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4日

鄉村舞初體驗


我愛隨音樂起舞,
不是甚麼特定的舞蹈形式,
比較是視聽到音樂的感覺,
讓身體隨興所至地舞動。

曾經在朋友的店裡、
以及歡送室友試圖辦過2次舞會,
在朋友的店裡,
當天試了弄些調酒,
結果一大夥人在吧台的時間比在舞池的時間還多。
只有我一個人在舞池很開心地跳著,
當然就著昏黃地燈光,
某些人還是有進來跳,
在幾首大夥熟悉地音樂裡頭舞著。
感覺到大部分的人都害怕展示自己的身體,
害怕跳得不好、
害怕別人的眼光。

直到後來在家裡辦的送別趴,
新認識的美國朋友Abbie,
她會帶大家跳鄉村舞Contra Dance,
就這樣地那次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後來,
Abbie說要再辦鄉村舞,
我就去玩了。
Abbie先讓我們練習基本舞步,
讓大家熟悉。
接著她在放適合我們拍子的樂曲。
Contra Dance每個口令有固定的動作,
因為是英文,
所以沒跳過的人需要時間去了解,
加上音樂的拍子很快,
所以當上一個動作還沒做完,
又要接著新動作,
所有人就混亂成一片...
讓我覺得笑到快倒在地上。


還好,後來又來了曾經和Abbie學過的一對父母和他們一雙女兒,
新舊交叉,是最好的情況。
過程中,
我也發現男性成員不知道是因為成長環境,
對於節拍、口令的熟悉度沒有女生來得好,
有時候,
變成我要帶男伴怎麼做動作...
重複練習幾次後,
讓整個狀況有好轉,
最後,
大家跳出了一次完整的Circle.
是個很棒的體驗!





2018年6月21日

給自己寵愛自己的機會

芳香療法早在幾千年前,
自最早古埃及人便開始以植物萃取精華-精油,
來做為保養的方式,不管是芳療、或者是牛奶浴都是埃及豔后保養自己的秘方。
從埃及、一路到歐洲,20年前左右芳香療法來到了臺灣,
坊間從指壓、油壓,到芳療各式各樣的工作室,
令人眼花撩亂...

45年前開始,
我總在自己身體痠疼、有不舒服時才會想到─去按摩。
到最近發現,其實它是我與身體對話的一種管道。

Esha已經認識兩三年了,
去年3月份第一次成為他的客人。
過往,因為和我的按摩師很熟,
總會一邊按摩一邊聊天,
但回頭看,會發現自己和身體的連結相對就會降低。

Esha這次使用頭薦骨的按摩方式,
身為頭薦骨的執行師,
她只是在我的薦骨、頭骨、一些部位進行支持。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這樣的方式,
帶著好奇的心態,
安靜地體驗每一個環節,
因為安靜,讓我開啟了與自己身體對話的空間
我本來會訝異這樣的方式是否是一種"按摩"
當個案結束時,
整個人是放鬆的...

其實不帶任何的批判的支持,
啟動身體自癒力的確很難被"看見"
只要拋下頭腦的刻板的印象,
回到身體,
身體是知道的。

閉上眼睛,
身體像艘船地航向自癒力的海洋,
Esha的手像舵手般,
穩穩地讓這艘船航行。
以身體所需要的速度、方式前進,
這樣的航行經驗的確和我們一般的認知不同
需要足夠的信任與勇氣,
展開一段與自己身體相遇的旅程,
這是繁忙生活中,給自己最好的禮物,
是昂貴下午茶、旅行都難以媲美的...
相信我,你也會想給自己一個寵愛自己的機會!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至臉書:依夏心空間 SPA療癒
和Esha預約個案喔!

 

...繼續閱讀

kiwaj77發表於 樂多22:36回應(0)引用(0)kiwa歪角度 │標籤:放鬆,SPA,寵愛自己

2018年5月29日

和蟲兒比賽吃水蜜桃

昨天因為周日去南澳當斜槓中年,
意外地和南澳的農夫朋友們跑去花蓮一日遊。
到了花蓮光復鄉的某個路口,
從山下夜總會一路往上,
小轎車穿梭在各式植物叢生的狹路上,
一路聽到各式草刮車門的聲音,
最後終於來到了山頂,
一個以B.D農法管理的水果樂園。

一個從澳洲學習B.D農法的新手農夫,
接管荒蕪了3年的果園,
從第一年花了90%的時間除草、
到第二年花了80%的時間除草、
到了第三年除草時間減至40%,
第二年只產30公斤的水蜜桃,
今年開始大爆發。
主因是因為一個人的人力有限,
除草除了要小心不要割到上百元起跳買的各種果樹幼苗外,
還要在水蜜桃才長到花生米大時,就必需要套袋。
農夫主人帶我們走一圈農場時,
還會主人安裝了太聽到佛經的音樂。

果樹需要手工密集管理的作物,
只要稍不留意便會種下無以挽回的後果,
比如一顆掛滿2、3百顆的水蜜桃樹,
有8成的水蜜桃皆被蟲吻、或者進駐,
昨天是在和山上蟲兒們比賽:
看是你拔得快、還是我鑽進水果裡頭比較快。
真是個特別的採果經驗。
也祝福農場主人接下來能找到更多幫手,
共同管理農場。

2018年4月15日

老派餐廳的代表─班長點名

以前總以為牛肉麵來自四川,
直到上次聽演講,
主講人問來自四川的祖母,
「為何去四川找不到四川牛肉麵?」
追問下才得知,
牛肉麵其實是源於美援麵粉加上老兵思鄉所發明出來的產物。

宜蘭好吃的牛肉麵,口袋裡有幾個名單。
但在我走進餐廳時,
會喚我名字的只有「班長點名」。

原本在健康路三段時,
我便是店裡的常客。
愛點幾樣:不油有嚼勁還保有蔥香的蔥油餅、
皮薄若蟬翼的蒸餃。
蒸餃上桌前,劉大姐就會耳提面命:
「我們家的蒸餃就是要鎮江醋佐配薑絲,才能入口。」
份量十足的木須炒刀削麵、清脆爽口的生菜合餅,
都是我常勾選的晚餐菜色。

去之前,請先確定自己沒有太餓,
因為所有餐點現點現做。
在鍋熱麵熟之際或店裡不忙時,
和班長、劉姐聊最近看的書(聊完還拿給他們看)、
聊他們大兒子畢業後要找什麼工作、
女兒養貓去哪買飼料等瑣事。
吃飯,不應只是填飽五臟廟,
應該佐聊天、佐為甜蜜負荷們操煩之事,
聊完天煩事不煩心,
暖胃又暖心。


天龍國人總說:想懷舊就去明星咖啡館喝杯咖啡、吃俄羅斯甜點。
若有人問我:推一間老派餐廳吧,
那非「班長點名」莫屬。
在這裡,吃飯前可在茶桶前倒杯熱麥茶、翻翻報紙,
店裡牆上展示宜蘭國、高中美術班學生的畫作、
收音機播放著60、70年代的音樂。
猶記上次,帶了兩位五年級生的朋友來用餐,
大家還爭著猜:『剛剛那唱歌的人到底是誰?』

晚冬,可千萬別錯過酸菜白肉鍋,
那酸菜是劉姐用大甕醃漬3個月,
酸菜鍋裡的丸子、配菜,
全都是手工、時間堆積出來的極品。
有時,也會去店裡帶海帶、滷豆干、滷牛肚牛肉等小菜回家宴客。
上次外帶時,
劉姐就順便送了些醋溜蒜我吃,
第一次吃到醃得咖啡色的蒜頭,
像醋溜土豆般好吃順口,
好吃得,捨不得一次吃完。

只要隔段時間便會想去和班長報到,
老派人愛老派餐廳,
應該是非常順理成章。

2018年4月12日

春假‧大浦散策


331跳上了台馬之星,
距離上次搭船已是20年前,
這次為的是踏上馬祖,
那塊軍事碉堡、藍眼淚以及好酒之地。

就這樣在哪裡生活的10天,
第一天因為自己的迷糊下錯了島,
意外遇上另外兩位來此渡假的新竹女孩。
我們之間差了一輪,
和她們一同旅行和獨行的行程很不同,
多了笑聲、彼此的分享、還有跑景點的忙碌行程。

第二天抵達了莒光島-東莒島的大浦聚落,
大浦聚落原本的居民大部份已經遷移至鎮上,
東莒島目前是年輕人只有放假回來、比較多阿兵哥和60歲左右的老人和小孩,
和全臺灣鄉村的景象大致相同。
來大浦也許換生活、也許主題駐島,
總之這16位暫時島民:有平面設計師、學日文學生、植物園工作的人、民宿管家、
開過店後來選擇航海生活、社區工作者、以及親子作家、加上她的8歲+6歲女孩。

每天最幸福就是,躺在從換生活宿舍後門走出去的石徑上,
聽滿眼綠中傳出的蟲鳴、看鳥兒在樹梢邊跳躍、邊唱著求偶歌,
再遠眺便是不斷波動的海浪,
浪兒時而拍打岸邊時而又捲回後方去又來、來又去,
被這樣的清新包圍、
喚醒一早的美好,
再緩步跫去添丁發財起居室吃早餐。

在大浦,每日都是新發現。
或許是以12萬分緩慢的步調,
一群人從大浦聚落走到養雞場附近,
地毯式地認識了各式各樣的植物:
有俗稱恰查某的昭和草、薺菜、雷公根、川七、木麻黃...
省去騎摩托車的呼嘯而過,
而是真的好好地細看植物,
還要摸摸它的葉子,感受它的寬扁細長、
若可以還塞進嘴巴嚼一嚼,
再拿工具挖掘出整株植栽,以利製作標本。

或者是被許多會做麵包的人環繞,
開始第一次嚐試利用島上豆腐店的豆渣,
學習製作麵包。
揉完麵粉,放置麵糰發酵後,
看的麵糰慢慢地膨脹、
再過些時間,
就可以進烤箱烤麵包囉~
看著麵包受熱後膨脹、表面變焦黃。
噹~預設的時間一到,
已經迫不及待要享用了,果然好吃!
第一次發現:其實做麵包不難哪~
...繼續閱讀