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5,2018 17:52

內政部警改 操短線、急就章

日前,內政部因應大法官釋字760號解釋,對於三等考試及格但未受警大教育之現職員警,.....

內政部警改 操短線、急就章(林裕順)
2018/03/05 蘋果日報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


日前,內政部因應大法官釋字760號解釋,對於三等考試及格但未受警大教育之現職員警,預定「開後門」不經選才即可進警大接受「進修教育」,同時「闢捷徑」在學2月外加實習2月,即可全員「原機關候缺派補」就地升官、升職。但警察教育政策規劃若此「操短線」,果能符合本號解釋:「惟本應從前揭考試及格人員中擇優任用,以貫徹公平競試、用人唯才之原則」。

再者,據統計符合前項調訓資格者,在職員警高達6936人。現亦正值大學學測成績放榜,歷來警大教育從中選材、擇優錄取。今年該校招生僅278人,錄取率或不到5%,也需4年警大教育方可取得三等考試資格。然內政部教育政策調整如此「急就章」,警職巡官員額將「一次性」地被「佔好佔滿」,形成現職人員對於未來新生的「世代剝奪」,無非現今政府訴求年金改革正當性的「最大諷刺」。

去年,總統府司改國是會議也作決議:「改革警察教育制度,提升執法品質,符合現代社會對執法者之期待。」換言之,結合一般素人共同參與的司改變革擘劃,或認「現今警察」執法品質尚不足、急待改進。今日內政部政策規劃「天外飛來一筆」,僅安排4個月的警大進修教育,且「短暫期間」大量進用、大方晉升,即盼「現職員警」搖身一變「優質執法」,如何說服民眾相信政府呼應司改、擘劃變革的誠意與用心。

中立執法要求提升

先前,大法官釋字626號解釋,就警大教育的獨自特色多次強調:「係為培養理論與實務兼備之警察專門人才,並求教育資源之有效運用,藉以提升警政之素質,促進法治國家的發展。」亦即,台灣社會警察幹部的培育養成,先由警大教育、再經國家考試、後至實務貢獻,大法官早已肯認其法理上與實務運用之正當性。

縱然,大法官760號解釋提到:「警察專業知識及技能之取得,警大及警專畢業並非唯一管道」。但警校本於「大學自治」,維繫學校品質提升競爭力,並有別一般大學發展自我特色。例如,學生在學期間若考試作弊、偷竊等違紀或違法,經「正當程序」確認事實,則一律退學「打包回家」,回應台灣社會對於執法人員的期許。教育樹人,需要時間沉潛、醞釀。

近來台灣民主轉型過程多元價值、不同立場更形對立衝突,警察中立執法、公正執法的專業要求升高。同時,警察執法乃司法程序的「最上游」,實踐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前線」。司法上游如遭污染怎能期盼審判正確,司法前線未臻專業怎能提升審判公信。警察教育司改政策,果能偏聽、草率決定。本項釋憲案的源起,亦是當年政府因應解嚴,「短暫期間」、「大量晉用」種下惡果。英國文豪蕭伯納:「歷史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人們不會從歷史的經驗中吸取教訓。」為政者的智慧,大家繼續看下去。


  •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公共行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27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