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30,2018 19:31

邱文聰:有人把利益衝突的概念弄混了

有人把利益衝突的概念弄混了。.......

邱文聰:有人把利益衝突的概念弄混了
2018/03/30 13:23 蘋果日報
邱文聰/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


有人把利益衝突的概念弄混了。

二人間的「特定關係」有可能是造成利益衝突的原因,但絕非只有法定的「特定關係」才會發生利益衝突;二人非屬法定的特定關係,也不必然就不存在利益衝突的可能。

如果只是「鄰居關係」,一般當然不足以對決策的公正性構成影響(除非,在「鄰居關係」背後還隱藏了例如……小三小王的關係、長期不睦的恩怨、樓上和樓下間因嚴重漏水修繕而生的債務爭議等等)。

但這和「獨董與副董」間可能存在的高額報酬、二者間魚幫水水幫魚的長期利益交換,可以同日而語?這種利益共存的關係,還不算會讓遴選委員在「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

蔡明興有揭露獨董與副董關係的法律義務嗎?

有。法定揭露義務的存在,並不以法令明文「某某人對某項資訊有揭露義務」的規範方式為限。揭露義務有可能是為了履行另外一個法律義務的當然前提。

既然「有具體事實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是「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作業細則」第九條的可能迴避事由,遴選委員為了履行這個義務,就有義務先自行揭露對職務之執行有偏頗之虞或有偏頗外觀(appearance)的關係、利益等事實。至於揭露之後,該等關係、利益是否達到必須迴避才足以管理的地步,則是下一階段處理的問題。沒有揭露,則無法進入應否迴避的討論。所以蔡的未揭露,以致於無從於事前檢驗應否迴避,就已經構成了程序違法。至於程序的違法,是否要達到「像寫在額頭一樣清楚」的程度,教育部才能進行適法性監督?當然不是,行政法上對行政行為違法的判斷,從來就不限於當然無效的情形。有點行政法學常識的人,也應該都能理解。

管中閔在被推薦候選人資料表上有揭露擔任獨董、在中國兼職等資訊的法律義務嗎?

或許沒有。但申請過科技部計畫的該文作者,在申請科技部計畫時,可曾質疑過科技部在沒有法律授權下,怎有權限蒐集著作發表、參與過之其他計畫、與計畫相關之研究經歷等資訊?期刊要求作者自行揭露是否存在與文章內容相關之利益,又可有任何法律規定?當然都沒有,因為這屬於學術自律的範疇。

自願而誠實的提供資訊,是健康學術生態下,對一位學界同仁學術自律的正當期待。倘若只有管違反自我揭露的學術自律,並無蔡的遴委問題,而仍選出一位違反自我揭露之學術自律的人,擔任台灣頂大校長,教育部在現行法律下,或許真的莫可奈何。但管案的問題顯然不僅於此。

除了遴委未揭露利益衝突資訊的程序違法之外,管如果確實還涉及違法兼職(不論是在台灣或中國),就還有《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31條校長任用之消極資格的問題。其中規定「行為違反相關法令,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已任用者應予解聘或免職。未任用者,主管教育行政機關當然就該避免聘任了。

編按:本文出於台大國發所教授劉靜怡臉書轉載,經作者授權刊登

  • 您可能有興趣:

    蘋論:身體的自主 叛逆與解放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94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