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6,2018 23:42

先沒收還是先賠償?搞得法院好亂啊

近期法務部及金管會為了《證券交易法》等金融專法修正後,是否會導致法院無法沒收犯罪所得,.......

先沒收還是先賠償?搞得法院好亂啊(黃炫中)
2018/04/16 蘋果日報
律師、台灣高等法院前法官


近期法務部及金管會為了《證券交易法》等金融專法修正後,是否會導致法院無法沒收犯罪所得,而使《刑法》沒收新制之立法目的無法貫徹,雙方隔空交火。

對此爭議,金管會認為依現行《刑訴法》第473條規定,被害人必須在沒收判決確定後一年內拿民事確定判決向檢方聲請發還犯罪所得而獲得賠償,否則該犯罪所得即被分配或沒入國庫殆盡,請求時間太短,導致被害人無法實際受償,故修正前述金融專法,規定犯罪所得應先扣除賠償被害人之部分,其餘犯罪所得法院才可以沒收,以保障被害人之受償權。

法務部則指出,金管會修法後會導致刑事法院因無法認定實際應賠償被害人之金額,而不宣告沒收犯罪所得,則判決確定後,若被告聲請發還犯罪所得,檢方就沒有繼續查扣的依據,應將原本查扣的犯罪所得還給被告,發生非但無法保障被害人的求償權,反而使被告得繼續保有犯罪所得之荒謬情事,雙方各有立場。

就司法實務而言,刑庭法官光要認定《銀行法》或《證交法》等金融案件之犯罪所得,就已經暈頭轉向,此從民國94年案發的台開案到目前為止的內線交易之犯罪所得究竟為何仍無定論,可見一斑。至於金融犯罪被害金額之認定,其複雜性亦不遑多讓,並非刑事審判程序得以輕易確認。就此點而言,法務部立場認為修法後會導致刑事法院因無法認定實際應賠償被害人之金額,而不宣告沒收,導致非但無法保障被害人的求償權,反而使被告得繼續保有犯罪所得乙節,可資贊同。

回歸刑法沒收新制

然則,回歸《刑訴法》第473條之規定,亦可理解金管會及投保中心之立場,該條規定被害人必須在沒收判決確定後一年內持已取得之執行名義聲請給付。查執行名義可區分為終局或保全執行名義,前者如確定判決、假執行;後者則如假扣押、假處分。惟依行政院公布之檢察機關辦理沒收物及追徵財產之發還或給付執行辦法,認為《刑訴法》第473條之執行名義,並不包括假扣押、假處分、假執行,則被害人若未能於1年內取得民事確定判決,即無從向檢方聲請給付查扣之犯罪所得,然欲在一年之內取得確定判決,其困難度乃法律實務工作者所共知,若未能克服此一難題,縱然沒收犯罪所得,被害人亦無從依《刑訴法》第473條規定受償,顯有為德不卒之情。

個人以為,法院若未於本案訴訟中諭知沒收金融犯罪所得,囿於要件限制,檢方對此無法單獨宣告沒收,則無論《刑訴法》第473條之要件如何放寬,因為犯罪所得未經沒收,被害人均無從就此受償,因此,當務之急仍在盡速修法,讓金融犯罪回歸《刑法》沒收新制。至於《刑訴法》第473條,似可朝二個方向修正,其一為放寬請求之時間,讓被害人不至於因未能在一年之內取得民事確定判決而無法受償;其二則是放寬執行名義的範圍,讓檢方有權在被害人提出假扣押、假處分等保全執行名義時,繼續扣押犯罪所得,使被害人之求償權不致落空。



  •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司法法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1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