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6,2018 06:58

蘋中信:要讓一些不祥的基因繼續滋長嗎?

二二八過去已71年了。今年好像更亂哄哄。令人憂心的是,激烈的抗議作為增多了,......

蘋中信:要讓一些不祥的基因繼續滋長嗎?(杭之)
2018/03/06 蘋果日報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二二八過去已71年了。今年好像更亂哄哄。令人憂心的是,激烈的抗議作為增多了,不同立場的群體攻擊不同的「敵視」目標,如激進獨派闖入慈湖對蔣介石棺木潑漆,如統派團體欲闖入蔡總統父親墓園,如一些退將帶頭宣布成立「中華民國台灣軍政府」,向獨派的「台灣民政府」宣戰,要「打倒蔡英文政權」……,衝突對立的情緒似在相互激盪、升級。

這一天有個跟這不相干的訊息,知名的紅二代陳小魯在海南島因病猝逝。他是已故中共「十大元帥」之一陳毅的兒子,文革時北京八中紅衛兵組織的頭頭,4年多前,他向「曾經傷害過老校領導、老師和同學」鄭重道歉。並對文革時的作為有一些反思和懺悔。晚年的他認為,「文革從來就沒有真正離開過我們!它的基因還在作祟」「造成文革的基因還在。什麼基因?就是一種暴戾之氣」。

在中國當代史中,文革是一個碰觸到人性靈魂深處陰暗面的時代議題,就如二二八是台灣當代歷史過程中深深碰觸到心靈深處的議題。不以人廢言,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這位太子黨的反思不一定反省了文革的全部問題,但「暴戾之氣」的基因一直還在的反思,恐怕值得人們咀嚼。

尋求社會重建之道

在台灣,二二八曾是嚴厲的「禁忌」,民主化以後,追求「真相」,要求平反,要求轉型正義。一方指責、控訴,另一方則反駁、推脫。整個牽動歷史傷痕的事件好像沒有「元兇」?但被一方認為就是「元兇」的蔣介石的「紀念堂」卻矗立市中心,其靈柩則在其生前行館由國家武力衛戍。這錯亂的場景,久而久之,加上其他現實政治的原因,當然就觸發了那位太子黨所反省的「一種暴戾之氣」。

「暴戾之氣」是一種生物性的我群生存邏輯,加上文明性的意識武裝的精神狀態,表現的樣態往往就是「我對你錯」「你死我活」,如果用文革時的用語,就是我要對你「專政」。在這裡,J. Habermas等所說的「溝通理性」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是「敵我」。

這種精神狀態不只存在於像文革那樣的鬥爭情景中,即使在看起來很「文明」的情景中,其意識底層也往往有著這樣的基因在作祟,選擇性地呈現、還原所謂的「真理」、「真相」。比方最近台大校長遴選的爭議,一方高調指責另一方「政治干預大學自主」,但對他方提出的一些起碼的道德原則(如抄襲、利益迴避)則完全不理,好像不存在這樣的問題。當這樣的對立持續下去,「一種暴戾之氣」自然滋長出來,一些荒繆的思維邏輯就會不知不覺成為某種精神狀態的成分。

回到聯繫著20世紀下半葉台灣歷史過程的兩蔣問題。歷史會怎麼評價兩蔣的歷史功過自有歷史來評價,但作為一個「政治問題」,就應想方設法避開「一種暴戾之氣」的人性陰暗面,認識到歷史真相本身之多面性,在「溝通理性」下尋求面向未來之超越「真相」的社會重建之道。

如果不能走出這一步,我們就將陷於作為人性、文化基因之「一種暴戾之氣」的輪迴中。這是一條路遠道阻的漫漫長路。也許,怎麼處理兩蔣暫厝之遺體及「中正紀念堂」,是一個考驗我們社會是不是一個政治成熟的公民社會的議題。

順便說一句,前陣子文化部找幾個公民團體在那「公民審議」紀念堂的轉型問題,這格局我看不出對問題的解決會有什麼出路!



  • 您可能有興趣:

    蘋中信:暑期書單圖利了誰?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其他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29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