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2018 19:44

自由共和國》張溫波/薪資 生產力 經濟成長

經濟成長的最終目標,在造福全民,尤應改善民間部門弱勢上班族群生活水準。可是最近十幾年來,....

自由評論網 > 言論
c
2018-03-12 06:00
張溫波/曾任台大教授、經建會處長退休


經濟成長的最終目標,在造福全民,尤應改善民間部門弱勢上班族群生活水準。可是最近十幾年來,這一目標與庶民期待的落差愈見擴大,不免令人失望。本文就基本概念來探討這一議題,並據以擬議化解對策。

就基本學理而言,任何企業經營要達到最適條件或利潤最大化境界(optimality),即實質薪資(指受雇人員每月經常薪資經剔除物價變動因素)等於勞動邊際生產力。全體產業內部各個別企業的理性行為都是追求這一境界,則全體產業(整個經濟體系)也就達成這一最佳或均衡狀態(equilibrium)。現實狀況與理想境界的落差,政府對策就是彌補這一缺口。

經濟學理所謂規模報酬不變(constant returns to scale)型總體生產函數的特徵之一,即勞動邊際生產力等於勞動平均生產力(簡稱勞動生產力)。該函數表示實質GDP等於技術進步、勞動(就業)及其分配率(勞動報酬占GDP比率)與資本及其分配率(資本報酬占GDP比率)三項變數的函數,實質GDP成長率(經濟成長率)等於該三項變數變動率之和。當經濟成長達到某一相當穩健的水準時,為繼續維持這一成長過程,則資本存量成長率須等於經濟成長率。此時經濟成長率等於技術進步率除以勞動分配率,再加上勞動成長率。這樣分解剖析的結果,簡化勞動生產力成長率等於技術進步率除以勞動分配率。易言之,技術進步及資本設備效率提升的效益,都已納入勞動生產力成長率之中。

過去十年來的經濟發展歷程,不僅沒有符合上述理想狀況,而且愈見偏離這一境界。根據官方發布統計,就二○○六至二○一六年(最新資料)來觀察,每年經濟成長率三.○%,其中勞動投入(就業)成長率一.一%及勞動生產力成長率一.九%,可說低度成長局面,但實質薪資卻負成長二.二%,相差達四.一個百分點,呈現嚴重失衡狀態。該期間每年經濟成長率雖低於四.六%的前十年(實質薪資正成長○.九%),但該期間實質薪資竟然淪為負成長的異常現象,令人質疑勞工不無遭受剝削,殊值主政者深思。這是印證實質經常薪資負成長幾已成為常態,薪貧就是這樣應時的新名詞。

實質薪資與勞動生產力長期失衡狀態,從另一角度來觀察,實質薪資變動率又可分解為總名目經常薪資占名目GDP比率的變動率加上勞動生產力變動率。上述同一期間,前者(-)四.一%,後者一.九%,也呈現相同現象。實質薪資負成長,必定削弱受雇人員(七四九萬人)消費能力,導致民間消費相對不振。上述同一期間,實質民間消費成長率二.○%,低於經濟成長率(三.○%),與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情況完全改觀。實質民間消費成長率,可分解為人口成長率○.三%、每人實質可支配所得成長率○.九%及實質民間平均消費傾向成長率○.八%。經濟低度成長及實質經常薪資負成長,必然削弱民間消費;反過來拖累經濟成長,演變為惡性循環關係。

在上述期間,全體就業者名目薪資報酬總額占名目GDP比率每年減少○.三四%,而營業盈餘(資本報酬)占比每年上升○.三%,固本資消耗(折舊)準備占比更增長○.八%。勞動分配率與資本分配率一減一增的結果,反映GDP分配正義不斷墮落。若將軍公教、公營事業及公股企業、政府設立財團法人機構、民意代表及首長等相對高薪百萬人剔除,則就業者薪資報酬占比更低。易言之,民間部門中低月薪上班族群被剝奪感更為明顯。實質薪資負成長與勞動分配率負成長息息相關,剝削民間消費能力,同樣會引發惡性循環關係。

從上述分析可得一個結論,即政府與企業界合力救薪資、救分配正義及救經濟成長之正道,必須加速提升生產力(競爭力相對優勢),以突破惡性循環關係,扭轉為繼續維持良性循環關係,擬議對策如下。

當前少子化效應,衍生勞動力成長顯著轉降。十五歲以上經濟活動人口二○一七年成長率已降為○.四四%,勞動力參與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已升至五十八.八%的高水準,再升高相當有限,勞動力(勞動供給)成長率已降為○.五八%,表示經濟成長來源不可能再依賴高就業率。因此,經濟成長來源之中,勞動生產力持續大幅提高,扮演重要角色。

前面指出,技術進步及資本設備效率改善的貢獻,都歸為勞動生產力提升的來源。因此,政府與企業界協力加強研發創新創意及自創品牌、機電設備更新的實質投資,是持續提升勞動生產力的首要手段。其次,改革高教體制,也是增進勞動品質及生產力的要件。惟當前高教畢業生過多,濫竽充數者不乏其人,主要歸因大學基(學)測及指考聯招錄取標準偏低,造成大學全民化,教育資源浪費不貲。因此,加速教育改革,提升高教品質,培育專才專用的產學接軌,也是行政團隊首要任務之一。

鼓勵企業充分有效運用當前累積龐大超額儲蓄(過剩資金),落實於實質投資,既能創造經濟活力與潛力,又能增加優質就業及勞動生產力,帶動薪資提升,促進民間消費增加,奠立良性循環關係。行政團隊的任務,一方面要突破企業投資面臨的「五或六缺」,改善投資環境(investment climate)。另方面簡併現行各項優惠條例,統一為提高附加價值率(value-added as % of total output)的獎勵條例,不分企業別投資多寡或經營規模大小,一體適用。該條例應規定企業生產過程中的附加價值率超過製造業平均值的多少百分點,就給予多少百分點的減免稅優惠,其中一半撥入員工加薪基金專戶,作為員工調薪財源。這樣的立法案兼顧勞資雙方權益,終結勞資年年對加薪爭議不休的困擾,並可避免政府為勞工加薪而掛心的沉重壓力。

綜上所述,當前低薪、低生產力、低成長的經濟嚴重失衡沉痾問題的化解,繫於實質投資能真正落實,雖是知易行難,但貴在政府須有魄力及執行力。政府要「活」就須勤於「動」,乃全民之福也。

  • 您可能有興趣:

    名家觀點/台灣競爭力還在「敘事」中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經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51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