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17,2011

爽朗而鮮活----jmr Bliss


photo: http://nappingcat.tistory.com

文/楚國二男

巷子裡的路燈剛醒,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男人從巷口拐進來,走到路燈下,停下腳步,看了看錶,隨即掀開側包,從空間最小的夾層裡頭掏出一個Stelton扁菸盒和一只窄版,拋光亮面,上頭刻著”1994”的Zippo打火機。他打開菸盒,叼起一根封著哥斯大黎加煙草的手捲菸,理所當然地退到光影外,挑了一輛機車坐下,點火,有節奏地吞吐。並非喜歡抽煙,他只是很享受手指上、身上沾染著煙草的香味。

秋風一陣竄過,赤裸裸地把巷中家戶的秘密恣意擴散。男人鼻竇裡多了炒菜、燉肉、爆蔥和醬油香等等幾味,後頭跟著的雜亂氣息,未乾的衣物、沐浴乳、洗髮精以及溫度不盡相同的自來水味接踵而至。他又看了看錶,起身,彈指,俐落地終結煙身的燃燒,再將剩下部分收到菸盒內,放回側包,果決地往”11號”那道紅色鐵門前去,伸手按下”5F”電鈴,兩個短音,七點,準時。

「喂,你好?」

「我果安啦!」

「喔…..啪呲!」(鐵門開)

簡潔的三拍像是一道固定用來敲開獨戶老公寓大門的密碼。果安走上5樓,逕自開門踏入玄關處。樂聲隱隱由內流洩而出,他在脫鞋時定神聽了一下,確定是巴哈的鋼琴曲;更嚴格地說,是以鋼琴演奏的巴哈《郭德堡變奏曲》中,第八段變奏。廚房裡,屋子的主人跪在冰箱前,邊拖拉出冰鎮得宜的綠標玻璃瓶「惠比壽」啤酒,邊向果安招呼。 ...繼續閱讀

lapi_0 發表於 樂多0:42回應(8)引用(1) │標籤:音樂,唱片,美學,雜文,器材,音響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