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2018 21:52

揭穿環境刑法上的紙老虎

《看見台灣》紀錄片揭發日月光排放含有重金屬的污水染紅後勁溪的畫面,至今仍記憶猶新。..........

揭穿環境刑法上的紙老虎(古珮嫆)
2018/05/16 蘋果日報
台灣要健康婆婆媽媽團協會顧問


《看見台灣》紀錄片揭發日月光排放含有重金屬的污水染紅後勁溪的畫面,至今仍記憶猶新。各界期待司法主持公道,多年後直到更一審,最重也只對員工依《廢棄物清理法》處1年多有期徒刑的緩刑判決,二審還曾出現無罪判決。

日月光照出台灣環境污染的冰山一角,也照出法規的嚴重不足。《刑法》第190條之1雖針對排放毒物或有害健康之物而污染空氣、土壤、河川或其他水體的行為有相關規定,但通常只出現在判決理由,因為不論在日月光或諸多污染事件中,都沒打擊到任何犯罪過。

原來在於條文當中存在「致生公共危險」的要件,只當行為已經造成「具體危險」,並且可以證明具有「因果關係」,才會成立犯罪,學理稱為「具體危險犯」。若犯罪造成的危險具體可見,還不至造成困擾。偏偏污染環境的有害物質通常無法肉眼觀察,又很容易擴散稀釋,難以追查影響範圍,想讓它顯得「具體」其實並不容易。

難以證明因果關係

又即使有具體危險的確證,介入因果關係的因素也會隨著污染範圍的擴大而增加,幾乎不可能不被其他因素干擾,所以法院固也承認銅、鎳超標對人體有害,但因為還有長期累積和其他工廠的因素,所以仍不能證明是日月光造成。難道足以染紅一條溪的污染卻不足以造成公共危險嗎?

事實上,有害物質一旦進入自然環境,就沒有人能控制它如何進行危害了。因為只要完成排放有害物質的行為,就足以讓大家處於隨時被毒害的危險。即便大多數人可以逃過一劫,或者沒有辦法證明因果關係,當行為人決定去做開始,其惡性就跟傷害或殺人的未遂沒有兩樣。既然一切會造成公共危險的事情都已經做完,為什麼還要等到具體危險出現才開始處罰?遑論後面還有更艱難的因果關係要證明。因此基於環境污染犯罪的特殊性,有必要提前從排放一開始就加以禁止,採用只要行為完成就可成立犯罪的「抽象危險犯」。

縱放污染環境犯罪

不過,即使抽象危險犯不用證明「致生公共危險」,卻也必須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性才會構成犯罪,否則仍不足以需要《刑法》加以嚴厲制裁。

今(107)年3月立法院終於討論要刪除此條文「致生公共危險」的要件,惟初審結論只修改有關「事業活動」的部分,其他部分仍維持這個要件,顯然未真正了解具體危險犯在環境污染犯罪上無法操作的困境,也過於擔心抽象危險犯會使得動輒得咎。但漏洞仍在,恐怕未來對行為的解釋都會推向非事業活動,而回到最初為何要修法的問題上。

打擊環境污染犯罪的紙老虎其實並不只有具體危險犯的形式,《空污法》第46條未採取緊急應變措施、《廢清法》第45條未適當處理廢棄物等刑罰條文甚至要求已造成疾病、重傷或死亡的結果才開始處罰。建議環境刑法藉機全盤檢討改進,別再讓虛有其表的紙老虎縱放無數污染環境的犯罪,如果非得設定條件,也請考慮在條件後面加個「之虞」,讓環境刑法能發揮真老虎的本事,保護我們及下一代的環境。


  •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環境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48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