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1,2018 12:04

校長遴選爭議 台大有施力點嗎

關於台大校長遴選案爭議,可從下列幾點分析:首先,依據《大學法》第9條第1項規定:........

校長遴選爭議 台大有施力點嗎(潘欣榮)
2018/05/11 蘋果日報
執業律師、最高法院前法官助理


關於台大校長遴選案爭議,可從下列幾點分析:首先,依據《大學法》第9條第1項規定:「新任公立大學校長之產生,應於現任校長任期屆滿十個月前或因故出缺後二個月內,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可知台大有遴選權,教育部有聘任權,聘任關係(行政契約)僅存在於教育部與管中閔間,跟台大沒有任何關係,如教育部不願聘任管中閔,有資格提起爭訟的是管中閔先生,不是台大,此與同條第4項的規定:「私立大學校長由董事會組織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經董事會圈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完全不同,後者聘任關係存在於校長與私立大學間,教育部的核准僅是生效要件(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參照),私立大學作為聘任關係的一方,當然有資格提起爭訟,但在公立大學根本不是聘任契約當事人,無資格進行爭訟。

不聘任管爺不違法

其次,依據行政法院一直以來的見解,公立大學校長或教師的聘任關係都是行政契約,行政契約的效力是不可能由高權行政(行政處分)所產生。雖說基於形式選擇自由,行政機關得選擇以行政處分或締結行政契約之方式與人民發生公法上關係,但一旦選擇行政契約之後,就不能再以高權行政(行政處分)促使人民履行,此乃因高權行政(行政處分)與行政契約的平等性質不符,無法並存。

更重要的是,依據《大學法》第9條規定,公立大學校長的聘任只能以行政契約方式為之,機關並無做成行政處分的空間,更何況以此來創設行政契約關係,教育部的不聘任行為不過是一個不願締結契約意思表示而已,只能透過確認或一般給付之訴方式救濟,沒有提訴願的空間。此與私立大學校長的聘任關係存在於學校與校長間,教育部的核准是生效要件,而非成立要件,完全無法類比。

至於遴選階段的瑕疵,是否會影響教育部的聘任效力?在雙階理論認為,在以公開甄選方式甄選出締結行政契約資格的當事人案例中,甄選過程如有瑕疵,可依《行政程序法》第141條2條的規定,以其違反公正作為義務而無效(《行政程序法》第138條),亦即前階段甄選程序的瑕疵、撤銷或無效,連帶將使後階段的行政契約締結也跟著無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九十四年訴字第七五二號判決參照)。

以此觀點來看,具有校長遴選權限的是台大校方,遴選委員會屬外部諮詢機構,非行政機關,無做成行政處分之能力,仍要報台大校方核准後始生效力,台大校方的核准就是行政處分,法律效果是確認得與教育部締結聘任契約資格的當事人。遴選過程發生瑕疵,參選人有資格對台大校方的遴選公告提起撤銷之訴,如該遴選公告被撤銷,管中閔就失去與教育部締約的資格,教育部也就不用再與管中閔先生簽立任何行政契約。

另一方面,教育部基於上級機關的監督權,有權撤銷下級機關(台大)的違法行政處分,並無侵害大學自治,此乃適法性的監督權。並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41條2條違反公正作為義務的法律效果,就算教育部沒有撤銷或無法撤銷台大校方的遴選公告,在行政爭訟過程當中,其仍得主張遴選公告無效,管中閔無與教育部締結行政契約的資格,教育部不聘任管中閔並不違法。

綜上,台大校方在此案中沒有太大的施力點,要不接受教育部的指示,重啟遴選程序;要不就請管中閔對教育部打確認或一般給付之訴,除此之外,我想不出第三種解決方案。



  • 您可能有興趣:

    5千員警升官衝擊有解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4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