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2018 21:51

焦點評論:「對價關係」是貪污犯逃生門

520將屆,小英總統就任滿兩周年還不知要拿出什麼司改和反貪腐成績,反倒是「恐龍判決再現?」的罵聲不斷。.......

焦點評論:「對價關係」是貪污犯逃生門(林鈺雄)
2018/05/15 蘋果日報
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刑事法研究會執行長


520將屆,小英總統就任滿兩周年還不知要拿出什麼司改和反貪腐成績,反倒是「恐龍判決再現?」的罵聲不斷。緣起是「索2億抽佣4千萬汐止女課員」原先被一審以違背職務收賄罪重判13年(法院認為佣金約定其實就是賄賂對價),到二審竟被改判無罪,逆轉理由是二審法院認定佣金與公職間無對價關係。打開天窗說亮話,「對價關係」既是我國貪污被告的逃生門,也是無罪判決的許願池!

前仆後繼,罄竹難書,日前茂林風管處官員接受承包廠商招待喝花酒,也是被法院認為只是「打好關係」並無對價關係,判決無罪,輿情譁然。

換言之,縱使職務收賄的事證已臻明確,無可辯駁,只要卡住「對價關係」的成立要件,或將其證明門檻不斷拉高,貪污被告即可逃之夭夭,而辯護人也都深知這種成本低廉但成效卓著的抗辯技巧。畢竟,賄賂是各取所需的犯罪,有誰會在犯罪時把不能攤在陽光下的不法約定內容,寫成白紙黑字、簽名為證呢?於是,這道貪污逃生門,也就周而復始,成為人民與司法之間難以跨越的鴻溝。問題有解嗎?

無法證明就沒法度

類此案例,有兩個問題層次,第一、個案中真的不存在對價關係嗎?第二、縱使不存在對價關係,難不成就「沒法度」了嗎?先來談第一層次,簡單說,「對價關係」是主觀的經驗法則,也是常識判斷。

打個比喻,如果甲老師(不談公務員身分)把乙學生期中考打成不及格,乙生家長在學期結束前送了10萬元大紅包給甲師,上面只寫「請多多照顧」,而甲師竟然收下這紅包,試問有無對價關係呢?

我想任何自命不是恐龍的人,幾乎都會理所當然肯認本案存在對價關係,而依照德國法也是如此判斷,稱為約略的、大致上的對價關係。但若要吹毛求疵也不難,只要抬舉證明門檻,如我國部分實務所要求的應證明至「具體、特定職務之對價關係」,就成為追訴貪污的墳場,畢竟乙生送錢只說多多照顧而已,並無確切證據足資證明雙方約定期末考放水作為收受紅包之對價。

回到公務員貪污案例,欲脫之罪,何患無詞?法官自由心證的範圍和差異過大,初一、十五月亮也差很多,不但法律因此喪失明確性、平等性,貪污被告定罪或逃生,也猶如俄羅斯輪盤一樣射倖。其實,如果細讀汐止女課員案的一審判決(士林地方法院105訴84),當可明察一審法官當初重判賄賂,並非無的放矢。

第二,退萬步言,縱使個案中有職務收賄明確事證但欠缺(或無法證明)對價關係,那就只能兩手一攤,一概推給行政不法或廉政倫理規範了嗎?未必如此,但立法者應先有作為,始能畢竟全功。

以美國聯邦法為例(18 U.S.C. § 201),其賄賂罪分為二類,一是傳統之行受賄罪(bribery),此罪之成立其賄賂須與特定之職務行為間確有對價關係,刑度較重。二是饋贈罪(gratuity),此罪其賄賂與職務行為間僅須具有原因關係即可,用以截堵無對價關係但仍與公務員職務行為有關之收賄情事,刑度較輕。由此可知,在這種立法結構之下,「對價關係」無法作為貪污無罪判決的「許願池」,至多就是刑度輕重的區別而已。

訂基本職務收賄罪

《德國刑法》就對價關係另闢蹊徑,但異曲同工。在1997年修法將職務行使結合寬鬆對價關係之後,例如套用至以上喝花酒案,根本無庸證明到底官商在喝花酒時具體約定何等職務行使或不行使,以及喝哪次花酒是針對哪個工程的酬謝,縱使只是一般性地打好關係(Klimapflege)、投餌(Anfuettern)或事後酬謝(nachtraegliches Dankeschoen),結論都是至少構成《德國刑法》第331條基本職務收賄罪,若有違背職務則屬加重問題。總言之,就是一網打盡,「對價關係」難以作為貪污被告的逃生門。

既然執政黨信誓旦旦要反貪腐,何不先推動立法,關閉對價關係的逃生門呢?


  • 您可能有興趣:

    立院修法幫權貴 真的嗎?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司法法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47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