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9日

2008年5月28日

新感應

新感應 2008/05/19(一) 陰
早在年初,得知期盼已久的新生命成形,延續了自遷居宜蘭以來接連不斷的新體驗,這許多可遇不可求的神妙,陸續填補了人生空白。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23:50回應(1)引用(1)婆娑雪泥

2008年4月11日

一年冷感

2008/03/8(六)陰
人說「竹風蘭雨」,宜蘭得天獨厚,橫切大地的溪流、經緯密佈的灌溉溝渠、豐沛不絕的地下水及清冽的湧泉,滋養著土地上的萬物,四季無枯水期,沒有水庫的需求,凡此都得自於充足的雨量。倘遇盛夏午後的驟雨,那是消暑的良方、及時的甘霖,但若逢「霪雨霏霏,連月不開」的綿密冬雨,灰濛的天色終日不移,時辰難辨,不僅毫無淋雨的浪漫,心情也隨之黑白。去年一月下旬初入住時,所感受到的宜蘭典型東北季風造成的冬雨,原來只是尾聲,完整一年的經驗,徹底回溯至十月底的開端,才算開了見識,宜蘭真是「濕」樂園!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00:06回應(0)引用(0)婆娑雪泥

2008年4月3日

柯羅莎颱風

2008/03/1(六)陰
以往在台北的經驗,除了小時候住老厝,大人們總在颱風警報後,總動員似地以木板封住門窗及加強固定屋頂瓦片,如臨大敵,而我只是期待享受停電點蠟燭的幽暗氣氛,及淹水後的奇景,雖經如此也只能稍稍體會他們對於颱風的戒慎。之後搬進大樓,颱風也只是夏季期盼的意外假期,還有家人徹夜打牌的記憶,幼年不知恐懼,成年無所憂慮,從來就不覺得是威脅。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00:47回應(0)引用(0)婆娑雪泥

2008年3月24日

摃龜的失落

摸魚兒 辛棄疾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恨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迷歸路。
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閒愁最苦,休去倚危樓,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
台灣意識如春
她讓夢想花開早
卻不久留
匆匆花又凋萎

此際無計留春住
誰聞來春何時?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13:20回應(1)引用(0)婆娑雪泥

2008年3月20日

2007年10月28日

半年有感

2007/07/27(五)晴
縱使生活依舊庸庸碌碌、縱使親近田園卻經常遠離田園,這一百八十天的生活,卻可預見人生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00:52回應(0)引用(0)婆娑雪泥

2007年7月15日

清倉

2007/06/25 晴
去年穀倉搬家時,眾家榖東們接力賽似的,將滿倉井然有序,堆疊幾近屋頂高的稻穀,逐步化整為零,抬出舊倉上車,十包為單位驅車搬運,再依序落堆於新倉,同心協力,是愚公移山的實踐。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01:41回應(0)引用(0)榖東札記

2007年4月20日

宜蘭人

2007/3/28 陰
「住在宜蘭還習慣嗎?」「每天都睡得很好」我一貫地回答。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22:01回應(3)引用(0)婆娑雪泥

2006年11月5日

母語的回溯

2006/08/07 午後雷陣雨
從小父親就說書般,重複講述著他那一代如何隨著阿公舉家從桃園平鎮宋屋,輾轉遷徙至自己的出生地-三重市二重埔。每年三節及清明,母親也都敬備三牲,囑咐我們跟著大人回宋屋宗祠拜阿公婆,及龍潭祖墳(自宋屋黃婆太分出)掛紙祭祖,發現長輩們彼此說的都是我「聽e識,毋曉講」的客家話,雖然從小就知道自己是客家人,也在客家的大家庭長大,但如今可以福佬話(俗稱台語)日常交談的我,回想我的母語,竟是台語的成分高於客家語。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01:44回應(0)引用(0)婆娑雪泥

2006年10月10日

碾米與包米

2006/08/29 晴
今年收穫祭結束,才剛年度出清的冷倉裡,穀包已層層疊近屋頂、再落落堆至門口,像極挨餓過度然後快速塞飽的肚子,幾乎爆滿,等到逐月消化,明年收成季節的前夕,又虛空以待豐收。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22:33回應(16)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9月26日

烘穀仔與曝穀仔

2006/08/27陰午後有雨
七月底割稻之時,當年的農忙告一段落,但稻子可不是離開土地就變成米,從割稻機採收下來的稻穗,先收進機體內將稻梗與稻穀分離,經過長長的白色輸送管,吐到田邊的卡車穀斗或太空包內,隨即運送到烘米廠進行乾燥程序。以往沒有烘米廠的年代,收割完後就在稻埕pak-chhek-a「曝穀仔」,不過在農業人口不斷流失,農業機械化的驅使下,hang-chhek-a「烘穀仔」成為經濟又迅速的選擇。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17:02回應(2)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8月27日

掘菜股

2006/08/15晴
Sunny去年整頓門前花台,剷除玫瑰及移植梔子花,捨觀賞植物而改植蔬菜-北蔥、九層塔及芋仔白,完全從手播種子開始,經覆土、施肥、抓蟲到收成,雖然堅持不施農藥而蟲痕累累,也談不上豐收,但用真心揮汗耕耘,終至報以盤飧。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22:41回應(2)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8月6日

噴粒仔肥

2006/08/05晴午後多雲
2006年是深溝仔區種稻的第一年,年初鏟糞記中的鴨屎肥是落在這一甲多的區域,2005年插秧前下湖仔區五甲三分地也是同樣的施作方法。但這種有機基肥不能逐年落,故青松決定今年下湖仔區不落基肥,改於稻子成長過程中分次追肥-噴施有機粒肥,我也才有幸得以跟著當起「機動戰士」。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10:25回應(0)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8月4日

揀草

2006/07/27(四)陰
顧水是做田的一門學問,各階段的淹田及排乾,各有目的且節奏不一,例如撒苦茶粕前要排乾,之後要進水、播田時要微濕以利插秧機運作、秧苗成長過程與氣候冷暖都要調節田水量,當然收割又得排乾了。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08:13回應(0)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7月28日

新米的感動

2006/07/27(四)陰
收穫季隔天的榖東論壇結束後,已近午飯時間,參與的榖東們有了一個〝特權〞-吃到剛收割並輾好的新米,那個午飯的菜色固然好但已不重要,因為新米作成的那鍋飯,就足以叫人感動至今。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23:18回應(0)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7月26日

除草_割草機的經驗

2006/07/20(四)晴
原先青松說若天氣好,追加些液態葉面肥,趁著稻子接近成熟階段,加強一下口感及甜度,另據美虹說,先前已施肥一次,由於無「腳手」,她只好也下海,拖著長長的hosu-kong(塑膠水管),讓青松在前端噴肥,很重也很辛苦。在我看來,這又是一個重要過程,怎麼能夠不體驗,苦候通知未果,決定先發制人,7/9又趁工作空檔,飛奔至深溝。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14:12回應(2)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7月18日

雪山隧道通車

2006//7/8(六)晴時多雲
一來我的弟弟偉齡應徵上主婦聯盟的工作,想帶他請教青松的經驗,二來榖東部落格上提及tioh-tai的稻子,在連續的烈日下起死回生,望稻心切想一探究竟,決定賭賭運氣,一闖假日必定大排長龍的渭水高雪山隧道,在艷陽高照的七月二日星期天上午,出發前往員山深溝。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00:02回應(1)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7月15日

掠溝

2006/07/14(五) 碧利斯剛走的陰雨天
早在插秧季隔天,青松帶著政大種子社的學生,到下湖仔區稻田補秧,我就在農田邊的排水田溝,進行這輩子第一次掠溝,為的是讓滿是野草覆蓋而阻礙水流的田溝,恢復排水的功能,人說「田無溝,水無流」(chhan-bo-kau,chui-bo-lau),秧苗已在田間成長,排進水自然是重要的工作。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17:59回應(1)引用(0)榖東札記

2006年7月5日

撐篙犁田又釣魚

2006/07/04 (二) 晴
幾次上淡水埤島山上找何大哥,聽他的種菜哲學及目睹他的菜園,參與他夢想的造船工作(雖然都未能趕上,但精神同在),實在覺得這樣的人,有著田園的滿腹經綸,隱身在田間,建立起自己的王國,真是令人生羨! ...繼續閱讀

sonnie88發表於 樂多15:31回應(0)引用(0)埤島記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