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說各話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anuary 9,2012

雷克特的穀倉


La Grange de Meslay was build in 1220,
and it is in 1964 that Sviatoslav Richter decided
to create a festival in this beautiful place

文/傑拉德

小時候看過一本童書︰爸爸的大房子。
一個小朋友從鄉下走到城裡來,要找爸爸的大房子。
小朋友說爸爸的大房子中間有個高樓,爸爸也答應小朋友,要把最高、視野最好的房間給他。

這小傢伙說不清房子在哪?最後他遇到一個超有耐心的大人,願意看看爸爸教他畫的大房子:
乖乖不得了,這小傢伙畫的竟是『總統府』!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怎麼會有這麼一本禁書給兒童看呢?想必作者有一段長時間應是住在柏楊
叔叔家隔壁。

爸爸的大房子帶有寓言性和童話性,雷克特的穀倉則是一則皆大歡喜的故事。

雷克特,何人?



多年前我在市圖借了兩大冊魯賓斯坦自傳,書中出現了很多次一個很奇怪的鋼琴家名字︰
雷克特,我一直不知道此何人也?直到我開始知道 Richter 這個人,他的演奏,他的事蹟後,
才恍然大悟!雷克特?李希特是也。

如果我會彈琴,也有錢,我會在敦化南路上蓋個穀倉。就像 Meslay 一樣的尺寸,聽眾須付費但
恕不附飲料,曲目的安排是全本的貝多芬,全本的舒伯特,全本的舒曼、布拉姆斯、巴哈、
巴爾托克‧‧ 嗯,當然不能只有鋼琴,也要間雜安排一些弦樂四重奏演出。

其他樂團演出?喔,這個穀倉是帶了咒,有些基本教義式的堅持,所以有些不方便,要不,
去福華旁邊找 YAMAHA 好了,他們一定會樂意安排的!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42回應(0)引用(0) │標籤:雜文

December 29,2011

音響人二三事(3/3)


Hugo Urlacher: La Soñadora

文/傑拉德

「我在自己喜歡的聲音裡浸泡了些年。」

興趣稍轉向了音樂,當時,注意的也都是與音樂有關的,諸如書籍雜誌、演奏家、演奏會、CD 店等。

1997 年 8 月 1 日 Richter 離開塵世。這一年我 30 歲,換了工作:由 0、1 世界篩金的資訊技術者轉換為人情世故堆裡做學問的業務員。我的世界從單純躍入複雜,是有些混亂需要適應。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55回應(4)引用(0) │標籤:音樂,雜文,器材,音響觀

December 26,2011

音響人二三事(2/3)


photo: http://www.apogeespeakers.com

文/傑拉德

「1995 年是個重要的時間點。」

我換了 Apogee 的鋁帶屏風喇叭,以 JADIS Defy-7 推動。
那樣輕鬆自然的聲響,是我不曾體會的,我開始嘗試買一些交響樂的 CD 來聽。
Apogee 沒有很強很過癮的音壓,但是它像四面八方撲來的音粒,一般錐盆喇叭很難做的出來這種效果。鋼琴和提琴的形體感很足,但高音細節再生就不那麼令人滿意。弦樂器擦弦質感尚無法真實呈現。

大編制大音壓下,Apogee 的鋁帶會拍邊。這顯示某些頻段阻抗陡降,JADIS 並無法有效驅動。
JADIS 在我年少歲月中一直是超高級品牌的象徵,Defy-7 用的是 KT88 管子,這也是我與這個牌子這種管子的最後邂逅。

JADIS 推不動,那就換 Boulder 250 AE 兩台上陣。Boulder 還真厲害,直到出脫前它還未讓Apogee 拍邊呢 !只是它沒味道,聽它唱歌,總像是用一流的白水煮一流的白麵─健康但不好吃。

我終於還是忍不住換掉它們:Esti 王盤 → JADIS Pre → Boulder Power → Apogee。接下來有趣了,該換什麼呢?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30回應(0)引用(0) │標籤:音樂,雜文,器材,音響觀

December 23,2011

音響人二三事(1/3)


photo: http://odoo.co.kr/

文/傑拉德

熱心音響的人很自然地會蒐集屬於自己的音樂。可能,這些音樂的數量不大;也可能,遭致某些愛樂者物議。

我是想得開,承認自己喜歡的是聲音,並沒有什麼難為情的。我喜歡良好音響播放出來的「聲音」,想像它、幫它編個故事,相信這樂趣並不下於聽「音樂」。有時候我還覺得,我的想像力比單純的愛樂者更好呢,當這些神妙的時刻來臨時,我想,我聽到的應該就是音樂家的私語了。

回想起自己一路以新台幣與音響獸拼搏過來,除了一身血、滿口胡說八道的音響經之外,對聲音的深一層認識應是最大收穫。容我試著簡單地將這荒唐寫下。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45回應(0)引用(0) │標籤:音樂,雜文,器材,音響觀

October 6,2011

音樂載具的使用迷思


photo: http://www.flickr.com/photos/bubirons/

文/言傳

從頭說起,原理雖易,卻是說來話長。

耳中所聽,是經過層層關卡而來,是一個整個系統的呈現,從資料儲存媒介的拾取(如CD之讀取、音樂檔案之讀取),以數位訊號的方式,經過DA處理,轉換成類比訊號輸出(LP本身是類比訊號,不用經此轉換),再經訊號、功率放大,而後傳遞給最末端的揚聲器(喇叭、耳機等)。

簡單流程:訊源(訊號拾取)→擴大機(訊號&功率放大)→揚聲器(如喇叭、耳機)

這個過程,是一個減分(減損)的過程,如何減少資訊的流失,是相當重要的,有壓縮的檔案、資訊的拾取有問題造成的資訊流失,這些在源頭就失去的,後面再怎麼處理,也不可能會回來。

而在耳機這個小圈子,有幾個迷思由來已久,或許值得深思。最常見的,莫過於”耳機要不要搭耳擴?”演變至後來,只要對聲音不滿意,就會問”某某耳機要搭哪一台耳擴?”其結果就變成耳機很貴,又搭了一台高價的耳擴,然後用著比電腦內建音效好不了多少的訊源,聽著128K~320K的MP3檔案,更不考慮錄音好壞的問題的,忽視聲音的呈現是一個系統最終結果,捨本逐末地迷信「耳擴」這個被商人所稱頌的「萬靈丹」,而不知(或是不願相信)系統的調整本身就是個權變理論,本來就沒有「萬靈丹」。

另一個例子,就是”要比同樣價位的耳機更「好」的音響系統,就需要耳機系統總預算後面再加一個零才有可能實現”這個論點。這句話在許多年前是打開耳機市場的一句口號,針對擁有預算,願意獲取較好聆聽品質,卻苦無適當空間擺設音響系統的群眾,給予並導入”耳機”這個選擇。耳機的好處是什麼!?不佔空間,不需擺位,隨插即用,容易獲得較具水準的音色與質感,而且比起喇叭,不需要一台"看起來很大很貴且必備”的擴大機,在這種氛圍下,除了使用耳機聆聽這個本身不錯的聆聽選擇外,也選擇相信”要比同樣價位的耳機更「好」的音響系統,就需要耳機系統總預算後面再加一個零才有可能實現”這個立論本身就有問題的論點。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07回應(10)引用(0) │標籤:器材,音響觀

September 5,2011

必然的偶遇─與jmr

文/言傳

相遇,是偶然的必然。

若非如此,錯過即成空,無果。

那年,台北盆地的夏天,頗為炎熱。閒暇時間,開著電腦,放著流行樂當背景,
是在這天氣下最常做的事。然有形的事物總有壽終之時,那播放音樂的便宜貨,
開始禁不住歲月的摧殘,現出疲老姿態,加以與人同住一個屋簷下,木造的隔間
形同虛設,為保友誼長存,開始以耳機替代桌上PC喇叭成為聆聽工具。那時候
未曾想過使用音響,也不用談認真去聽過任何音響系統。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11回應(4)引用(0) │標籤:雜文,音響觀

August 18,2010

2010高雄音響展後雜談(下)

TITLE
喇叭:JMR Emeraude(綠寶石) 擴大機:Atoll In100
訊源一:HD micromega WM-10 訊源二:Holfi Xenia
靜態展示:長物志四吋全音域喇叭 & Sim Audio MOON i.5

10年三月十日,展出前一天,器材運抵高雄國賓飯店603房。打開空調、物品拆封、卸下防護,把音響桌、訊源、擴大機照楚培樂坊裡的擺設方式一一復原,隨後立起喇叭,將所有的導線接上,到此,汗流浹背的雨董和Garry兩位從演人員已迫不期待地想聽聽這套系統在603房裡的聲音。我拿出比利時裔女歌手Lara Fabian的專輯《En toute intimité》,放入Holfi Xenia CD Player裡頭,按下遙控器上的「再生鍵」,聲音出來了。

兩首歌過去,轉頭看看雨董與Garry,只見他們眉頭愈皺愈緊,臉上寫滿了問號,我很清楚,像現在這種鬱悶、放不開的聲音,是絕對吸引不了人的。

「喇叭不能直下地毯!」直覺這麼地告訴我。沒錯,當喇叭箱體還未達相當程度的重量時,即使裝有腳釘,也還是不容易穩固地立於厚度頗大的飯店地毯上,更遑論要取得均勻的共振,所以得墊上石板再試試看。

「行?不行?」正準備再次播放音樂試聽時,突然發現CD Player的腳座並未完全平貼於桌面,原來忘了把專用的三點式墊材加上;隨後修正了這一點,樂音響起,嗯,現在似乎好了些!?接下來,就是拿出捲尺與雷射測距儀,開始調整、訂定喇叭與空間的相對位置。

喇叭的定位比較麻煩,除了時時仰賴音樂,還得不停前後左右移動箱體、聆聽比較,同時也必須考量視覺上的整體感受。展場空間的聲響效果是最不容易掌握的,除了因為是陌生的環境之外,原則上你也無法對這個空間進行足夠的、合適的改裝,以達到調音者的期望。當我到達一個陌生的空間裡時,必定會做兩件事,一是拍手,二是吶喊,主要是在聆聽、感受整個空間的振動方式,以及瞭解聲響的尾韻,如此才能幫助音響器材們找出較佳的定位落腳處,Tuning也才會更有意義。最後,取了一個能與房間有較和諧共振,看起來也算舒適的折中點,並把音響架排列到相對合宜的位置上,靜靜地聽了一會音樂。器材的架設,至此大體算完成了。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6:10回應(2)引用(0) │標籤:美學,雜文,音響觀,Hi-End Show

May 19,2010

2010高雄音響展後雜談(上)

TITLE

有時,一堆沒來由的念頭總會在嘴吧靜下來的時候,從身體裡的某個隙縫,若有似無地鬼鬼祟祟地不動聲色地理所當然地,冒上來,然後,就像蕭士塔高維奇《給中提琴與弦樂器的交響曲》的慢板(降b小調,Op. 138,柴可夫斯基改編版本)中最後那段長高音,Eng-------愈來愈大愈來愈大,彷彿腦皮層中快速發育著的青春痘,最後不可逆地,爆出。於是,念頭像烈日下的影子無可奈何地攤開來,令人只好不得不去面對它。

到底,什麼是音響展?嗯~不好意思,想的是說為何要有音響展?唉,也不對,應該說,楚培樂坊怎麼會想參展?Gosh!高雄音響展結束至今也過了近兩個月,怎會等到各大主流媒體陸續刊登出相關報導之際,這個念頭才這麼寧缺勿濫地出現!?算了,我想。

參觀音響展,參展、觀展,其實根本是兩碼子事。08年四月,也是在高雄國賓飯店,楚培首次「參展」(參閱:愛河畔的足跡 ),感覺像平常被寵壞的老饕首次下廚般地緊張;同年八月,地點變成台北圓山飯店(參閱:HD micromega ),這次則是拿著剛到手不久的新材料下鍋,主要在看新料理的可塑性與客人們對它的反應,廚藝大概不是重點。

人有三衰六旺,月有陰晴圓缺...不不不,應該是人生難得糊塗(這裡的「得」作副詞用),今年,楚培大概是被工作上接二連三的挑戰搞瘋了,想來個以毒攻毒,便拉了高雄首都音響大當家「雨董」逕行參展。原以為兩次展出經驗可以幫助我搞出一些精彩的節目,像什麼找人來現場演奏啦音樂會般的播放方式啦的,結果,遇上做事不按牌理出牌(根本就不管牌理,甚至忘了出牌嘛!)的雨董,苦於思索如何搭配出這次料理素材的我,到最後竟像是沒準備完全似地便面臨開演!

話說之前的展覽準備,其實,根本都是百鳴的人員在打點一切,我不過就把線材委交他們帶至會場,展出前再前往調音罷了,而本次展覽中屬於我們的舞台,以高雄首都音響的名義申報六0三號房,卻是從頭到尾得自行規劃、運送、佈置,所以,等想到文宣品以及佈置品都還沒準備妥當時,已是開演前幾天,怎麼辦?慌啊!只是已經不能回頭了,那就硬著頭皮上吧,我想。

靜下心之後所浮現的,就是乾脆甩開商業展覽的考量,把核心放在「聲與樂」(Sound & Music)這樣的主軸上,以能夠顯現器材本身價值、首都音響價值、楚培樂坊價值的器材搭配和展房佈置方式,貫徹我的意志。正因如此緣故,我做出不得已的峰迴路轉的柳暗花明的決定,就是把楚培樂坊當前的配置、擺設以及內涵,盡可能地移植到展房吧。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2:01回應(22)引用(0) │標籤:美學,雜文,音響觀,Hi-End Show

November 8,2007

損益平衡點

TITLE
畫作 by William M. Harnett 圖片來源:Still Life--Violin and Music

這個「損益平衡點」,是一位不願具名的朋友所提出的,讀起來簡單的五個字,卻是蘊含了經年累月的磨練與寬廣且深厚的人文素養,才能將長篇大論,濃縮為五個中文字。

在商業行為上,我們知道「收支平衡」這東西,在環境上有「生態平衡」,而在音響的調校上,便是「損益平衡」。

「平衡」,一直都是看起來最平凡,做起來最困難的一件事,就像翹翹版一樣,要讓任何一端傾斜,再容易不過,可是如果要讓它立於中道,保持在平衡的狀態,這就需要花費一些功夫了;音響的調整正是如此,要讓高音聽起來更亮或更暗,還是低音量更多或更少,甚至只就解析力或衝擊力等單一面向的特徵作強化,這種針對某區塊的聲音去做調整的方式,其實最簡單不過,只是,音樂的「完整性」與「均衡度」,往往就在這樣的調整方式中喪失。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6:52回應(4)引用(0) │標籤:美學,雜文,音響觀

November 5,2007

失真的藝術

TITLE

產生這篇文章的起因是來自與Mingus的對話,本來是在聊歌唱,但不知怎地就變成另一個樣了........底下節錄原始對話,最後再把一些觀點說明白。

Mingus:

Lapi, 剛看了一點「超級偶像」, 很好奇你對這類歌唱選秀的看法。

撇開台灣流行樂類型與唱腔的限制, 我倒是覺得"唱歌"真是可怕的一件事, 好像會把人顯性(有時是隱性)的特質都像照妖鏡一樣照了出來。

我覺得把自身那麼赤裸裸地亮出來, 是一件有點可怕的事。
果然, 職業表演者需要一定的人格特質, 我很佩服。

Lapi(=楚培):

哈哈~我家沒裝第四台,而且只有一個收訊很差的「室內天線」,收看的不是神機妙算劉伯溫,就是什麼紫色曼陀羅、三度半空間之類的台視節目.......(不過後來知道這也是台視節目,我家應該收得到)

其實「表演」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我自己的看法與要求就是,當你站上舞台時,就要抱有一種「豁出去」的心態,就算要你脫光衣服都不能害怕!所以,平常的鍛鍊是相當相當重要的。

題外話,多年的舞台經驗也深深地影響了我的音響觀,在一個表演廳堂裡,從舞台到觀眾席之間是有距離的,更遑論是在開放的場地,因此,在舞台上,所有的儀容姿態、肢體動作、聲音、表情等,都必須比平時(台下)還要誇大,這樣才能讓在場的每個欣賞者收到你所要表達的訊息(理想的情況),讓聲音或動作,都能坎到聽(觀)眾的心裡去;台上到台下的這個「傳輸過程」,中間其實存在著一種「失真的藝術」,我簡單地解釋是,台上那些以超乎平時數倍、甚至十數倍以上的行為,全是為了對應「失真」而衍生。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0:31回應(5)引用(0) │標籤:美學,雜文,音響觀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