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3,2009

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傅天余,帶我去遠方


知道這片是一年多之前,知道「作家」傅天余比「導演」傅天余來得早,其在紐約負笈的散文隨筆《暫時的地址:格林威治村832又1/4日》,一直是我認為同類型出版品中,比較拔萃的一個。過了幾年,那個寫劇本的女生變成導演,從前導的宣傳等支架的層疊很是亮眼,接下來要驗收的,就是作品本身了。電影是關於一個女孩跟一個男孩的成長故事,加上逗趣阿嬤等角色組合,很容易將去年的《冏男孩》併放在一起看。但相對於《冏》的旁觀,也許觀者比較能在《帶我去遠方》裡面,找到自己的位置跟些許的影子。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13:36回應(42)引用(0)病中閱聽

April 1,2009

續聊麵攤


這應該是好久以前該發文的一篇,去年冬天天氣正冷,所以寫下一篇關於吃的,應該說是關於麵店的記事。當時沒想到的,心情是在非常忙碌的情形下寫就的,人只要一累了,吃就變成一種補償。當時我該是一邊有正職一邊接外快吧,不知日月的忙,忙得卻很痛快吧,也好像為當時未知,但實已攤在眼前的未來,預告了即將的忙碌生活。而那篇關於那一帶其他麵攤的續篇預告,也一直沒有下文。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03:11回應(0)引用(0)居Q日子

December 28,2008

難道這樣不行嗎?《不要嘲笑我們的性》


也許是女性的緣故,處理社會規範或常態以外的議題,就顯得多了一分彈性與寬容,從這之上生出的或是事情後續的發展,往往也會得到很不一樣的結論,生活/生命的多樣貌,歧異的歧義,往往從正視不尋常開始。日本新銳女導演井口奈己的電影《不要嘲笑我們的性》,就是部非常「女性」的作品。這裡的女性並非典型女性主義之類的辯論,一句「難道這樣不行嗎?」帶有幾分任性的問句,或可點出本片「女性心聲」的獨特之處。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18:31回應(10)引用(0)檔案櫃子

【講座記錄】毫無約束的狂歡──從《美的歷史》與《醜的歷史》看美


日前為活動做的紀錄,很棒的兩小時。
尊重講者權益,如有引用請注明,謝謝。



日期:2008/11/15星期六晚間七點
地點:誠品書店敦南店B2視聽室
講題:毫無約束的狂歡──從《美的歷史》與《醜的歷史》看美
講者:安郁茜 (實踐大學設計學院長)、阮慶岳(建築師/作家)、楊照(新新聞週刊副社長)
主持:楊照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16:26回應(21)引用(1)場邊人記

我記得,那一個下午的味道──我的電影滋味


這四年,幾乎以一種過度規模的狀態沈浸在電影院當中,起源是關於工作需要,那時候有點見山不見山,大師新秀不管味道一口氣統統往肚子裡塞,所以吃的是種看電影的味道,還有沾上相關產業邊緣的虛榮,自己似乎因此在推進些甚麼,好像因此去推廣了些甚麼,以此這麼安慰或說對,虛榮自己。然後連續的看片試片了很多年,大字還真的沒寫出幾個,不是電影刊物的聊備一格的疏散經營,也已經變成習慣。一周密集到少說兩場多到五六場的片商試片,到了今年幾乎到能不去就不去的狀態,在十二點半的正午天光,自己寧可睡在位處電影院周邊的辦公室座位上,昏沈睡去;這樣的狀態,好像也在宣判自己對電影這分工作跟興趣的死亡。說來還真是諷刺,做著裡當要激勵人的工作,自己卻在本體前懶了步伐,真是個假貨的舉止。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11:10回應(3)引用(0)居Q日子

December 26,2008

手中無書的時候‧08年偏食書單‧03-攣生陌生人


孿生陌生人Identical Strangers: A Memoir of Twins Separated and Reunited),艾莉絲.夏恩(Elyse Schein)、寶拉.伯恩斯坦(Paula Bernstein)/著,時報出版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21:30回應(6)引用(0)病中閱聽

手中無書的時候‧08年偏食書單‧02-熱情果醬


熱情果醬,作者:十口博啟,出版社:二魚文化





這本書真的是非常個人偏食的書單。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15:44回應(7)引用(0)病中閱聽

December 25,2008

手中無書的時候‧08年偏食書單‧01-奔跑的記憶


手中無書的時候,對其渴望反而更敏銳。這大抵可以說是種欲望的本質(面向之ㄧ)。處理完連續兩月的生活交替,時間很快迎來年底。今年於自己來說是變化很大的一年,去除掉具體的事情不多提,心態跟格局的變化,似乎已經在此年的最後這季劇烈的發展了起來。一年的變化從微點看去是大的,但也許套朋友的話來說,日後再看,大概就是一個波段那樣的,並非拔地生成,而是事到如此的自然。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17:04回應(0)引用(0)病中閱聽

December 15,2008

上壘,而且達陣:《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以及最近的一些


從來沒想過自己要以文維生。日前跟好友聊起幾次大考的作文分數,從來沒有因此幫未來的前程打開一點寬度的,反倒在需要考驗的時候,文字能力之低下每每令自己覺得,怎麼會落得了這樣境地的左右支絀。從入秋以來,以文維生的工作迎面而來,倒不是換了一行,脫離敲鍵盤一字一元文字工作隊列,而是更需要清晰去直說些什麼,功能性的文字要求仍不得要領。有種置身於題目跟下筆脫節、尷尬的作文考堂情境當中。以至於大規模的疲憊,餘下的時間都在淺層當中昏睡。不管目的如何,生出一字一句都是糟糕得另人想折斷手裡的筆(也真的拗折掉一支)。是天分本來就不夠還是太為疏懶我不清楚,但這段時間的確是天翻地覆,無從說出口的煎熬。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01:27回應(28)引用(0)病中閱聽

November 10,2008

你的眼光,在誰身上。吉田修一《惡人》


在當今日本的暢銷小說家陣容中,吉田修一無疑是出書的第一時間、自己立即會拜讀的一位。以書店從業人員為票選標的、年度最想販售的書獎「本屋大賞」,去年榜單上的第四名,即為吉田修一最新的長篇《惡人》。初看書名的時候,即有一種會跟先前不太相同的直覺出現,向來擅長捕捉都會底下男女之情的吉田修一,《惡人》以犯罪事件開場,路線宛如走向了社會派推理路線宮部美幸那樣的作品,犯罪僅為事件,看透入裡的依然是平常如你我的人呀,為什麼走到了這部田地的強力質問。

...繼續閱讀

ladyjules發表於 樂多16:18回應(3)引用(0)病中閱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