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6,2018 07:11

焦點評論:當老鼠啃掉了一個人的臉

燈會雷射照亮台灣各地的夜空,在萬人歡慶元宵之際,新竹市爆發了一件駭人聽聞的社會事件,......

焦點評論:當老鼠啃掉了一個人的臉(戴伯芬)
2018/03/06 蘋果日報
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燈會雷射照亮台灣各地的夜空,在萬人歡慶元宵之際,新竹市爆發了一件駭人聽聞的社會事件,唐姓婦女因病猝死於沙發上,遭老鼠啃食面部,當地社工員緊急趕赴現場處理,看到的是滿地垃圾,老鼠、蟑螂亂竄,牆上還布了一張巨大蛛網,宛如人間煉獄。

唐姓婦女一家7口,女兒、兩名弟弟以及3個孫子皆為社會局列管的身心障礙者,是一個以拾荒為生的智能障礙家庭,大女兒39歲,兩位弟弟38、36歲,孫子最大15歲,最小9歲,平日依賴社會局補助與資源回收為生,這個破碎的女性單親、3代同堂家庭是台灣貧困底層的寫照,映射出富麗堂皇的光影下社會環境的闇暗面。

這場家庭悲劇其實是可預防的,如果社工介入積極,可能會防止智能障礙的唐姓女性生下3位身心障礙子女,更不會讓大女兒重蹈覆轍,再產下3位身心障礙子女,陷入貧窮家庭的世代惡性循環。弱勢單親家庭需要的不僅是低收入戶的現金津貼、社工員的定期訪視,而是實際的收容與照顧,問題是後端如何轉介,轉介到那裏去?長照制度未能對身心障礙者提供穩定長期的照顧,社工人力有限,也無法承擔所有個案管理責任。

今天看到的身心障礙家庭問題,也是未來高齡社會你、我可能面對的問題。過去台灣社會福利是一種殘補式保守型體制,由國家主導、追求職業區隔、有利於軍公教,目的在鞏固威權主義國家治理的合法性。政府社會福利概念仍以緊急性、過渡性服務模式為主,希望家庭扮演第一線的協助者角色,家庭無法承擔時,社福單位才會介入,資源給予的方式也以恢復家庭功能為主,一旦家庭功能無法承擔個人需求時,國家也無力提供長期的收容與照顧。

金錢無法解決問題

台灣從去年長照2.0上路以來,面對社會老得太快的嚴峻形勢,在人力不足、財政不堪負荷下陷入政策執行的窘境。首先是照護人力缺口將近4500~1萬2000人,已經不是號召照服員「做功德」可以解決;其次是服務失能對象包括:65歲以上老人、55至64歲山地原住民、50至64歲身心障礙者以及工具性日常活動失能且獨居的老人,估計僅約2成失能者可以受益,但是像唐家這種50歲以下的身心障礙家庭則會被排除在外;最後則是雪上加霜的財政困境,長照財源在保險與稅收制之間仍搖擺不定。

老鼠啃掉人臉的悲劇告訴我們,金錢並無法解決身心障礙者的問題,如何獲得照護資源才能避免人間慘劇的發生。近來瑞士發展出「時間銀行」,讓年輕或健康的人力投入老人照顧時間存在個人帳戶裏,做為自己未來照護之用。日本政府2017年擬定「日本再興戰略2017」,積極開發運用於醫療照護領域的人工智慧和機器人等技術,以解決人力不足的困境。

更該關心誰來照顧

社會大眾除了斤斤計較老人年金每月可以領多少錢?軍公教樓地板要訂多少錢?更應該關心的是老後誰來照顧、如何善終的問題。伴隨著高齡化而來的身體障礙會越來越多,失智、失聰、失明、行動不便,當一個社會因高齡化帶來大批失能人口,國家又沒有能力承擔時,誰來照顧才是全民必須共同思考與面對的挑戰。


  • 您可能有興趣:

    虐殺、肢解與示眾的暴力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29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