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2017 19:48

自由共和國》楊逸飛/炒短線的托育政策 達不到幼教公共化的目的

選舉將近,許多縣市紛紛端出幼托政策的牛肉來搶選票。但這些政策,不論是補助學費或提供育兒津貼,.........

自由評論網 > 言論
自由共和國》楊逸飛/炒短線的托育政策 達不到幼教公共化的目的
2017-11-13 06:00
楊逸飛/公幼教師


選舉將近,許多縣市紛紛端出幼托政策的牛肉來搶選票。但這些政策,不論是補助學費或提供育兒津貼,都只是在炒短線,看似有利於減低家長負擔,實際只是撒錢暫時堵住業者的嘴巴。

回歸本體,教育公共化的原則至少有三點:公共承擔、公共監督、公共利益分享。「公共承擔」指的是:社會資源有限,國家有時必須為某些具有障礙或各種不利因素的個人、群體,負擔更多的成本;「公共監督」的精神,則是教育本身應屬於與學校運作有直接關係的成員共同參與、決策和自主管理,但同時也受社會的監督;「公共利益分享」的意義,則是教育成果必須用來完善公共利益,而非達成特定群體的有利目的。

我們可以從教育公共化的原則來檢視當前的幼托政策。

第一,幼兒屬於國家重要資本,但幼兒尚未成熟,無法為自己爭取資源,在此概念底下,國家當然必須為幼兒負擔更多的成本,且幼兒教育產出的成果,也將由社會共享,因此其成本,自然應當由社會群體一起負擔,而非由個別的幼兒家庭負擔。因此,廣設公立學校,才能符合公共承擔的原則。

第二,當前國家公私幼比仍處於三比七,在商品化的幼教世界裡面,多數學校屬於私有財產,國家就算補助再多的經費,身為校園主體的學生、教師甚至家長,仍舊無法對於自己的教育權利進行監督。就算是非營利幼兒園,但本質上仍屬於特定基金會或團體,在政策與教育方針的決斷上,仍直接受到所屬單位的影響,仍難以達到公共監督的原則。而公立學校容易受大眾檢視,校內並設有完整的家長會,且因教師與家長會之間並沒有工作上的利益關係,所以較能相互合作,達成公共監督。

第三,儘管政府補助許多經費給私幼,但就法理上,該學校仍屬於私立,而非公有,其在教育成果的運用上(如:硬體設備、師資、學習資源),該如何規範其應該要運用於公共社會?所以,當然也就做不到公共利益的分享。國家挹注了許多經費,但成果利益卻無法讓社會共享,絕對是一種穩賠不賺的生意。

我國當前公立幼兒園的數量,仍遠低於私立與非營利幼兒園,離公共化的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但今日政府竟然補助仍只以「補助私立業者學費」及「發放育兒津貼」做為幼教公共化的政策大方向,完全違背教育公共化的精神。

國家應當致力於廣開公立幼兒園或將義務教育向下延伸一年,以此達成教育公共化的目標。否則,這些每逢選舉就提出的補助政策,其所投注的經費根本只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純粹只是浪費國家資本而已。

  • 您可能有興趣:

    國際蘋道:都市裡的老人 與他們的容身之地
    lchintw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公共行政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365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