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2018 21:48

從管爺的鳥火 談大學校長的性別政治

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引發不少紛擾,但也是檢視西方文明價值與台灣社會實況的試金石,........

從管爺的鳥火 談大學校長的性別政治(陳竹上、官曉薇)
2018/05/15 蘋果日報
陳竹上╱高雄師範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官曉薇╱台北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引發不少紛擾,但也是檢視西方文明價值與台灣社會實況的試金石,例如大學自治、依法行政、校園民主等理念,因此獲得深化論述的機會。若再拉大視野,大學校長遴選的性別議題,包括生理性別、社會區隔、行為特質等,均有其值得關照之處。日前管中閔與部分媒體茶敘表示對於此事「一肚子鳥火」以宣洩不滿,再加上管爺向來的發言霸氣十足,這些言語表現所呈現的陽剛領導風格,不禁讓筆者聯想到2006年國立宜蘭大學校長遴選所引發的性別歧視訴訟,以及至今大學校長性別比例懸殊的現象,認為在此刻仍有討論台灣整體校長遴選中性別政治之必要。

隱現性別篩選機制

在大學的科層系統裡,由教師兼任的職位自組長到校長,除本薪外分別比照8至14職等支領加給,金額從6千多元到將近4萬元,加上相關福利、職務內涵、地位名聲的差異,有的職位經常找不到老師兼,有的職位往往需要競選。以最高階的校長而言,2017年台灣129所大學中,女性校長僅10位(其中47所公立大學則僅4位),至於157所大專校院女性校長僅17位,勉強超過10%,比率比大法官還低(現任15位大法官中有4位女性)。

為何大學校長多由男性逐鹿中原、雀屏中選?由遠而近分析:全國大專院校女性專任教師比率,自97年34.3%到106年36.0%,上升相當有限。入校門後,女性在大學的科層系統裡愈往上層比率愈低,分別為講師59.4%、助理教授40.5%、副教授34.1%、教授21.7%。這與性別間的生命周期差異、學術職場的性別友善程度攸關,家庭子女負擔、組織文化期待等面向,對於男女學者的影響顯然不同。

此等「性別篩選機制」在大學的最頂端充分發揮作用,2006年國立宜蘭大學的校長遴選便是個活生生的案例:台灣科技大學前副校長陳金蓮當年參與宜蘭大學校長遴選,是3位候選人中唯一的女性,面試時先有委員問她「你先生在哪裡?」(答:先生在台大,我們住台北),委員又問:「那你到宜蘭來,你的家庭怎麼辦?」另有委員問:「女性候選人在募款方面比較吃虧,妳認為呢?」結果陳金蓮最後成為唯一未獲推薦的參選人。至於另外兩位男性參選教授,均未被質詢這些問題,可見大學校長一職在雄才大略、應酬跑場、裙帶發展的組織期待下,家庭關顧、女性特質仍被認為格格不入。

陳金蓮對此提出性別歧視的訴訟,要求精神賠償及公開道歉,一審勝訴,但被告上訴後遭逆轉,勝敗判決,均有值得今昔對照之處,例如一審法官趙子榮指出:本案遴選委員會之成員全為男性,且依據當時教育部提出的資料,全國33所公立大專校院之校長遴選委員,除了花蓮師範學院、高雄餐旅學院有女性外,清一色全是男性。經此指正,教育部日後遂著手修法使「校長遴選委員任一性別比例不得低於1/3。」但當時的台大主秘曾表示:「增訂性別比例反而不是肯定女性,因為這意味她們能力不足才要保障名額。如果校長遴選時純粹考量學術專業,根本不會有性別問題出現。」時任之清大副校長也認為:「學術跟性別無關,性別比例我不以為然。」足見男性主導的學界,對於這些有形無形的「性別篩選機制」多數無感。

特定群體高度壟斷

至於宜蘭大學校長遴選案日後敗訴的關鍵之一在於:高等法院詢問當天在場證人後認為:「陳金蓮當時情緒上沒有特別反應」,因此認定她未受傷害,要求精神賠償及公開道歉並不成立。這恰好呈現出學術界乃至於整體社會對於不同性別在情緒管理及行為特質上的不同期待:所有甄選都是權力不對等的場合,面對涉嫌歧視的質問,陳金蓮如果當場情緒上有特別反應,例如拒答、抗議,極可能馬上被冠以「女性如此情緒化,如何勝任大學校長?」的刻板印象。

最後值得留意的是:性別比例制只是打破特定群體高度壟斷的第一步,它仍潛藏生理形式主義的危機,如果整體組織文化及社會期待未改變,恐怕只是造就了更多複製陽剛特質、缺乏權力節制的操盤者。真正更深層的問題在於我們期待什麼樣的大學校長,來孕育台灣高等教育的學風?不同性別者如何彼此學習,由職場到家庭、由攻擊到修復、由口出惡言到以理服人、由英雄主義到多元包容、由急功好利到實踐價值,凡此均是大學能否將人類的共善傳遞給下一代的關鍵。


  • 您可能有興趣:

    蘋中信:政治人物的完美陷阱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性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47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