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November 9,2012

日本一週


阿美橫町,日本上野

去了一趟日本,幾乎都在採排與演出,白天除了移動還是移動。放飯、吃便當,偶爾買個微波食物充飢,一轉眼時間就過了,僅有的空檔也只到上野逛逛。這還是頭一次到東京,卻沒有拉麵、啤酒、生魚片一路相伴的旅程。真的只是來表演的,一句話:硬斗。

好在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文化與國度的藝術家們,直接間接獲得多樣觀點的刺激,豐富了心靈。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14回應(5)引用(0) │標籤:雜文

November 7,2009

重生的CSI Las Vegas

TITLE

我必須承認,自己是個CSI Fan。

幾個月前,CSI Las Vegas第九季播完了,九季意味著,除了這部影集,觀眾也與之同樣歷經了九年的光陰,隨著時間,可見的是劇中演員臉上逐步加深的歲月痕跡,實驗室中嶄新科技的運用(雖然很多都是掰出來的),以及因觀眾對於犯罪調查的知識增加,而不得不絞盡腦汁揮灑出更多驚人橋段的編劇功力,所有參與者都在進步著,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對於戲裡與戲外的一切而言,都是種成長,我喜歡這種感覺。但是,在這一季裡(或者說在這之前就已顯現),不管是在角色或是劇情上,都產生了許多變化,劇組的動盪連帶讓整個影集的發展蒙上了一層失落感;當這一季的最後一集播完時,即使戲裡的這個團隊加入了一個重量級角色──Laurence Fishburne(就是駭客任務中的Morpheus),我其實已經想寫一篇「逝去的CSI」來悼念,悼念影片中多年來由於形象塑造而深植人心(就戲迷而言)的角色們的逝去或離去,以及因固定演員的離去而無法再安置出合適腳本的編劇(們)。

第一次「有意識」地觀看CSI影集是在慕尼黑,印象很深的經典畫面是,當我看完體育台的拳擊轉播後,習慣性隨意切換看著其他頻道,剎那間,突然有一雙沒有腰部以上的大腿映入眼簾,那時心想:原來這就是CSI!?怎麼會在電視上播放這種屍塊影集?繼續跟進,發現原來是齣「警匪片」,頓時感到真是無趣啊(當時應該是CSI Miami吧)~但,就在某次返國渡假,看了AXN台播放的CSI LV影集之後,從那座實驗室的設備,整部片的採光與構圖,演員角色選擇、搭配得恰如其分,到故事內容以及對於案件的調查、探討方式,無一不深深吸引著我,於是,我便無法自拔地跟著劇中人一起進到屍塊的世界了……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22:20回應(6)引用(0) │標籤:雜文

July 2,2009

殺孔龍絕技!

TITLE

從前,在一座山上,有個武功高強的師父,開立了一個宗派,並在裡頭教人殺恐龍的技術,功夫硬,不好學,即使入門者眾,但被淘汰者也多;又一個十年過去了,某日,師父把一些經過淬煉,技藝業已爐火純青的徒弟們召集過來,慎重地對他們說道:

『大家已經將「殺恐龍」的功夫學的很透徹了,為師亦將畢生所學盡傳於此,已沒東西可再教授,現在,大家可以下山了,去吧!』

徒眾們面面相覷,若有所思,有人起身離去,有人竊竊私語,此時,其中有一人發問:

「師父..........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恐龍了,我們該怎麼辦!?」

只見師父眉心微微一凜,且捻了捻發白的鬍子,陷入沈思,久久不語,之後往天睥睨,
語重心長地答道:

『嗯~~~你們,就到另一座山頭,開家道館,再去教人家殺恐龍!!』

lapi_0 發表於 樂多21:42回應(2)引用(0) │標籤:雜文

October 5,2008

im wunderschönen Monat Mai

TITLE
(Photo from: http://www.everystockphoto.com/photo.php?imageId=2101289)

今年(2008)四月份的高雄音響展時,在完全不同於楚培樂坊這邊的聆聽條件中,我除了學習、瞭解到如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裡,進行最有效的調整外,也因為其他種種主、客觀意見的收集與交流,而得到一些線材設計上的新念頭,接下來要做的就只是把東西生出來,證明自己的推測;於是,便著手實驗計畫,四月底開始,正式進入一連串的「測試地獄」裡。

為了得到更完整的資訊,這一次,搭配器材的變因增多,每一對試做出的實驗訊號線,同時會接在電晶體綜擴及真空管綜擴,甚至是電晶體前後級上聆聽,目的是為了能夠更加瞭解並掌握不同的導體材質、線身結構、焊錫等等因素,對於最終的「聲音呈現」,在基礎特性不同的器材上,會搭配、產生出什麼樣的結果。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22:09回應(2)引用(0) │標籤:雜文

April 4,2008

Know How 真難賣!

TITLE
(圖片:JBS廣告)

可不是嗎?!




lapi_0 發表於 樂多22:06回應(1)引用(0)

March 24,2008

nichts.......

TITLE

回憶就像剝洋蔥,一片一片剝,過程總是讓人掉淚,但是剝到核心,才發現是空的。
----Günter Grass----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9:53回應(5)引用(0)

January 7,2008

狂草 – 新生

TITLE

退伍前夕,我先去找了恩師杜黑,向他報告了當兵時的種種和921地震時埔里老家的情況,經過簡短的商量與考慮後,便安排進入「台北愛樂青年合唱團」,只要週末休假時就一起隨團練習;退伍後,為因應需求,還同時軋了隸屬同一基金會的「台北愛樂室內合唱團」(所謂小團)及「台北愛樂合唱團」(所謂大團),三團合一,開始往後以聲為劍,譜為盾,南征北討的時光。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3:12回應(4)引用(0) │標籤:雜文

January 6,2008

狂草 – 無想

TITLE

住在鹿寮的那段歲月,由於處於人生瓶頸處,做什麼都像進退不得似的,因此除了常置身於大自然中,聽山林的對話、聽風的歌,還把時間投注在種種興趣與嗜好上面,為的就是讓糾結的情緒有出口。剛搬進去的那時,因為兵役尚未結束,什麼事情都動不了,於是,呆在小房間內,除了看書、看風景,就是聽音樂。

小房間裡,先是擺著一套學生時期所使用的器材,再逐步替換成以音樂廚房(國產,已倒閉)Classic 35書架式喇叭,與Obsession AP-30(國產) 6BQ5真空管綜合擴大機,加上由Theta Data basic轉盤及DS Pro basic Ⅱ數位類比轉換器(D/A Converter)所構成的基本聆樂系統(可參考「回憶=?」一文),退下來的東西則暫放到當時女友的住處供她使用;之後,又自行以從建材行購入的木板拼湊裝訂,完成了一個電視音響架,再想辦法去弄了部中古電視,配上也是學生時代留下來的錄影機,以及一台可播放VCD的Playstation(Ⅰ代),於是,營外的生活起了變化,部隊放假,若沒什麼特別的事,我會回到這個地方,或翻看著因受潮而蜷曲的書籍,或隨意聽著流行之外的樂曲,抑或者跟著影片的劇情發展而起伏,這四坪大的空間,簡直就像心中密室的實現,我將自己封閉於此。

那個最裡頭、最邊緣、最暗無天日的密室終究太過潮濕,退伍後,我搬到同樓層最明亮的房間,有個獨立的衛浴不說,整個面積還大了一倍,從南面的窗戶望出去,還能見到1/3的台北盆地,加上通風良好,我想,這不管對人或物,都會是個比較健康的選擇;而惡劣的居住環境,也已讓女人不願(也無法)再上山探訪,順水推舟的,遂進而與之分離。現在,覺得「我」似乎該走出來喘口氣,好好面對下一個階段了,於是,便重新回到歌唱的世界。


狂草 – 新生

lapi_0 發表於 樂多20:46回應(2)引用(0) │標籤:雜文

January 5,2008

狂草 -- Know Thyself

TITLE

我曾住在一個奇妙的地方,那裡依山滂水,鳥語花香,最特別的就是,房子的一部份是「鹿寮」。搬去「鹿寮」前,便聽過許多發生在那地方的種種故事,據說,在人聲最鼎沸時,這裡除住著學生,同時也混雜了許多三教九流之士,有飲食男女,有亡命鴛鴦,有酒鬼,有賭神,還有非洲人;說故事的,亦曾是「鹿寮」的一份子,除了撞球技術令人黯然,當年「喇叭店」流風才剛從桃園吹起時,他早走在時代的最前端,去銷魂過一番了,看著他口沫橫飛的模樣,我心想,果然「鹿寮」裡聚集的都不是泛泛之輩!於是暗自決定,倘若因緣具足,也來去體會一下鹿寮的日子。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4:10回應(2)引用(0) │標籤:雜文

January 4,2008

Passaggio

TITLE

有朋友常說道:「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這句話,正好是我服役期間的心情寫照。雖然當時被選入了某軍種的樂隊裡,誰知恰恰遇上「精實案」,部隊遭裁撤不說,併入一般連隊後其他的變動接踵而至,搬家、勤務調動、管制休假……等等,讓原來想趁從軍時對各式樂器的演奏方式及特性精進一番的計畫泡了湯,只好隨著軍方的律動,在這波動盪的潮流中載浮載沉。

不過呢,生命自己終究會找到出路。入伍半年後,我也逐漸揣摩出某種夠隨著苦痛頻率的起伏而做出適當對應的節奏,反正,該擺爛時仍得擺爛,該精實時就須精實,至於私人的時間裡,除了不斷地閱讀外,那種無法享受「演奏音樂」(這跟演奏「音符」的意義不同)的不滿足,便化成了想要聆聽音樂的渴望。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11:32回應(0)引用(0) │標籤:雜文
 [1]  [2]  [3]  [4]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