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7,2018 07:55

國民主權理念值多少錢?

據報載,行政院院會上周通過司法院草擬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

國民主權理念值多少錢?(林臻嫺)
2018/04/17 蘋果日報
台南地方法院庭長


據報載,行政院院會上周通過司法院草擬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賴院長並表示這是彰顯國民主權理念,司法過去常因其代表「反多數、保障少數」的獨立性,與國民主權理念相扞格而引發爭議,為強化司法的民主正當性,避免獨立成為獨裁的同義語,引進國民參與審判制度,是許多亞洲國家共同的作法。

然要彰顯國民主權理念,顯然並不便宜。譬如我國此次草案中,仿日本裁判員制度,要連日開庭、即時評議,且所有案件均要律師強制辯護。而日本當初為解決須連日開庭、即時評議,故難再由書記或速記官當庭繕打筆錄,用事後轉譯也來不及的問題,在2005年即投入4億日圓,委託NEC公司開發自動化的「(法庭專用)聲音辨識系統」,但最後仍因方言辨識率不高而失敗。

法院朝民營化發展

另日本也因裁判員制度均採「強制國選辯護」,為確保能有充分優秀的辯護人,願意支持並實際參與此類耗時費力案件的辯護,日本也提高國選辯護人的最低報酬及加算等,故日本司法支援中心的預算,也從平成18年設立時的176.6億日圓,到平成21年裁判員制度上路時暴增至262.4億日圓,之後除平成25年外,至28年每年都突破300億日圓。

而在新科技犯罪層出、法院案件的質量與數量均越發沉重之時,法院的效率不彰問題,早已為人詬病。過去,在英美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下,原由國家壟斷的國營事業,不斷轉為民營私有化,以提升公部門無效率問題,不僅水電瓦斯等國計民生事業如此,連教育衛生也成民營化對象。

故國營法院是否應也朝「民營化」發展以提升效率,在先進各國也蓬勃發展。民事部分如商務仲裁、調解等「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ADR),均為著例。雖然刑事案件,囿於本質,除解決私人糾紛外,還帶有社會防衛等「外部性」效果,若完全委由私人,可能導致市場失靈,故不適合民營化。

但美國還是發展出認罪協商制度,以提升刑事國營法院的效率。儘管反對者高喊:正義無價,更不能討價還價!然務實而言,法院每日的工作,不正是為所有受損的權利進行訂價,在罪證確鑿後,不管是被害人被剝奪的一條命或一條腿或所受的名譽精神痛苦,到底被告該付出多少代價,才算是相當、等值?這種為被侵犯的權利客觀訂價可說是法院的主要工作。

總體成本連帶提高

然而,誰才有權為一條生命、一條腿或對名譽、精神的痛苦訂價?這種訂價是否有放諸四海的普遍性?如果這訂價是浮動的,則針對受這個訂價影響最深的當事人,包括被告,為何不能透過同具法律知識的律師協助下,與代表被害人的檢察官,在武器對等的基礎下,為謀求自己最大的福利來進行討價還價?

因此,重視實用效率的美國,將認罪協商視為能創造雙贏的「私人契約」行為,高達百分之90%以上案件都是由雙方認罪協商結案,而非經由審判,則一點也不讓人驚奇,經由陪審團或法官審判的案件,幾乎要被完全取代。然也是透過此,才讓美國刑事國營法院,不至於因採陪審制,而被昂貴、冗長及無效率拖垮。

反觀我國國營法院,刑事案件的壅塞及無效率,已非朝夕可解,此次引進國民法官參與審判來彰顯國民主權,可預見個人訴訟成本及整體社會成本都將連帶提高,對其他案件是否引發排擠效應?總體福利之司法信賴能否因此提升到最適效率,還請立院撥撥算盤再精算。


  • 您可能有興趣:

    蘋中信: 這是在摧毀公民社會的基礎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政治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14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