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2018 22:05

宗教團體爭的是基本人權

司法院釋字第573號解釋,早就宣示《憲法》保障的宗教自由,包括宗教結社自由,......

宗教團體爭的是基本人權(李建忠)
2018/04/03 蘋果日報
士林地方法院法官兼庭長


司法院釋字第573號解釋,早就宣示《憲法》保障的宗教自由,包括宗教結社自由,並更進一步宣示宗教團體享有組織、人事及財政的自主權。因此,可以看出宗教團體的結社自由有別於其他任何團體。

在日本,除了有針對公益社團及財團的《公益社團及財團法人法》之外,早在60幾年前就已制定具有特別法性質的《宗教法人法》,明文規定排除《民法》公益社團及財團相關管理及監督的規定。再就財務方面的管制而言,日本的宗教法人如果只有從事宗教事業而未從事附屬收益事業,其年收入在日圓8000萬元以下者,可不必製作收支計算書等財務報表,更不用說向主管機關申報了。另外,日本宗教法人的會計制度也是由宗教法人自主決定,而沒有強制應採取權責發生制。再就財務公開而言,日本雖然規定宗教法人要每年向主管機關申報財務報告,但此報告的許多內容都是不可以向社會或一般第三人公開。

再以美國加州為例,其《非營利法人法》有規定非營利法人每年都要申報財務報告,但是針對宗教法人則有特別規定,就是只要第一年審查符合免稅資料,之後就不用再每年提出年度申報書。換言之,宗教法人原則上只要申報一次,不必每年申報,除非該宗教法人被查到有違法的行為。

又以德國為例,德國大部分的宗教團體都是公法人,本來就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另外,德國在1964年制定《結社法》時,就明文在第2條第2項第3款將一般私法人的宗教團體排除在適用範圍外。此外有學者表示:國家在一般情況下,對宗教團體的資金來源和運用,並沒有監督的權力,只有宗教團體因進行公益活動而得到國家補助時,國家才有介入的正當性。

宗教法制仍不健全

前大法官陳新民在釋字第728號協同意見書也表示:「人民行使宗教性質的結社權而言,其受到國家保障的自治範圍,還高於政黨之上。政黨可以受到國家公權力依法的介入……但是宗教性團體則不然,其組成與運作,已經構成宗教自由不可或缺的前提要件。宗教團體如何進行組織、會員資格與義務…等,國家法律應保障其享有最大的自治權限,其自治範圍之強,已非援引契約自由或私法自治所可比,而提升到最嚴格《憲法》保障的層次。…例如,不能援引男女平等之原則,作為限制此宗教運作的理由。…一般社團的領導職務必須依民主方式選舉產生,佛教的住持、天主教的主教是否也非透過信徒選舉產生,方符合信徒平等的原則?」

內政部也肯認民主與公開並不適用於宗教團體,表現尊重宗教團體固有性、特殊性、自主性及保障宗教自由的態度,應值得贊同。更何況,實務上,部分宗教團體之所以適用財團法人相關規定,主要是因為我國宗教法制不健全,為了保障其權益,乃以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相關規定適用,此種削足適履的結果,導致積非成是,讓人以為宗教團體與一般財團法人是立於相同地位,應受相同的規範管制。就連宗教團體本身,也是不知其結社自由的基本權早已被侵害了。

《民法》財團法人制度設計的本旨,就是將財團當作他律性的法人,國家享有廣泛的管理及監督權限,此已明顯與《憲法》保障宗教團體享有高度的組織、人事及財政自主權,有天壤之別。因此,財團法人法在本質上就不適用大部分宗教團體,除非先制定一部適用於宗教團體的特別法,而後如果某些特殊的宗教團體自願受財團法人法約束,而自主地依該法的規定成立,則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 您可能有興趣:

    台灣「非死不可」嗎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人權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0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