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2,2018 12:28

蘋中信:河蟹的修辭

在電影、文學、漫畫等藝術創作中,有種反差的角色。外表溫文儒雅、謙虛內斂,........

蘋中信:河蟹的修辭(苗博雅)
2018/04/12 蘋果日報
斜槓青年評論員


在電影、文學、漫畫等藝術創作中,有種反差的角色。外表溫文儒雅、謙虛內斂,但內心有不為人知的嗜好,例如重金屬搖滾、嘻哈、繩縛、角色扮演等。或白天是規規矩矩的上班族,夜裡卻成為打破常規的叛逆英雄。這樣的角色有反差的萌感,也有一股潛伏在社會常規之內蠢蠢欲動的破壞力。

在現實生活裡,有另一種角色。外顯行為極其叛逆,但內心最深處,卻被權威規訓得乖巧無比。吸菸、呼麻、刺青樣樣來,裸露、幹譙、嗆聲沒在怕,天大地大都沒有老子大。但在心裡,最喜歡的政治人物是獨裁者,嗆聲的台詞是「你薪水沒變高」。這樣的角色,乍看會以為是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但和內心世界一比對,就會發現原來是搞笑藝人。

例如今年鄭南榕殉道紀念日系列活動,歌手謝和弦受邀演出。但演出後卻公開張貼李敖指稱鄭南榕假自焚的影片。受到批評之後,繼續嗆聲「整天喊台獨口號薪水也沒變多」「看哪位烈士敢去近平面前喊台獨」「我們這代年輕人跟Nylon真的不熟」。謝和弦的諸般言論,導致紀念演唱會策展人楊大正公開致歉,表示「我疏忽參演藝人是否認同並尊敬鄭南榕先生,對此造成他發表李敖言論,質疑南榕殉道的真相,造成大家很多的心痛跟憤怒我也感同身受。」

接了通告參與追思演唱會,卻對被追思者的生平事蹟沒有一點最基本的理解,事後沒做功課就張貼不實資訊侮辱被追思者,實在很不敬業。在任何場合,這樣的商業演出都是不及格,不但該退酬勞給主辦單位,更該道歉。但自詡為ROCKER的人,可以躲在一句「做自己」的遁詞之後,還宣稱要把演出酬勞「捐」給鄭南榕基金會,好似捐錢就可以抵銷對鄭南榕的羞辱。我實在很詫異,不敬業還振振有詞,公開展演「有錢就是老大」的邏輯,還有這麼多粉絲認同這就是「Rocker做自己」?這其中,一定有值得研究的學問。

外表叛逆內心反動

細看謝和弦的言論,其實頗有意思,把反動的修辭用押韻做了新的包裝,就成了廣受歡迎的「河蟹的修辭」,果然是創作人。

第一個創新,是把「做自己」從反叛的修辭,變成反動的修辭。例如,公開講了沒做功課的蠢話,本該公開致歉或更正,卻可以說「我只是做自己」。做自己是不需要追求真相的,只要be himself,就能排除一切外界的批判。所以可以不經查證就相信一切黨國謊言。「做自己」本來是抵抗外界干預的盾牌,但卻被巧妙挪用為拒絕思考的遁詞。厲害。

第二個創新,是把「反抗威權」的精神,轉化成「笑你不敢殉道」的犬儒主義。南榕為了反抗威權不惜殉道,是人類世界極少見的高貴情操,因此值得紀念。但在河蟹的修辭之下,卻演化成「笑你不敢像南榕一樣找死」。只要你不敢殉身,那就和崇拜權威的我差不多,就不用談五十步和百步之間的區別。就毋須在荊棘中求進步。厲害。

分析至此,就會發現,獨派青年與謝和弦的相罵,沒有踩到重點。因為謝和弦所展演的,並不是搖滾與反叛,而是cosplay搖滾和反叛的商業行為。重點不是「搖滾精神不是這樣」而是「你演得不像」。

真正的叛逆精神,是對教條的反叛、對極權的反抗,是要反抗權力比你大的人。外表好像很叛逆,但內心深度崇拜社會既有規範。只敢觸碰刺青、呼麻、罵髒話等小教條,面對真正權威的教條和謊言,就收起所有的叛逆,還自願成為應聲蟲。外表叛逆、內心反動,那只不過是一個Rocker的Coser,而且這個角,出得不像啊。



  • 您可能有興趣:

    名家觀點/嚴審財報 強化公司治理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09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