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7,2018 14:32

孫安佐事件值得台灣深思的問題

關於藝人孫鵬、狄鶯救子的新聞,隨著美國偵辦進度,彷彿一齣連續劇,日日都有劇情可追,......

孫安佐事件值得台灣深思的問題(李俊宏)
2018/04/07 蘋果日報
衛生福利部嘉南療養院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


關於藝人孫鵬、狄鶯救子的新聞,隨著美國偵辦進度,彷彿一齣連續劇,日日都有劇情可追,但在個人隱私與時空條件的影響下,許多資訊的真實性都很值得懷疑,在孫家已經委託律師對外發言希望台灣社會尊重該家庭的隱私時,實不宜再做太多的揣測或追蹤,應該留給孫家好好處理這件事情的空間,也留給台灣社會消化這個事件的時間。

這樣的事件,其實暴露了幾件事情,很值得台灣社會省思。

我們對於不同文化甚至是台灣本土的「集體創傷」無感,欠缺多元視角的觀察與情感帶入的思考;美國因為歷次的校園槍擊案,終於導致社會對於槍枝管制問題的反彈,全世界800多個城市發動「為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光華府的遊行人數就高達80萬人,是繼越戰以後美國本土最大的遊行活動,在這樣集體傷痛的氛圍下,是難以用「開玩笑」一語帶過的。類似的言語,先前也出現在因納粹符碼導致以色列在台協會抗議上,甚至我們對待自己的集體創傷,例如日本殖民、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上也是如此。

對於歷史乃至於國際事件的思考,台灣教育都一直停留在事件內容的背誦,欠缺不同視角的觀察與情感的帶入,在沒有教導利用同理心了解事件的同時,也造就了對於相關事件的無感,若沒有改善,恐怕有更多類似的事件產生。

多一點「容錯」空間

而台灣社會在事件發生的過程,經常習慣太快對於當事人下結論,事實上,根據國外對於大量隨機殺人的相關研究,媒體或社會所形塑出來的加害者形象,包括精神疾病、社會孤立、怪異行為、攻擊傾向等,經常與最後的鑑定結果不相符,特別是美國校園槍擊案,美國槍枝管制過於寬鬆的因素恐怕還大過許多個人因素,因此,在案件發生後,太快妖魔化當事人,其實對事情並不會有太大的幫忙。

許多悲劇的背後,往往都有著受創的心靈,當外界過於責難個人與家庭時,反而限縮了個案與家庭接受協助的空間,過去也曾有當事人家屬因為不堪輿論的批評、社會的標籤與排除,最後走向絕路,對於青少年或是家屬,我們應該要有多一點「容錯」的空間。

每一個事件的背後,除了如何彌補被害者的痛苦,我們也該思考如何減少更多受害者的產生。

孩子在背負著父母期待出國的同時,需要面對的是來自於不同文化的衝擊(cultural shock),即便是身心狀況穩定的孩子,在出國念書的過程,也常因為這樣的衝擊而有調適上的問題,出國念書經常不是問題的結束,而是新問題的開始,在精神醫療的從業生涯中,筆者經常接受到許多家庭的求救,有父母親在診間要求醫師以越洋電話諮詢或希望能利用遠距醫療協助個案的,但礙於國內的醫療法規,在這一點上很難滿足家屬的要求,遠在海外,也很難給予合適的藥物治療或心理輔導,最後也有父母親在兩難的情形下,只好中斷學業將孩子帶回國內協助的。

因此,若是要讓孩子出國念書,一定得思考這是孩子的期待還是父母的期待?以及如何陪伴與協助等議題,讓孩子在國外遇到問題時能隨時求助,才能減少在外就讀的風險。



  • 您可能有興趣:

    蘋中信:揭穿共產主義的全球滲透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05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