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5,2018 17:58

蘋論:自由也是經濟發展的目的

習近平打敗了一條深遠的西方政治經濟論述系統,就是自由市場必須有民主開放的政治制度配套才能有效運作。.....

蘋論:自由也是經濟發展的目的
2018/03/05


習近平打敗了一條深遠的西方政治經濟論述系統,就是自由市場必須有民主開放的政治制度配套才能有效運作。中國的崛起,特別是嚴厲的社會控制,說明了專制極權限制自由與人權並不會阻礙經濟的發展,有時反而為經濟發展掃平絆腳石,預備了穩定的政治社會環境供經濟表現起飛。

西方這套理論歷經兩百多年的淬鍊,一路上多位大師級的政治經濟學家為自由市場加持立論,開放社會的自由體制已成為經濟成長的充要條件,而且開放的政治與自由經濟互相補強,這套思想幾乎成為近代以來的普世第一原理。

中國打破普世迷思

但是本期的《外交事務》期刊以「全球化創造了一頭中國怪獸」為題,認為中國興起標誌了一個時代的終結,對中國和西方都是如此。過去西方以為資本主義和民主化將齊頭並進,但中國徹底打破了這個迷思,為地緣政治帶來深遠的改變。

1990年代西方企業界與政界相信,透過貿易、投資等建設性接觸,會讓中國開放民主;但事與願違,伴隨中國繁榮而來的不是民主自由,而是對言論思想的嚴厲控制、政治制度更封閉、異議人士更受壓迫。也就是說全球化之後,產生了一種新的中國模式:經濟非常國際化,同時政治上又是極端專制獨裁的一黨制國家,從俄羅斯、土耳其到埃及等新興國家都在複製中國的強人統治模式。

這種「自由經濟需要民主政治,民主政治製造繁榮經濟」的話語套路,已經證明不準確,政治制度與經濟制度可以各自獨立的存在,之間並不必然互為因果。柯林頓、布希、歐巴馬都誤以為全球化與貿易有助於中國走向自由化與民主化。但事實證明這是對中國心存幻想,不僅心態上大錯,也是大戰略的特錯,因此美國需要重新制定對中國的戰略。

「應基於公平正義」

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沈恩,對於「剝奪政治自由與基本公民權以加速刺激經濟發展是好事」的論調不能苟同,他曾說專制政治幫助經濟成長的證據並不存在,人類自由的增進才是發展的主要目的,同時也是主要手段。市場機制的效能是經濟學家的神主牌,但沈恩認為市場機制的深遠力量必須基於社會公平與正義,並透過基本社會機會的創造來予以補充。

經濟發展的目的不僅只有物質生活,而促成自由的深化也許和餵飽13億人至少同等重要。這是我們覺得中國就差這一項而感到遺憾的原因。

  • 您可能有興趣:

    工商社論》景氣燈號改版不可有絲毫政治考量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經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27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