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9,2017 16:07

焦點評論:從血觀音看病人自主權利法

最近甫榮獲金馬影展最佳劇情片的國片《血觀音》,結局令人十分唏噓。電影中,..........

焦點評論:從血觀音看病人自主權利法(鄭子薇)
2017/12/09 蘋果日報
台灣橋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最近甫榮獲金馬影展最佳劇情片的國片《血觀音》,結局令人十分唏噓。電影中,棠夫人晚年在病榻上受著折磨,也用書面表達了不願意繼續救治的意願,但是她的女兒棠真,卻將那張意願書撕毀,鐵了心要讓棠夫人痛苦的在病床上「長命百歲」。看在觀眾眼裡,或許是令人大快人心的「現世報」,但是,現實生活中,有許多不像棠夫人這樣惡貫滿盈的人,卻也在病床上痛苦的煎熬著,不得善終。

為了讓人人都有善終的權利,《病人自主權利法》(《病主法》)即將在民國108年1月6日上路。未來,只要是年滿20歲,心智健全的人,都可以透過「預立醫療意願」,預先選擇在特定的臨床條件(如:永久植物人)下,拒絕或撤除維持生命治療或人工營養、流體餵養。所以,一旦棠夫人預立了醫療意願,依照《病主法》的規定,原則上她的親屬就不能妨礙醫師依照她的意願撤除維生醫療。然而,《病主法》卻沒有規定,當病人的親屬妨礙了病人的意願時,會有什麼後果。所以,只要棠真執意要讓棠夫人繼續痛苦的活著,依照《病主法》的條文,恐怕也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

棠夫人還有個選擇,就是委任一個「醫療委任代理人」代替自己執行意願。她可委任一個自己信任的人,在她意識不清或昏迷的時候,代替自己表達意願,確保自己的意願可以被落實。但是《病主法》又規定,如果這個人不是自己的「法定繼承人」(即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姊妹、祖父母),那當這個人同時是受遺贈人、或因為棠夫人死亡而受有利益的人時,就不能當醫療委任代理人。

應防生存受益風險

試想,臨終的棠夫人,如果不是委任自己唯一的繼承人棠真,那會委任什麼人當醫療委任代理人呢?應該是自己十分親近的人吧!但是,自己十分親近的人,反而往往同時是自己遺贈的對象,或是保險受益人。隨著台灣年輕人結婚、生子越來越不容易,單身人口越來越多,未來高齡化的台灣,將會有許多沒有「法定繼承人」的老人,當他們想把財產留給信任的人時,卻也同時喪失了委任對方當醫療委任代理人、替自己確保臨終意願被落實的權利。

其實,依照《病主法》的規定,「醫療委任代理人」只能依照病人預立的意願做決定。既然他執行的是病人的意願,又為什麼會有道德風險呢?這個風險,其實只是個「想像的風險」。而且,《病主法》只預防了「因病人死亡而受有利益」的道德風險,卻沒有預防「因病人生存而受有利益」的道德風險。《血觀音》的結局反而讓我們省思,繼承人一定沒有道德風險嗎?道德風險只有在「因病人死亡而受有利益」的情況才可能發生嗎?在「因病人生存而受有利益」(如跟病人有仇恨、領取病人的年金),是否也可能存在道德風險呢?

待增妨礙意願處罰

《病主法》的出現,讓善終成為可能,透過承認「預立醫療意願」的效力,醫護人員的風險也大大的降低了。但是,如果不加上妨礙醫療意願的處罰,將可能使《病主法》的良法美意落空。而且,既然《病主法》的目的,是為了保障病人的自主,維護善終的權益,就應該要讓病人自主決定醫療委任代理人,而不應該再加上各種條件限制,因為只有病人自己,才最清楚什麼人值得信賴。


  •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人權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4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4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