義工嗎?無論最後能否順利查到起訴,至少過程中會平衡調查,符合社會期待與正義。偏偏,我國就是法制不備,沒有這條「影響力交易罪」。

黃世銘主觀認為,雖然意外監聽到關說司法,但關說本身又沒罪,就只能用行政或政治來解決,所以夜奔總統官邸報告了。筆者並非為誰粉飾,但「關說沒罪」就是我國現狀。難道馬前總統和黃前總長被判刑確定的悲劇,不是因為我國反貪腐法令不足,加上一連串人為和政爭所造成的嗎?

「影響力交易罪」是《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第18條與《歐洲議會貪污刑法公約》第12條,都共同要求締約國應當立法的條文,目前已訂有此罪的簽約國有法國、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時、巴西、阿根廷等數十國。此罪之基本構成要件是:公務員意圖影響其他公務員之特定職務行為,而要求、期約或收受不正利益,即可能成立犯罪,且行賄者也構成犯罪。此外,美國聯邦《刑法典》18 U.S.C. § 1951(Hobbs Act),日本《刑法》第197條之4「斡旋罪」,也都有相同立法,以斷絕公務員間之不當關說。這在我國民代關說文化下更有立法意義,能降低權貴透過民代關說的可能,提升公部門的廉潔度與服務人民的平等性。

補反貪腐體系漏洞

其實,《聯合國反貪腐公約》在2005 年生效,馬英九隨後在2008年就職,既然矢志反貪腐,更風光創設廉政署,當時為何不務實修法,徹底強化反貪腐體系各項法令?面對學界、實務界不斷倡議修法,不理就是不理。即便日前筆者撰文建議新增的「不當餽贈罪」,也是美國、德國等國家行之有年的立法例,歷屆政府和立法院不理就是不理,任由關說施壓、不當餽贈橫行於民代與公務員間;吹哨者法案也不立,小公務員誰敢檢舉?民代政治獻金、選舉經費申報更是僅供參考,毫無公信力可言。

政壇積弊成風,孰令致之?今日再來抱怨「關說司法的沒事,處理司法關說的人被起訴」,為何當初有權力時不積極完善法制,只設「廉政署」就要反貪腐?倘若當年好好推動「影響力交易罪」修法,縱然黃世銘跑來報告,也可大聲斥退,並要求其自行依「影響力交易罪」偵辦即可,又何須勞總統之尊跳下來處理院長、部長涉嫌關說之事,最後演變成洩密。

事已至此,亡羊補牢,猶未晚矣。建請執政黨、在野黨和立法委員借此教訓,通力合作趕快修法。千萬不要再拖了,我國的反貪腐體系已經夠爛了。最後要提醒,我國於2015年5月20日公布的《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依本法第7條規定,3年內應完成符合公約的法令修訂,這事是我國自找的。其中,「影響力交易罪」就是3年內應該完成的修法項目,既然自己找事,就請趕快修法,所剩時間不多了。


  • 您可能有興趣:

    焦點評論:救人的醫生,不該是罪人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司法法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48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